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舔狗三十六计之不耻下舔(1 / 2)

午间,宋云妙来到悬剑司。

因为她常来,性格又好,逢人都是笑嘻嘻的,所以司衙内的人对她也都十分恭敬,都没去向沈律修禀报就将她领进了大厅内。

“这几日天气干燥,容易上火,我让厨房给大伙煮了些冬瓜肉丸汤滋补预防一下,你们要是不嫌弃的话就拿下去分一下吧。”

宋云妙脸上挂着和善得体的笑,说完一挥手,两个小厮便拎着满满两大桶热汤进来。

她一连数日给沈律修送药膳补身子司衙内的人都是亲眼看见了的,一个个羡慕不已,在得知沈律修全都倒了喂狗后,更是直呼不吃的话给自己多好,何必便宜了狗。

汤刚放下,一群人便抄起碗冲上前哄抢,两个小厮险些被撞倒,惊魂未定地退得远远的。

钱勇仗着自己是沈律修的近侍,又是悬剑司内负责护卫暗杀的头子,一个人把着一把勺子,舀一勺喝一大口舀一勺喝一大口,嘴里还口齿不清地骂道:“别挤!一个一个来!”

“粗鲁!”被撞得一个踉跄的纪伦皱眉叱骂了一句,抬手抚了抚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笑的双眼眯成一条缝,朝着宋云妙拱手行了一礼,“多谢夫人赐汤。”

悬剑司下设谍报收集、情报处理、缉拿侦查、护卫暗杀、刑狱审押和药物研制六个部门组织。

纪伦便是谍报收集处的负责人,性格开朗,善于交际,表面看似油腔滑调,没个正形,实则心思缜密,擅谋狡诈。

“不客气!”宋云妙大方回以一笑。

“这么个美人真是便宜他了!”纪伦被她明媚的笑容晃得一怔,一撇嘴小声嘀咕着,转头看见钱勇的动作,脸色一变,立马拔腿冲了上去,“你要不要脸!给我留点。”

厅内还有几人坐着没动,想等其他人打完了汤再去。

宋云妙冲几人笑着一一颔首打过招呼,熟门熟路地来到沈律修处理公务的院子。

大厅内动静不小,呜呜嚷嚷得就跟群殴似的。

沈律修闭眼揉了揉眉心,心下冷笑:收买人心还真有一套!

“侯爷~”

宋云妙人还没到,娇滴滴的声音就伴随着大厅内吵闹传进屋中。

沈律修睁眼看着缓缓出现在门口,一脸娇笑的宋云妙,声音微冷,“以后送饭这种事让下人来就行,你不必亲自来。”

“这哪成啊!我还得给侯爷按摩呢,这活下人可作不来!”宋云妙粲然笑着进屋,将吃食一一摆好。

沈律修看了一眼她的肩膀,走到桌前坐下,面无表情地道:“按摩一事等过阵子你肩膀好了再说。”

“这点小伤不碍事的,你身子才是要紧的。”宋云妙站在一旁低头给他布菜。

【这点小伤算什么,哪有我在你面前刷存在感,让你记得我的好重要!】

这也是她为沈律修量身定制的舔狗三十六计之一,不耻下舔!

沈律修因为从小生活的环境原因内心情感缺失严重,只有足够多的,像沈老夫人那样毫无保留的爱才能打动他,填补他内心的空缺。

所以越是这种时候,她越要在他面前出现,猛刷存在感!

沈律修直勾勾地看着她的脸,眸色暗沉浮动。

果然,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每做一件事都是早已算计好的,只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好完成她心里那龌龊的目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