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你到底是得罪了哪尊大佛(1 / 2)

难怪你一靠近,这活人尸就跟见了亲爹似的,不管不顾地就往你身上扑。”宋云妙很快用剑从那堆烂肉中挑出一团足有成年男人拳头大的东西,嫌恶地丢在一旁,小脸皱成一团,“你到底是得罪了哪尊大佛,竟使出这种恶毒的法子来对付你。”

“这是什么东西?”沈律修神色莫名地深深看了她一眼,给一旁的钱勇递了个眼神。

钱勇刚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完,抬手擦掉嘴角的苦水,在接到沈律修的示意后,一脸苦相地屏住呼吸,弯腰就要去捡那玩意。

“不用看了,那里面肯定是侯爷的生辰八字跟毛发一类,带有侯爷气息的东西和一张符。”宋云妙急忙拦住他,“人靠五感洞悉世间万物,而活人尸却是靠气息分辨感知,有这团东西在,哪怕侯爷躲到天涯海角,他都能循着气息找到,不死不休。”

“这玩意这么厉害?”钱勇神情一愕。

这玩意寻常人根本对付不了,今日要不是他急中生智,想到宋云妙师从虚元子说不定有法子对付这玩意,让纪伦去将宋云妙请来,就凭这玩意刀枪不入的身体,今日他们所有人都得交代在这!

“有火折子不。”宋云妙点头询问。

钱勇连忙从怀里掏出火折子递给她,迟疑地问道:“要是独自一人遇见这玩意,有没有什么法子能保命?”

“一个人遇到?”宋一秒愣了愣,皱眉想了一下,“活人尸虽然厉害,但也不是没有弱点,世间万物都遵循阴阳五行生克之道,活人尸为极阴之物,受极阳之气克制,要是身怀极阳之气,可以跟我一样,先用极阳之气封住他的尸门,也就是鼻子,阻断它对外界的感知……”

她说到这声音突然戛然而止,摇摇头,“不过这个法子你们用不上,你们一没有极阳之气,二没有本源相气,封不了他的尸门,要是贸然跟我一样去插它的鼻孔,只会激怒他,死得更惨!”

“还有别的法子不?”

“有!”宋云妙点头,钱勇赶忙竖直耳朵,却听她问道:“你是童子之身不?”

“啊?”钱勇被问得一愣,摇摇头,用余光瞥了沈律修一眼,心想道:那肯定不是啊,又不是所有人都跟沈律修一样不为美色动摇。

“那比较麻烦。”宋云妙面露为难,又想了想,“能跑就跑,要是跑不掉的话……找个阴凉的地方躺下……”

“阴凉的地方……”钱勇认真记下,见她没了声,好奇道:“然后呢?”

“没了!”宋云妙摊手。

“没了?”钱勇眼睛瞪得老大,结结巴巴地道:“怎……怎么就没了,那……那……那为什么要找阴凉的地方躺下?这活人尸难道怕这个?”

“那倒也不是……”宋云妙摇头,“就是死在阴凉的地方尸体臭得没那么快而已。”

扶着凌奕的纪伦‘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夫人我还是童子之身,你给我说说怎么办呗!”

“是啊!我们也是!夫人说说呗!”

旁的人纷纷附和。

“如果是童子之身的话,可以咬破舌尖,用舌尖血涂在剑身,这样就能破了活人尸身上的煞气,对它造成伤害给自己争取逃命时间。”宋云妙提醒道:“一定要是舌尖血,舌尖血通人体心包经,也叫‘真阳涎’,能辟邪克阴,要是破了身子,泄了精元,精阳之气不足,效果就没那么好了。”

“老钱啊!我早跟你说过了,美色害人,你不听,现在知道了吧,你下次要是自个遇到这玩意,找个风水宝地,让自己死得体面一些。”纪伦腾出一只手拍了拍钱勇肩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