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试一下不就知道了(1 / 2)

侯爷知道什么叫言语如利刃,伤人于无形吗?”宋云妙声音骤然发冷,“你这上下嘴皮子轻松一碰,就给我扣上一个婚前失贞的罪名,我是否完璧,你亲自验一下不就知道了?”

“是嘛……”沈律修冷笑,手上猛然发力,就像是要活生生扭断她的脖子一般。

宋云妙脸色瞬间涨得通红,心脏一阵顿跳,慌乱地看着沈律修平静眸子下汹涌的暗流,知道他这一次是动真格了。

对死亡的恐惧一点一点蚕食着她的理智,求生的欲望被彻底激起,她双眼猩红地奋力挣扎,“只凭一纸记录,都未经查证,侯爷就断定我与人有染,侯爷在悬剑司办案时是不是也是如此的草率?”

沈律修没有说话,手上力度不减,直到见她双眼翻白,呼吸弱不可闻随时都会昏死过去,这才收了力气。

“侯府绝不会让一个残花败柳之身玷污了主母之位,你与秦召最好没有做过什么出格之事,否则,休怪我无情!”

就在宋云妙意识陷入一片空白时,沈律修狠厉的声音猛地将她拉了回来,指尖上粗糙的茧子划过肌肤,就像毒蛇爬过一般,让她莫名寒栗。

随着沈律修收手,浑身无力又没了支撑的她瞬间跌坐在了地上,抚着闷沉的胸口,大口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道:“我……我说过了的,我是否完璧,你亲自验……验一下就知道了……”

“好啊!”沈律修勾起嘴唇,脸上却没有一丝情绪,拉着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拽起,粗鲁地丢到床上,欺身而下。

宋云妙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感受着身上之人滚烫的温度和均匀喷洒在额间的呼吸,她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压迫感,心脏加速跳动。

沈律修捕捉到了她脸上一闪而逝的慌乱,嘴角的弧度越发明显,语气讥讽地道:“你不是让我亲自验一下,还你清白吗,你慌什么?”

“你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换谁谁不慌?”宋云妙深吸了口气,等心绪稍稍平定后,一改刚才的惊慌,主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眼神坚定地道:“行了,我准备好了,来吧!”

“可是我嫌你脏!”

【你踏马才脏!没完没了是吧!】

“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干不干净?”

沈律修眼中的讥色刺得宋云妙十分不爽,她目光一沉,勾着他脖子的手一用力,凑身重重地吻在了他略显苍白的嘴唇上。

柔软的触感与少女身上独有的芳香如烟花一般轰然在脑海中炸开,震得他心神一阵晃动。

湿腻的舌头轻轻撬动着他的齿关,想要深入索取,他本能地微微张嘴,那柔滑的舌头瞬间如游动的鱼儿般灵巧地钻了进去,与他的舌头缠绕纠缠。

他眸光深沉暗淡地看着紧闭双眼,不断在他嘴里攻城略地的宋云妙,体内的欲火瞬间熊熊燃起。

理智逐渐被烧净,他本能地随着欲望沉沦,反攻为主,霸道地吸吮着、掠夺着……

宋云妙察觉到了他的变化,抽出一只手扣住他的腰带,用力一拽……

再用力一拽……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