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林若华闯祸了(1 / 2)

沉重的磕头声连接响起,沈老夫人脸色阴沉得能滴出墨来,连忙遣了几个侍卫去拿王管事,又让潘嬷嬷亲自去请大夫。

那些先前随沈律修父亲出生入死的旧部与其家属,她都妥善地为他们安排了差事,若落下残疾亦或是不幸身亡者,她每年还会拨给一笔银子做补贴,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从未改变。

可如今竟闹出了这等丑事。

倘若叫外人知道,岂不是让人觉得她们侯府亏待昔日旧部,往后还有谁愿意效忠侯府?

“去给我取一副银针过来。”宋云妙头也不回地吩咐了凝香一句,快步走到那妇人跟前,安慰道:“你的委屈我们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侯府定会为你做主,绝不会寒了任何一个随先侯爷出生入死的旧部的心!”

“好好好,多谢老夫人,多谢夫人!”

见她和沈老夫人态度坚定,妇人激动的泪如泉涌,感恩戴德地抱着女儿起身就要跪谢两人。

宋云妙伸手托着她的胳膊,不让她跪下,看着她怀中面色蜡黄,双颊深深凹陷,眼神空洞,呼吸微弱的平巧,抿着唇说道:“我学过一些医术,你要是信得过我的话随我去偏房,我先给她看看是什么情况。”

“信得过信得过!”妇人一连点头说着,跟着她来到偏房将女儿平放在床上,泪声俱下地道:“我女儿前几日一直说恶心想吐,我以为是受了寒只给她吃了些伤寒药,可从昨日开始就上吐下泻的,吃什么吐什么,我怀疑是得了霍乱,夫人您妙手仁心,可一定要救救我女儿啊,她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啊!”

宋云妙点点头,将手搭在平巧手腕上,就发现她脉象细弱但跳动较深,而且节奏很快,与现代肠胃炎所呈现出的脉象一样。

她师父以前得过肠胃炎,所以她记得这种脉象。

“不是霍乱,只是肠胃炎引起的食泄,我一会给她扎几针梳理胃肠气机,让大夫开几服药,养几日就没事了。”

那妇人不知道什么是肠胃炎,但得知不是霍乱整个人明显松了口气,扑通一声跪在宋云妙跟前不断磕头道谢。

“你不必谢我,这本就是侯府欠你们的,要不是我们管理不当出了这等事,你早些拿到银子请大夫,你女儿也不至于受这些折磨。”宋云妙将她扶起,抱歉地说道。

妇人抽抽噎噎地抹着泪,“我知道这事跟你和老太君无关,老太君病了多日早都不管家了,是表小姐,是表小姐将咱那庄子的管事给换了,那王管事仗着自己是表小姐的亲信处处欺负老实人……”

“表妹年轻,我相信她只是被那王管事的花言巧语给骗了,并非她的本意,你放心,一会那王管事来了我定让祖母好好赏他个几十大板,给他些苦头吃。”

宋云妙安慰她的同时也没忘给林若胡说好话。

正好凝香随着林若华和刚接到信赶回来的沈律修一块过来。

自知闯了大祸的林若华一进门就拉着妇人的手不停道歉,可妇人却是不愿搭理她,一脸冷漠地抽回了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