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给你生个孩子(1 / 2)

宋云妙背对着他,嗤之以鼻一笑,轻轻将香插进原主生母牌位前的香炉里。

宋玉忠的为人她很清楚,他说的话她是一个字都不会信的。

他这么做无非就是想缓和他们之间的关系,日后好借她从侯府捞好处罢了!

她朝着原主生母的牌位跪下,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暗自发誓,早晚要查出原主生母的死因,为她报仇。

见她起身,宋玉忠从袖中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银票,塞到她手里,握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道:“你如今在侯府生活处处需要打点,这点钱你收着,莫要跟外人说,为父无能,家中势微,能帮到你的不多,你往后在侯府只能靠你自己。”

“这京城里还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这个位置,你平日行事一定要小心谨慎,莫要让人挑出错来惹侯爷和老夫人不喜,另外,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尽快怀上侯府血脉,有一个孩子做倚仗,你才能彻底在侯府站稳脚跟……”

“我知道了。”宋云妙懒得听他废话,面无表情地收抽出手将银票收了起来。

看着她一脸无动于衷的冷漠样子,宋玉忠心里有些不悦,但也没表露出来,只是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后便神情落寞地转身离开。

回到侯府,得知沈律修下朝后直接就去了悬剑司,并未回府,宋云妙念头一动,转身也去了悬剑司。

“侯爷,夫人来了,是否将她领进来?”

钱勇进来禀报,正在批阅各地情报的沈律修头也不抬地蹙眉问道:“她来做什么?”

“应当是来给您按摩来了。”钱勇低着头说道。

沈律修眉头更紧,下意识就要拒绝,但想到宋云妙按得确实不错,他今日已经能勉强走一段路,又放下了手中的情报,起身朝偏房走去,“让她进来吧。”

“是,侯爷!”钱勇抱拳退下。

宋云妙来到屋里时,沈律修已经闭眼躺在榻上等着了。

她走上前熟稔地帮他按摩着,见他眉眼逐渐放松下来,轻声在他耳边恳求道:“侯爷,我想请你帮我个忙可以吗?”

“说。”沈律修眼皮都没抬一下。

感受到了他的不耐烦,宋云妙暗暗翻了个白眼,耐着性子说道:“我娘死得蹊跷,我怀疑她并非寻短见自尽,而是它杀,我想请侯爷帮我查查。”

原主生母已经死了十五年了,她一个人要想查明真相找出证据,将宋玉忠和柳云湘绳之以法简直是难如登天。

可要是沈律修出手那就不一样了。

“我帮你能得到什么好处?”沈律修总算睁开了眼睛看她,漆黑的眸色中带着几分打量。

宋云妙被问得一时有些语塞,“你想要什么?”

“你能给我什么?”沈律修薄唇一勾,但眼中却丝毫不见笑色。

【我能给你个大嘴巴子你要不要?】

宋云妙无声地撇撇嘴,突然想到什么,眼中刹那闪过一丝精光,大着胆子试探地伸手抚上他的胸膛,指尖隔着衣料不断转圈,眼神暧昧地道:“侯爷,你也知道我什么都没有,要不你帮我调查我娘的死因,我给你生个孩子怎么样?”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