第61章 先晾他几日(1 / 2)

凝香和钱勇同时松了口气,连忙推门进去。

宋云妙慵懒地倚在榻上,一双圆润的杏眸直溜溜地盯着丫鬟手里的托盘。

托盘上盖着一层红布,遮得严严实实的,什么也瞧不出来。

“夫人。”钱勇讨好地上前,献宝似的接过丫鬟手里的托盘,弓着腰呈递给她。

宋云妙细长的手指捏着红布一角缓缓揭开,看着托盘里摆放的整整齐齐,耀眼夺目的精美首饰,瞬间如猫爪一般心痒难耐。

中间由红宝石切面雕琢成大小统一的花瓣,以金丝嵌接,珍珠圈底的莲花冠水头十足,红艳欲滴,琉璃如玉,在烛火下熠熠生辉,让人一眼就挪不开眼睛。

其他朱钗小件也都是以红宝石镶嵌而成。

“倒真是好东西。”宋云妙拿起其中那对掐金丝镶嵌红宝石的手镯,套在手腕上试戴了一下,抬手一面打量一面漫不经心地道:“不过,侯爷一个大男人先前又无妻妾,怎么还收藏这个?难不成是为哪个小狐狸精准备的,结果没送出去,这会拿来打发我来了。”

“如果是这样,我可不要!”她说着将手镯摘下,轻轻地丢回了托盘中,傲娇地抬起了下巴。

钱勇怕她误会,赶忙点头哈腰地解释,“夫人您误会了,这是侯爷早几年抄家时抄出来的,当时后宫几个嫔妃争相抢要,打得头破血流,皇上为平息后宫就以赏赐之名给了侯爷,侯爷一直收藏着,这还是头一次拿出来呢。”

“行吧,东西我收下了,你可以回去了。”宋云妙慢条斯理地颔首,示意凝香收下。

钱勇连带着托盘一块递给凝香,趁热打铁地劝道:“夫人,小的知道您还在生侯爷的气,可侯爷也正是因为心里有你,这才受了纪伦那老狐狸的挑拨,侯爷已经知道错了,您就消消气,别再跟侯爷计较了。”

“呵……”宋云妙扯唇冷笑。

这可不是沈律修趁她昏睡将她嘴唇吸肿,害她当众出丑的理由!

一想到先前那些人看她的眼神,她心里就恨得牙痒痒。

知道的是沈律修趁人之危,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有多耐不住寂寞,就连婆母生辰都能在后院跟男人搞起来。

她都不敢想今日来的那些人回去后会如何议论她。

“嘴可不是用来做摆设的,你走吧,我要歇息了。”她目光幽幽地看着钱勇,直接下达逐客令。

“是,夫人,那您早些休息。”

钱勇躬身退下。

凝香送他出去,顺道端着水回来。

宋云妙洗漱完,更衣上床躺下,犹豫了一下,对正要熄灯离去的凝香吩咐道:“下去告诉厨房的人,从明日开始只需准备老夫人的药膳就行。”

“可要遣人去起云台那边的厨房知会一声?”凝香问。

宋云妙合上了眼皮,淡淡道:“不用。”

“那侯爷明早上岂不是要饿着肚子去上朝……”凝香有些迟疑。

宋云妙冷哼,“饿一早上又饿不死,我今天一下午没吃东西照样不是好好的!且晾上他几日,等他什么时候来跟我道歉再说!”

凝香知道她气还没消,只能点头称是,熄了灯就退了出去。

起云台这边。

沈律修正坐在书案前写字,见钱勇空着手回来,搁下笔就道:“见到夫人没?”

“见到了。”钱勇垂着首答。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