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有惊无险(1 / 2)

宋云妙没有注意到林若华的举动,随着人越来越多,她心里突然爬上一丝隐隐的不安。

巳时刚到,前院敲响铜锣,戏曲开场。

院中的宾客三五成群地过去看戏,宋云妙又去厨房检查了茶水吃食,确定没任何问题这才也跟了去。

刚进院中,魏婉清就笑容温婉冲着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姐姐什么时候来的,我先前怎都没看见你。”她走上前,在魏婉清身旁的空位坐下,小声问道。

魏婉清笑着道:“我也是刚到,没见着你就自个过来了,几日不见,你近来可好啊?”

“劳烦姐姐挂记,我一切都好。”宋云妙也笑了笑,目光在她如烛光明亮的子女宫上停了片刻,将她面前的茶调换到了自己跟前,拎起与茶壶并排放在一起的美人肩壶,从茶盘里翻起一个干净的杯子给她倒了杯果茶递过去,“姐姐有孕在身还是少饮些茶为好,这是我让下人将水果切片晒干,加以蜂蜜煮泡的果茶,有养颜补气之效,你尝尝。”

坐在魏婉清左侧身材微胖,穿戴奢华,面容慈蔼的老太太闻言,面上露出几分诧异,转头问身旁的沈老夫人,“这就是慎守媳妇吧,我倒是听婉清说过几次,但还是头次亲眼瞧见呢。”

“正是。”沈老夫人浅笑点头。

这老太太眉眼间跟裴夷笑有着三五分相似,宋云妙一下就猜到了她的身份起身朝她行了一礼,“云妙见过裴老太君。”

“快起来快起来。”裴老夫人笑眼盈盈地够身拉了她一把,等她坐回原位后,侧头问魏婉清,“你何时有的身孕,怎的没派人跟我说一声。”

魏婉清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月事推迟了半月有余,大夫说脉象尚浅还无法确定,我想着等足月了再请大夫来号过脉,确定了再说,免得又是空欢喜一场。”

“看慎守媳妇的样子,这准是有了!”裴老夫人拉起魏婉清的手,笑得眉眼舒展,仔细叮嘱道:“这一胎来得不易,你是当母亲的人了,怀孕期间的喜忌你也知道,可千万要注意些。”

魏婉清脸颊微红地点点头,细弱蚊蝇的‘嗯’了一声,端起宋云妙递给的果茶低头喝了一口,挡住脸上的羞涩。

她嫁进裴家已有七年,只有刚嫁过去那一年生了个嫡长子,婆母几次劝她再多生几胎,为家族添嗣,可奈何肚子不争气,一直没有动静。

虽然裴夷笑不曾有过抱怨,还时常宽慰她一切随缘,但她心中始终是有一道坎,觉得愧对裴家。

她早前也出现过月事推迟的情况,她满心欢喜地以为是有了,闹得全府皆知,结果足月一看却是月事失调,闹了个大红脸。

所以她这一次并没有急着跟任何人说,就怕又是一场乌龙。

如今听宋云妙这么说,她心里也算勉强踏实了,但还是忍不住再次向宋云妙确定道:“妹妹确定姐姐这一次是有了,不是月事失调吗?”

“姐姐面色红润,子女宫莹然光洁,三阳平满,是添子添福的大喜之相,错不了,妹妹就在这里先恭喜姐姐了。”宋云妙朝她拱手道喜。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