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一个合格的舔狗(1 / 2)

艳日高悬,午后的阳光悄然更换了温度。

林若华刚将一醉酒的妇人安排到厢房歇下,端着茶果点心来到宴客厅门口,听到外院传来请安的声音,站在影壁后连忙整理了一下仪容,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自认优美的笑容。

微风徐徐而来,吹散了空气中的炎热,还带着一股浓郁的,令人不适的腥味。

她只觉奇怪,探出头看去,就见沈律修面无表情地走来,身上的玄色官服颜色比以往还要更深一些,脸上干涸后的暗红血迹与眉间的一抹殷红,搭配上他那锐利,仿佛能摄人魂魄的深邃眉眼,就像地狱里爬上来的索命罗刹一般,让人忍不住两股战战。

沈律修察觉到有人在窥视,眸色阴冷地看去。

林若华与他的目光对了正着,一股寒意陡然从脚底板升起,体温骤然,鼻翼端的血腥味愈加浓重,如钢刃不断搅动着肠胃,她身子一软,手中的托盘翻落,茶壶应声碎了一地,溅起的茶水砸在她惊恐苍白的脸上,化作水珠又顺着脖颈滑落进衣领里。

宴客厅里的众人也都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一个个蹙起眉头。

徐氏和沈老夫人起身出来查看,见林若华摇摇欲坠地扶着影壁,连忙遣人上去搀扶着她。

“今日是我的寿辰,乃大喜之日,你不早早回府团聚却还大兴杀戮之事,为我平添罪孽,简直就是不孝!”徐氏厉眼看着沈律修被鲜血浸透的衣服,毫不掩饰眼中的厌恶与嫌弃,扬声骂道:“你自个看看你这一身,也不知道收拾干净了再回来,若华身子弱要是吓坏了怎么办?”

一个合格的舔狗,这种时候是不能闷声不出气的。

不等沈老夫人黑着脸开骂,宋云妙就三两步上前,笑容浅浅地脆声开口,“母亲说的这是什么话,自古家国两难全,侯爷听命办事,难道就因为今日是你寿辰,就要抗旨不尊吗?”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徐氏头一次跟她讲话,却是责骂。

沈律修从始至终都没给过她一个眼神,只朝沈老夫人颔首示意,刚要走,听到她这话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几分不悦之色。

“我是侯府八抬大轿抬进门的夫人,是侯府的一份子,这里当然有我说话的份!”宋云妙笑色微敛,语气从容地道:“反倒是母亲你,侯爷办差回来,你一不关心侯爷是否受伤,二不过问案子可否顺利,开口就说侯爷不孝,责怪侯爷吓坏了表妹,如此这般,简直叫人心寒!”

说到心寒二字时她语气猛然冷了几分,脸上的笑色也瞬间散去,转眸看了看林若华,冷声道:“既然表妹如此害怕侯爷,一会我就吩咐门房的人,往后侯爷回来知会你一声,你避着点,免得又像今日这般被吓到,惹母亲心疼,责怪侯爷。”

看着她跟猫儿一样露出爪牙,不留余力地维护偏袒自己,沈律修脸上的不悦很快烟消云散,看向她挺直身影的眸子中聚起一抹浓稠的温柔。

林若华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失,身子越发的软绵,几乎是挂在丫鬟身上,咬着嘴唇摇头,“是我不小心打翻了东西,跟表哥没关系……”

“真不愧是小门小户教出来的!”徐氏半辈子养尊处优,从未有人敢如此与她说话,顿时脸色铁寒,衣袖甩得震风作响,怒声呵骂,“我平日吃斋念佛,极少过问府上之事,只当你是个温顺听话的,不曾想却是如此不懂规矩,竟敢当众顶撞忤逆婆母,哪有一丝一毫作为当家主母该有的端庄?”

“今日你就敢与我这般说话,到了来日岂不是要骑我头上去了?你娘家没教好你,我这个婆母自是不能坐视不理,加以放任,来人,给我将她押去祠堂跪足两个时辰自省,期间谁也不准探望,违令者杖责五十大板!”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