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你还真是个雏!(1 / 2)

不行沈律修想也没想就一口回绝,伸手攥住了她的胳膊,“那么多人都奈何不了他,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过去无疑就是在送死!”

“活人我是打不过,但死人那就未必了!”宋云妙胸有成竹地对着他自信一笑,“况且我又不是傻子跟他硬碰硬地打,只要弄清他的来头就行!”

沈律修仍是抓着她的胳膊不放,不想她去冒这个险。

“他们虽然武艺高强,但那怪物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再不赶紧想法子解决,只会有更多的人丧命。”宋云妙对上他沉着的眸子,开玩笑地道:“你也知道我这人生性贪生怕死,要是没有十成的把握,我不会去冒这个险。”

“凌奕!”

她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与‘怪人’打得有来有回的纪伦突然一声大吼。

两人回头,只见一个男子被‘怪人’一拳命中腹口吐鲜血,单膝跪在地上,手中的长剑直直没入对面。

‘怪人’挥舞着拳头就朝那凌奕的脑袋砸去,大有要一拳将他脑袋打爆的架势。

钱勇和纪伦飞身上前死死地抱住‘怪人’的胳膊,阻缓了怪人的动作。

凌奕趁机往旁边翻滚,钱勇和纪伦见状同时撒手,如沙包大的拳头重重地锤在了凌奕原来的位置上,尘土瞬间飞扬。

“他们撑不了多久,别浪费时间了。”宋云妙有些着急。

沈律修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默然了片刻,抓着她的手一松,沉声叮嘱道:“我随你去,有危险往我身后跑。”

“好!”宋云妙点头应下。

两人刚靠近那‘怪物’,那‘怪物’就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身子一转,顶着身前的锋利刀刃,挥着拳头就横冲直撞地朝沈律修扑来。

“侯爷!”

钱勇和纪伦大惊失色,同时飞扑上前,却被‘怪人’一拳震飞了出去。

沈律修与这‘怪人’交过手,知道不能与他硬碰硬一直伸手护着宋云妙左右闪躲,避开他的攻击。

与此同时,宋云妙也弄清了这‘怪人’的来历,在‘怪人’再次高高扬起拳头时,催动相气,将体内的本源相气聚集在食指和中指指尖,一个大跨步上前,对着‘怪人’的鼻孔就插了过去。

“你疯了!”沈律修被她的动作吓得脸色大变,想要拉她但已经来不及了,心陡然沉了下去。

意料之中的拳头并未落在宋云妙身上。

钱勇纪伦一众人看着突然像是被定住的‘怪人’,心里同时松了一口气。

“你是雏不?”宋云妙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不动,转头看向身后脸色无比难看的沈律修。

沈律修没有回答,反而皱着眉厉声责骂,“你这简直就是胡闹!”

“放心,我自有分寸!”宋云妙安慰了一句,另一只手扯开‘怪人’的衣领,再次问道:“你是雏不,是的话就用你的指尖血点在他眉心和胸口两处,不是的话就准备好,我要撒手了,我体内这点薄弱的相气控不了他太久。”

钱勇纪伦等人瞬间摆出戒备姿势。

沈律修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指尖擦着刀刃划过,照着她的话将指尖血抹在了‘怪人’的眉心和胸口上。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