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1 / 2)

次日四更,天边仍是一片暗沉,只有寥寥无几的星辰点缀天幕。

宋云妙将前院的事安排妥当,回厨房取了药膳疾步匆匆地来到起云台。

沈律修倒也听话,并未将额间的朱砂抹去,见他不但眉宇间的煞气散了一大半,命宫上的命气也由黑色转变成了灰色,还透出一丝光亮,有贵人相助之势,不会有性命之忧,她悬了一整夜的心这才踏实下来。

她将他的面相变化跟他讲了一遍,一边将早膳从食盒里拿出,一边道:“我这法子只能帮你压住煞气暂时改变你的运势,不至于那么背,不过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归要来,剩下的还得靠你自己化解。”

“夫人,你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法子一点用都没有……”钱勇在一旁干着急。

宋云妙有些无奈,“相卜之术本就如此,我虽能预知侯爷的吉凶祸福,但没法左右事情发生,只能通过一些小手段暂时改变侯爷的运势,提醒侯爷近日有灾,让他针对情况采取措施,规避灾祸,亦或是减小灾祸带来的伤害。”

说完,她扭头目光在钱勇脸上打量了一会,好心提醒道:“你也得注意,你的情况比侯爷严重多了。”

“会有性命之忧吗?”钱勇一惊,急忙追问。

宋云妙摇头,“那倒不至于,不过流血是免不了的。”

“只要不会死就行,其余的都不是事儿!”钱勇松了口气,不以为意地耸了耸肩。

“我还得去前面盯着,免得她们出了错,你下朝后早点回来。”

宋云妙此番过来就是为了亲眼看看他的面相,见他不会有性命之忧,叮嘱了一句就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想到什么,脚步一顿,又转头提醒道:“对了,你倒是记得别把那朱砂擦了!咬破手指可疼了!”

“我总不能这副模样去上朝吧?”沈律修眉头紧紧皱起。

可宋云妙已经头也不回地走远,外面只远远地飘来一句,“这又碍不着什么事。”

沈律修不以为意,抬手就要将额头上的朱砂抹去。

“侯爷不能擦!”钱勇连忙伸手想要阻止,但又不敢真的去拦,只能搬出宋云妙好言劝道:“夫人可是都把自己手指都咬破了,你要是就这样擦了,先不说辜负了夫人的一片好心,要是出了什么事,老夫人怎么办!”

沈律修手僵了一瞬,目光闪烁良久这才妥协地放下了手。

钱勇见他妥协,面上一松,心想着我也让夫人给我点一个压压霉运,告了退,拔腿就去了前院。

前院这边,下人紧锣密鼓地准备着,宋云妙这里看看那里瞧瞧,确定没有一丝一毫的纰漏,刚准备去厨房转转,钱勇便一脸讨好地追了上来,“夫人,您也帮小的用朱砂在眉心间点一下,帮小的压压霉运呗。”

“行!”宋云妙瞧着他印堂比沈律修的还要黑,也没拒绝,见厨娘正在杀鸡,取了一小点鸡冠血,领着他回到院中,用手指沾了沾鸡血又扣了点朱砂,催动相气点在他眉心上。

钱勇长了一张国字脸,浓眉大眼,面容硬朗刚毅,皮肤黝黑,点上去一看,不伦不类的十分违和。

不像沈律修,那眉心间的一点就像锦上添花,让他原本冷清的面庞都柔和了几分,嘴角挂上淡淡的笑意时,就像悲悯世人的菩萨,美轮美奂。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