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让我比比看你俩谁的大(1 / 2)

沈律修在马车内静坐了一会才勉强找回几分思绪,幽幽吐了口气,眼中流出一丝自嘲。

他真的觉得自己怕是疯了,竟然为了一个女人失态至此。

不过,那女人这次应该是真的伤心了吧……

也不知道她伤得严不严重……

他有些懊恼刚才的冲动,下了马车,来到凌奕所在的耳房内,让纪伦和钱勇退下,关了门,看着弯腰为凌奕号脉的宋云妙,想到她施针时需得脱去对方所有的衣物,眉头不禁皱起,心头烦闷得厉害。

这女人如此好色,就连尸体都下得去手,待会儿还指不定会如何占凌奕便宜。

她那双眼睛也不老实,哪里都敢瞧,一点都不避讳自己的身份,真想把她眼睛挖了!

“把他衣服脱了。”

宋云妙本不想跟他讲话,但见纪伦和钱勇都被他赶了出去,也只能使唤他动手,声音里带着几分浓重的鼻音,又冷又闷。

他抿着唇上前脱掉凌奕的上衣,目光盯着他的裤子迟迟下不去手。

“裤子也脱。”宋云妙表情冷淡。

沈律修看了她一眼,脸色阴沉地脱下凌奕的里裤,心想恶狠狠地想:她一会要是敢胡来,眼睛胡乱看,他一定饶不了她!

“那个不用脱。”

就在他朝着凌奕的亵裤极不情愿地伸出手时,宋云妙出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后脑还在阵阵作痛,鲜血已经凝固成了血痂堵住了伤口,不再往外冒血。

她抬手摸了摸,看着从始至终没过问一句她伤势的沈律修,心一横,直接将血痂扣掉。

头皮上的撕裂感疼得她脸色骤白,在暴力的撕扯下伤口又大了几分,一股暖流流泻而出很快打湿了发根,借着缓慢蜿蜒地流到了脖颈之上。

得知不用全脱,沈律修暗暗松了口气,随即想到什么脸色陡然一寒,“为什么他不用脱?”

“碍不着事自然不用脱。”宋云妙似笑非笑,“当然,你要是想脱了,让我比比看你俩谁的大我也不介意。”

比什么大?

沈律修愣了一下,随即回味过来,脸上似乎凝结了一层寒霜,咬牙切齿道:“宋云妙,你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以前没有,不然也不会屡次被你伤害,遭你冷眼,还全身心围着你转。”宋云妙牵唇勾起一丝自嘲的冷笑,转身将带来的银针摊开放在床上,声音一转,闷声道:“不过以后会有了,还请侯爷让一下,我要施针了。”

沈律修目光冷冷地看了她一眼,转身让开,站在她身后死死盯着她的动作。

但凡她敢胡乱摸,他一定上去弄死她!

他心里想着,忽然注意到了她脖颈处的血迹,瞳仁猛地一震,“你伤到哪了?”

“这是我的事,与侯爷无关。”宋云妙态度冷淡疏离。

沈律修心头堵得厉害,他知道宋云妙施针时不能分神,见她已经开始,也没再出声打扰。

随着最后一针落下,凌奕幽幽转醒。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