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这个堵算是添在沈律修心坎上了(1 / 2)

纪伦的这个堵算是实实在在地添在沈律修心坎上了。

如烟对他的心思他是一直都知道的,她那么说多多少少是存了挑拨之嫌的,这也是他叫纪伦来的原因。

既然纪伦同样都这么说了,那只能说明,这事是真的……

而且宋云妙那女人贪生怕死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这确实是她会有的反应。

所以,她这些时日对他表现出来的喜欢都是装的……

他喉咙干涩得厉害,心脏紧紧收缩了一下,跳动都变得迟缓了一些。

“凌奕的伤势如何?”他佯装不在意地转移了话题,但拿着纸张的手却不由自主地紧攥了起来,有种被欺骗戏耍后的愤怒。

纪伦见他神色如常,不为所动,撇了撇嘴,想起凌奕的伤势,立马收起了玩笑的态度,严肃道:“我也是刚要跟你说这事,凌奕他受了严重的内伤,回悬剑司后吐了口血就晕了过去,到现在都没醒,林太医说他伤了五脏六腑,除非夫人出手,以圣门十三针调动他体内的十二经气血撑着,慢慢疗养,否则撑不过三日……”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一会就来。”沈律修脸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将手中的纸张压在书下,起身就去找宋云妙。

得知凌奕内伤严重,撑不了几日,宋云妙不敢耽搁,让人去取了一支百年人参,拿着银针就快步随沈律修出了府。

马车上。

沈律修闭眼靠在马车壁上,宋云妙几次找他说话他都不予理会,身遭萦绕着冷冰冰的气息,使得马车内的温度都降了几分,似乎是又回到了当初那种拒她于千里之外的态度。

她心里疑惑,好奇地问道:“侯爷,你怎么了?”

沈律修闭目不语,仿佛没听见她的声音,亦或是根本没当她这个人存在。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宋云妙又问。

沈律修依旧不做声。

“你说话啊!”宋云妙再问。

沈律修还是没有反应。

“我不就是亲了你一下,你至于这样生气嘛!”

【小肚鸡肠的男人!】

宋云妙伸手在他脸颊上戳了一下。

‘啪——’马车内响起一声清脆的声响。

宋云妙看着被打得通红的手背,将脸凑到他面前,放软声音,“你别生气嘛,大不了我让你亲回来好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