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学的麻衣相来人不用量(1 / 2)

砰的一声清响。

沈律修生生将手里的杯子捏了个粉碎,手背上暴起的青筋,将他此刻恨不得将宋云妙一掌拍死的想法暴露的一览无余。

“可是我弄疼你了……”宋云妙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缩紧脖子,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声音中也染上了几分颤意。

他随手将碎片扫到地上,对上她惶恐的双眼,毫不掩饰眼底沸腾的杀意,一字一句咬牙道:“要是在胡思乱想,毛手毛脚,你这一双手也没必要留着了!”

宋云妙心里陡然一惊,手抖得越发厉害,一叠声应着是,再也不敢胡思乱想开小差。

就在这时,一个小厮低头跑了进来,“侯爷,裴大人来了。”

“让他进来。”沈律修面色恢复如常,轻轻颔首。

不一会,一道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

宋云妙循声看去,就见一个身穿红色官服,金缕带束腰,脚踩黑色银丝祥云靴,剑眉星目,周身自带一种儒雅风姿,让人一眼就好感倍生的男人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我早上便听说你醒了,一直到现在才抽出身来看你,你现在感觉如何?”

“好多了。”沈律修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裴夷笑仔细端详着他的脸,看他气色确实比之前好了不少,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接过小厮递来的热茶一饮而尽,明显是才忙完,水都没来得及喝一口就赶过来了。

“何事耽搁至此?”沈律修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那件事。”裴夷笑又连喝了两杯茶,苦笑一声,“为了这事我忙前忙后已经半个多月没睡好了。”

宋云妙偏过头打量着他。

【额头广阔平滑,双耳有肉过眉、眉毛清秀修长、眼睛大而有神,嗯,面相不错!不但祖上显贵,受余荫庇佑,本身也是聪慧过人,有禄位衣食,只可惜丘陵相门出现了败势,二十六岁若不注意不但会身陷牢狱,还会有灭门之灾,果真是人以类聚,这短命的都凑一块了!】

沈律修听着脑海中熟悉的声音,突然怔住,嘴角的笑意顷刻间化为乌有,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愕然地朝她看了一眼,眼神晦涩难辨。

宋云妙没有注意到他的失态,继续在心里分析着裴夷笑的面相。

裴夷笑额头正中的官禄宫上有一丝滞阻的暗色,为遇到难办之事,正好对上了他刚才的话。

他采听官也就是耳朵上明暗两色交缠,主他此番前来除了探望沈律修外,还想从沈律修这探听良策。

“如今是个什么情况?”沈律修眼神复杂地看着裴夷笑,喉咙有些发紧。

“林常丰始终咬定亲眼看见你半夜离开营帐,只身一人去了西山密见了西夏人,许大人等大臣认定是你泄露了边关兵防图,导致大军死伤惨重,今日早朝时联名奏请皇上按通敌卖国之罪将你捉拿归案,抄家问斩……”裴夷笑满脸无奈。

宋云妙虎躯一震,惊得瞪大了双眼。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