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不关我事(1 / 2)

秦召参见荣阳侯!”秦召立即正色,毕恭毕敬地朝着沈律修拱手致歉,“秦某先前身受重伤,幸得夫人收留救治,夫人的救命之恩秦某不曾忘,也不敢忘,当初因为收到师傅急召,没能当面与夫人辞行,心中一直有愧,今日难得再见,一时欣喜失了礼,还请侯爷和夫人见谅。”

“秦公子可真是忘性大。”宋云妙扯唇一笑,语气略带嘲弄地看着他,“我俩之前才在城里见过,当时我就提醒过你,我已嫁作人妇你一口一个姑娘地叫我并不妥帖,这才过去半个来月你就全忘了。”

秦召被她嘲讽的脸色一僵,抿着唇再次压低腰身,挡住眼中浮现出的痛色,嗓音低沉地道:“秦某并非有意冒犯,实乃是因为秦某近来才得知夫人嫁入侯府,一时未能适应夫人的新身份,还当夫人是当初白云观那个与秦某月下谈心,纯真善良的姑娘,还请夫人见谅。”

“没事,下次注意就行。”宋云妙唇角略弯,目光在国师脸上落了一瞬,再次将身子藏匿在沈律修背后。

月下谈心四个字如一轮飓风在沈律修心中掀起巨浪。

他微微眯起的眸子中射出几分森寒杀意,若有所思地在秦召身上扫了一眼,看着国师道:“不知国师来这所为何事?”

“本座方才在观星楼打坐,察觉到这边阴邪之气浓重,怀疑是有邪祟现世所以过来看看,不知侯爷可有遇见什么怪事?”国师泰然自若地回答。

“那自然是有的。”沈律修淡笑颔首,意味深长地道:“本侯缉拿贼人,却在此地被人埋伏刺杀你说这事怪不怪?”

“哦?”国师面露诧异之色,“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派人刺杀侯爷!”

“这尚且不知,本侯还得回宫复命,就不陪国师叙旧了,告辞!”沈律修摇头,冲着他敷衍地拱了拱手,一抖缰绳就准备御马离开。

“侯爷请慢。”国师出言阻拦,目光定在后面被两个人抬着的活人尸上,皱眉道:“那具尸体很是奇怪,能不能容本座看一眼。”

“当然可以。”沈律修挥手示意那两人将尸体抬上来。

国师蹲下身子,在那尸体上检查了半晌,见尸体腹中的东西已然不见,面色沉了沉,但转瞬又恢复如常,抬头问道:“敢问侯爷,这尸体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这人也在刺杀本侯的行列之中,对了,本侯刚才还想着回京后就去请教一下国师,没想到转头就忘了。”沈律修一副懊恼的模样,抬手轻轻敲了敲脑袋,眉峰紧蹙,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这人很是奇怪,不但力大如牛,还如同铜皮铁骨一般,刀剑也完全伤不了他的皮肉,国师见多识广,可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不受刀剑所伤?”国师故作惊讶地看了看面前的尸体,沉吟了一瞬,摇头道:“这种情况本座也是第一次听说,这尸体上的阴邪之气与本座方才在观星台上所看见的一致,想来本座刚才看见的就是它了!”

“不过,既然这怪物刀剑不入,侯爷是如何将这邪祟杀了的,是否有人相助?”

他说到结尾时,眼神朝宋云妙看了过去。

【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宋云妙心里不停念叨,就怕沈律修将她说出来,引起国师对她的注意。

她一来是怕这个国师有真道行,看出她这具身子的秘密,二来则是不想给自己招惹麻烦。

能练就活人尸的人道行肯定不浅,而且活人尸没个五六年是根本练不出来的,要是让这活人尸的主人知道是她毁了活人尸,肯定饶不了她。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