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1 / 2)

过了今日再除去寿宴当天,留给宋云妙准备的时间也才短短四日。

时间短任务重宋云妙不敢懈怠,回到院中就为寿宴做了一套精密的流程规划,并叫来春桃凝香采薇夏荷四人为自己出谋划策。

春桃入府时间长,知道得多,为她提了不少好的建议,几个人一直商量到深夜才睡下。

后面几日宋云妙几乎忙得脚不着地,就连沈律修的药膳都没时间去送,上到罗列寿宴菜单,请戏台班子,下到人员任务分配,卫生打扫,护卫安保全都亲力亲为的安排,就怕出了岔子。

沈律修这几日少了宋云妙在跟前晃悠,嘴上说着倒是清净了,可心里却总是会控制不住地去想她,特别是独自一人吃饭的时候,更是觉得异常的不习惯,时不时就跟钱勇打听宋云妙的动向。

这一日,忙完手中差事他早早地就回了侯府,可在宋云妙院中呆了两个多时辰才见着她满头大汗地回来。

“干什么去了?”沈律修看着她干裂的嘴唇,拎起茶壶倒了杯茶,还没给她递过去就被她抢走一饮而尽。

“买明日的菜和瓜果点心。”宋云妙仍是觉得渴,抢过茶壶一连喝了好几杯水下肚这才好了些。

沈律修觉得她真是天生劳累的命,这种事明明交给下人就行,非得亲自跟着跑。

对此,宋云妙的解释是,“明日来的人身份都不简单,其他事可以交给下人,但这入口的东西我还是亲自盯着为好,谨慎一点准没错!”

她一边说着,屁股都没落在凳子上片刻,转身又抬腿离开,只将沈律修一人撂在屋中不予理会。

看着她忙前忙后的背影,沈律修目光幽暗地抿了抿唇,心想道:下次徐氏生辰还是让她和林若华自个在院里办吧,省得折腾人。

宋云妙在前院指挥着下人布置完场景,检查了一下戏台,又一一看过戏台班子里的人的面相,确定没有混进居心叵测之人,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又盯着丫鬟到处打扫干净,直到天黑才打着灯笼回到院中。

“侯爷什么时候走的?”她将灯笼递给凝香,随口问道。

“侯爷没走,一直在屋里等着您呢,饭都没吃。”凝香答。

宋云妙愣了一下,大步进屋,就见沈律修靠在榻上看书,桌上的饭菜都已经凉了。

他慵懒地倚靠在那,烛光映在他那精致的侧颜上,明暗交织,光影流动,衬得他眉眼越发深邃,清冷得好似高高在上的谪仙,毫无世俗的烟火之气,让人不敢亵渎。

宋云妙从未见过他这幅模样,一时看呆了眼,心砰砰直跳。

【完了,爱上了,沦陷了!这狗男人真是个妖孽!坏我道心啊!】

“忙完了?”沈律修勾了勾嘴角,合起书,慢悠悠抬头看她。

“嗯,忙完了。”她点点头,恋恋不舍地移开目光,走到桌前坐下轻轻捶打着酸痛的双腿,吩咐人将饭菜从新拿下去热了一下。

吃饭时,她突然注意到了沈律修的命宫上的命气变化,就像有什么东西重重地砸在心头,压得她几乎快喘不上气来,拿着筷子的手一抖,筷子掉在桌上砸中瓷碗,发出一声清响。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