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狗男人是个闷骚的(1 / 2)

古色古香的房间内。

沈律修站在屏风前把衣服脱完,露出精壮的上半身,见宋云妙坐在桌前,一双精明的眸子肆无忌惮地在自己身上打量,想起她在林子中摸尸体腹肌一事,眼神瞬间一暗,走进屏风后,淡声道:“过来。”

宋云妙以为他是想让自己去帮他擦身子,心想着揩油的机会又来了,屁颠屁颠的就跟了过去。

可刚进屏风后,沈律修就一把揪着她的衣领,猝不及防地将她丢进了浴桶中。

水花溅的老高,落在赤裸的胸肌上又滑落到白色亵裤上晕成一片。

水温刚好合适,但宋云妙还是打了个哆嗦,本能地起身,却被沈律修一把按了回去,跌坐在桶中。

身上的浅色衣服被水打透,隐约透出几分肌肤的颜色,若隐若现,朦朦胧胧。

“你干嘛!”她抬手抹了把脸上溅到的水,顶着湿漉漉的脑袋,愤怒地看着双手环抱胸前,居高临下打量着自己的沈律修。

“我才发现你不但贪生怕死,贪财,还好色。”沈律修双眼微眯,眼中流露一抹难以琢磨的色彩,“就连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尸体你都摸,你到底是有多……”

饥渴难耐四个字梗在喉咙间,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没摸!我那是在找东西!”宋云妙拔高音量来掩饰自己的心虚,“那里面装着的东西是可以二次利用的,要是不找出来烧了,幕后之人只要想办法把尸体带回去,一样可以再造一个活人尸来对付你!”

【你不让我摸,我摸摸尸体的过过手瘾怎么了!况且,我那还不是为了找东西!】

她心里理直气壮。

沈律修气笑了,一言不发地抓着她的手在水里用力揉搓,似乎恨不得将她的手生生搓下一层皮来。

“疼!”宋云妙大叫,用力挣脱,但他手上力气很大,根本就挣脱不开。

“下次再这样,你这双手就别想要了!”

沈律修见她双手被揉搓得通红,这才停下了动作,冷目灼灼地沉声警告一句,随后念头一动,抓着她的手就放在了自己坚硬的腹肌上,上下抚摸,躬身在她耳边轻语,“好摸吗?”

问完还恶劣地轻轻舔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和耳朵两处最为敏感的位置,耳垂上的刺激惹得她身子一阵颤栗,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明明水温不烫,可宋云妙还是觉得热得厉害,脑袋有些发昏。

“好……好摸!”她脸上红得几乎能滴血,但眼神中却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这狗男人表面看着清冷正经得不行,没想到却如此闷骚!】

沈律修能感受到她心跳明显加速了不少,他眼中快速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戏弄,一手揽着她的细腰,将她从桶里带起,一手托起她的下巴,肆意而猛烈地吻了上去,将她的呼吸尽数吞进腹中,霸道索取。

宋云妙脑袋里空白了一瞬,反应过来后,一挺腰身,热情地迎合回应。

狭小的空间内掀起暧昧的热浪,她指尖颤抖地抚上他赤裸的胸膛,一股暖流不断冲击着天灵盖,呼吸越来越乱,就在她意乱情迷之时,沈律修忽然抽身后退。

她一瞬间像是被抽走了脊椎骨一般浑身软绵无力地跌回桶内,激起一阵水花。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