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1 / 2)

他黑着脸换了条亵裤,将换下的亵裤塞进被褥子下掖好,确保看不出异常后才暗暗松了口气,让钱勇进来。

宋云妙因为昨晚施针相气耗尽体力不支,再加上给沈律修推拿扯到肩膀,折腾到后半夜才睡下。

她猜到自己早上肯定起不来,昨晚睡前就吩咐春桃今早替她将早膳送过来。

沈律修乐得清静,吃过早膳,换上朝服,路过一片漆黑的韶光院,脑中陡然浮现出宋云妙这几日给他送膳食时喋喋不休的样子,脚步不由地放缓了几分。

下了早朝,按照往日行程,他该是去悬剑司处理公务的,但想到宋云妙肩上的伤,犹豫了一下又让钱勇驾车回了侯府。

韶光院内,春桃领着凝香采薇坐在院中的老树下做绣活,夏荷靠在椅子上沐浴着初晨阳光,气氛宁静祥和。

见到他过来,几人连忙起身行礼。

“夫人还没起?”他看了看紧闭的房门,眉头微皱,面上看不出喜怒。

凝香怕他误会宋云妙,急忙解释道:“昨晚侯爷走后夫人脸色就不大好,肩膀疼得厉害,奴婢用热毛巾帮她敷了好一会,折腾到半夜才睡下,侯爷您稍等,奴婢这就进去叫夫人。”

“不用。”想到他昨日离开时宋云妙脸色确实不对,摇摇头,转身去了沈老夫人院中。

沈老夫人一脸惬意地倚在靠窗的软榻上,林若华站在她身后帮她按着后脑上的两个穴位。

看见沈律修,林若华面上一喜,急忙福身,“表哥。”

沈老夫人睁眼,吩咐下人上茶,有些诧异地问道:“你今儿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司内无事,正好过来看看祖母。”沈律修坐在桌前,轻轻用茶盖撇着浮沫。

“我这把老骨头有什么好看的。”沈老夫人笑了一声,轻轻拍了拍林若华的手,示意她休息一会,“倒是云妙,我听说昨晚你走后她肩膀疼,折腾到半夜才睡下,你可去看过她了?”

“去了,她还没起。”沈律修淡声道。

听到他回府后第一时间就去了韶光院,林若华内心瞬间嫉水翻腾,想到他昨晚还赤身裸体地与宋云妙同处一屋,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心里愈发堵得厉害。

“她这几日倒真是辛苦了,每日四更不到就起来给你送早膳,天刚亮又到我这请安给我按摩……”沈老夫人轻叹一声,见他面无异色,并不接话,有心想撮合一下,自顾自地道:“云妙这丫头出身虽不好,但为人率性,待人真诚,对你上心,对我也是极好,上敬下恭,倒也挑不出错来。”

沈律修勾唇露出一抹淡薄的冷笑。

性子率洒无非是在山野间呆惯了,不懂规矩,也就是沈老夫人心善,念着她的出身和虚元子道长的恩情,不曾严苛约束她的言行。

至于真诚?

知人知面不知心罢了!

想起她那满腹算计,他便觉得厌恶至极,要不是她还有用,换做旁人他早就打了杀了,又怎会留她至此。

“你近日身子如何?”他转移话题,摆明不想在聊宋云妙。

“吃得好,睡得也好,你不用过多地担心我,忙好你的事才是最要紧的。”沈老夫人笑着接话。

沈律修还是有些放心不下,上前三指搭在沈老夫人手腕上,眉头紧紧拧成了一个川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