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晚上让你舒服一下(1 / 2)

温热的大手轻轻覆上肩头,就如烙铁一样,烫得宋云妙脸颊微红。

沈律修手上突然发力揉动,她顿时疼得眼冒金星,睫毛上沾染了水汽,细碎的呻吟就像浮毛一般轻轻扫过沈律修的心头,引起一阵难言的悸动。

“疼!”她大叫着想要逃。

沈律修敛去眼中一闪而逝的晦色,一把按住她不安分扭动着的腰身,声音微哑,“别动,很快就好。”

【报复!绝对是蓄意报复!】

豆大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一颗一颗砸在枕头上,宋云妙哆嗦着嘴唇哀求,“轻……轻点……”

“嗯。”沈律修喉结轻轻滚动一下,手上力度放缓了几分。

林若华站在门口,看着二人亲密的举动只觉很是刺眼,想到当初她因染上风寒体力不支,晕倒在沈律修回院子的必经之路上,沈律修见到非但没扶她一把,更是过分的直接从她身上跨过,让她沦为侯府下人口中的笑话,心里就一抽一抽的疼。

她这三年用尽各种法子都未能接近沈律修,得到他的一个正眼,宋云妙才来几日,凭什么就能得他的这般对待?

沈律修察觉到了她身上流泄出的恨意,面无表情地回头看了她一眼。

冰冷的目光从身上扫过,林若华身子一僵,急忙收敛了眼中的恨意,“表哥,表嫂。”

宋云妙这才注意到她过来,“表妹什么时候来的,这些个下人都不知道通传一声,害我都没发现你过来,快进来坐。”

“我也是刚到。”林若华莞尔一笑,款步进屋坐下,目光忍不住朝沈律修看去。

沈律修不轻不重地在宋云妙肩膀上揉推了几下,疼得她连连惊呼,直到膏药被吸收这才停手,拉起她的衣服,淡声道:“好了。”

“谢谢。”宋云妙低低道了声谢,手脚酸软地坐起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拉了拉有些凌乱的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林若华道:“我这人从小就怕疼,让表妹看笑话了。”

“怎会,表嫂伤得可严重?”林若华极力克制着不去看沈律修,关心地问道。

“只是有些淤肿,不碍事的,休息几日就好了。”宋云妙起身。

凝香很快端来清水,她洗了把脸,用帕子擦净脸上的水珠,顺手将帕子塞给了沈律修。

沈律修有些嫌弃帕子被她用过,微微一蹙眉,余光瞥见林若华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像是在期待他将帕子丢掉,强忍着不适拿着帕子仔细擦拭了一下这才将帕子丢回盆中。

林若华脸色微僵,心扭作一团的疼。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随时拒人于千里之外,冷漠淡然,从不与人共用一件东西的表哥吗?

【这还差不多,晚上让你好好舒服一下!】

宋云妙对他的反应很满意,吩咐端着水正要离去的凝香传话摆膳,转头对林若华道:“表妹应该还没吃晚饭吧?你表哥吃不得油腻的东西,所以我只让厨房做了些清淡的吃食,你要是不嫌弃就一块吃点,凝香给表小姐多准备一副碗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