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4(1 / 2)

娘子合欢 尘殇 2634 字 28天前

的斑点轻轻一拭,登时那一片灰黑便没了。

一屋子面带雀斑的仆人都笑起来,好似一群美人在笑着一个丑妇,羞得那女子嘤嘤哭着跑下楼去。

仆人便又自信满满地扬起嗓子:“下一个——”

这次却来了个丰满的。胸前鼓鼓有如发酵的白面馒头,肥臀褶皱好似那秋日丰收的大南瓜;脸上点点黑灰爬了满面雀斑,嘴角还附送两颗黑红色媒婆大痣;进屋便是一股扑鼻柴米油盐味,绝对的贤良勤快能生子……这可是完完全全应了那征婚的条件呐。

“噗——”父子两个顿时喷茶。还不及说话,那似有四十年纪的辣大姐却笑嘻嘻开了口。

“嘿嘿,我叫廖春花,今岁年芳二八,年龄正好不大也不小。自小生就了这满面黑花,擦都擦不去。小时候算命的便说老娘…呃,小女子命中有贵人,那时还不信,却原是专专为了等候云爷这一档缘分。啊呀呀,天老爷真是厚爱人家……”说着,自来熟地将川儿往膝盖上一抱,咧开大嘴唇嘎嘎的笑起来。

川儿一身名贵精致细料被她蹂躏地好生凄惨,才一抬头准备叱她,却被她一口黄牙熏得险些晕厥,只能满脸凄苦地去看同样一脸僵化的漂亮爹爹。

啧啧,还是小女子呢,实在不容易~~

锻云好生心疼儿子,坐直身子要赶人,那女人却忽又将他儿子放下,从怀中掏出帕子去拭他脸侧上一缕细碎花瓣:“啊哟哟,这样好看的脸。”

帕子倒是香香,劣质的脂粉味儿。可你若细看,那面料上却尽是油渍兮兮,分明几年不曾洗过,直接锻云一口心血呕出。

“出去出去。”抬了抬手,一屋子的阳光便跟着他周身的冷气瞬间褪去了颜色。

“是是是。”几名仆人赶紧颤颤冲上来将妇人赶出。满室散不出的铜臭味,父子两顿时没了继续的心思。

才将那肮脏的帕子扔出窗子,却看到楼下脂粉小摊前有美妇低低浅笑。春末的天气,她着一件水红色的窄袖小布衫盈盈立在人群中,扎着素花小头巾,底下绾着松松月牙髻,恰到好处的胸、翘而紧实的臀,腰际处却凹下去,好似轻轻一用力便要被他折断了……

锻云如此一想,心里头竟是一颤,好像他曾经真的揽过她的腰,轻易将她折入他怀里……勾魂一般,久久不曾动过的欲/念秒秒间忽然觉醒过来,那视线便再也移她不开。

她手上揩着胭脂替身旁的妇人画颜,可她的脸上什么也不画,却比别人都要美。想是被脂粉熏得难受,她抬头轻轻呵了口气,他便看到了她的脸——眉眼弯弯,笑靥娇娇,不说话的时候安静又贤良,才一低头笑,顿时又生出一许道不出的妩媚。

光阴就如被定格一般,仿佛心里头的空旷就只专专为了这一瞬的蓦然回首,明明人来人往,他却独独只将她一人映入眼帘。心里没来由一瞬抽痛,回过头去寻找小儿,川儿却已不见了。

他又转头,听到那美妇灵动的嗓音道:“傻啊,丑了自己的颜面,却只为博得别人赏看一眼,实在不值得。”

不值么……哼。他一听,不高兴了。拂了精致袖摆,将将走下楼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