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当了(1 / 2)

宋云妙没有设防,一股屁摔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盆骨上一阵阵钝痛,她整个人都蒙了。

“抱歉,不是故意的。”沈律修坐起身,压了压嘴角。

宋云妙回过神来,看着他嘴角掩去的笑意,热泪盈眶。

【你分明就是故意的!疼死我了!】

泪水夺眶而出,大滴大滴地顺着脸颊砸在地上,她瘪着嘴心里念头一动,挣扎着刚起身又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单手杵着腰泪水越发汹涌,带着哭腔对外大喊,“来……来人啊!”

候在门外的凝香和春桃闻声跑了进来,见她满脸泪水痛苦地坐在地上,脸色同时一变,急忙一左一右地上前搀扶她。

“夫人您怎么了!”

“腰……腰扭了,使不上劲……”宋云妙五官扭曲,故意不使劲,就像一滩软骨一般。

凝香和春桃闻言,只能将手伸到她胳膊下架着,才刚一用力,就听她夸张的大声哀嚎,“疼疼疼!哎哟我的腰啊!”

沈律修下意识就觉得她是装的,可见她表情不似作假,又想到自己是个习武之人,手脚没个轻重,再加上她那么瘦,只怕是真伤到了,又抿了抿唇。

“你们别……别动,快回府找个力气大的婆子过来把我背回去……”宋云妙面色狰狞痛苦地摆摆手,一副疼得完全不敢动弹的样子,装的就跟真的一样。

“是,夫人您等着,奴婢马上就回来。”凝香看了沈律修一眼,见他坐着不动,点点头拔腿就往外面跑。

“去请大夫。”沈律修蹙着眉起身上前,打横将她抱了起来,大步流星地往外走。

【算你还有点良知!】

宋云妙心中嘟囔,将头埋在她胸前,鼻涕眼泪混合着打湿了沈律修的玄色衣袍。

感受着胸前烫人的温度,沈律修也不知道她到底哪来的这么多眼泪。

大厅内,钱勇坐在长桌前一脚踩着凳子,一手剔着牙。

其余人也都吃饱喝足,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处对宋云妙赞不绝口,直夸她人美心善又会来事。

见沈律修面色深沉地抱着宋云妙出来,众人一时间都没了声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沈律修,一脸暧昧。

倒是钱勇发现了不对,蹭的一下弹起,跟在沈律修身后问道:“侯爷,出什么事了?”

“回府。”沈律修没有解释,淡淡地说着直奔外面而去。

纪伦用胳膊撞了撞旁边面无表情的男人,朝他挤了挤眼睛,“你说侯爷这算不算铁树开花?”

男人瞥了他一眼,抱着怀中的剑走到一旁,脸上嫌弃之色不言而喻。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