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怕什么来什么(1 / 2)

旁边酒楼上,沈律修站在窗前,看着身影逐渐隐在人流中的宋云妙,转眸看向仍屹立不动,宛如化石一般的秦召,漆黑的瞳仁中暗流涌动。

“侯爷,属下在那匹身上找到了这个。”

一个黑衣男子悄无声息地落在沈律修身旁,双手呈上从马身上拔下了的银针。

“看来今日这骚乱是有人刻意为之啊。”裴夷笑站在一旁,意有所指地道。

沈律修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伸手捻起那细若牛毛的银针打量了一眼,抬手轻轻一甩,那银针瞬间如离弦的飞箭直直刺向了秦召。

秦召察觉到有危险,侧身一躲,只听‘叮’的一声轻响,他原本扎在马身上,致使马受惊的银针钉在了他脚边。

他凭着银针末端所指的方向转头看去,就见酒楼二楼窗前,一红一黑两道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

“下去查查那人的底细。”

“是,侯爷!”

……

西街,药合铺。

宋云妙坐在屋内一连喝了三杯茶,这才见到她心心念念的送子佛陀。

本以为是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没想到却是一个年纪不过才二十五六岁,容貌清隽,浑身透着药香儒雅之气的男子。

“我刚才在里面整理药材,让夫人久等了。”朱大夫阔步上前,朝她拱手致歉,从容地在她对面坐下,从抽屉里拿出一块垫枕,温声问道:“夫人有哪里不适?”

“倒也没有,只是一直求子不顺,听说朱大夫医术了得,想过来求个方子调理一下。”宋云妙伸出右手放在垫枕上。

“这种情况有多久了?”朱大夫点头,拉了拉衣袖,左手搭在她脉象上。

“已经一年了。”宋云妙撒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

朱大夫再次点头,闭眼仔细感知起了她的脉象,片刻后让她换了只手,面色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宋云妙见状,心里咯噔一下,“我这身子是不是不好?”

“夫人脉象细微沉迟,体内寒邪严重,血液运行不畅,气虚不足,还严重营养不良,确实有些棘手。”朱大夫说到营养不良时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也想不到她这种身娇体贵的贵夫人竟然还会营养不良。

“多久能调理好?”宋云妙有些紧张,她可是只有一年时间啊!

朱大夫拿过笔墨纸砚,边写边道:“如果夫人配合,按时服药,三五个月就能祛净体内寒气了,只是您早前饮食不当,营养不良,这你得自己改善膳食调理。”

“还有没有什么能短时间见效的法子?”宋云妙问道。

“夫人您还年轻,况且,您这身子不是一两日就能调理好的,只能慢慢来,您越是急反而越是气郁凝结,对有孕不利,放宽心态,一切总能水到渠成。”

朱大夫停下手中的毛笔,拿起药方轻轻吹了一下,等墨迹干了后递给一旁的药童,跟她叮嘱道:“一日三次,服药期间忌冷寒辛辣之物。”

她怎么能不急啊。

时间紧迫,刻不容缓!

可也没办法,毕竟原主的身体条件就摆在这……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