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1(1 / 2)

娘子合欢 尘殇 2572 字 28天前

想到那可怜的丫头一个人清冷冷的如何艰难生出他来,难受得心都要碎裂开了。

那么小的一个女娃娃,被她宠得连自己头发都不懂梳的,六岁时不见了,再回来皮肤灰了、独自带着个小娃儿,却没有相公……她来看疯了的她,却又不肯将她认下,她那心里头到底藏了多少的苦啊……

擦拭着眼角,本来还想笑,可是秀气的唇蠕了蠕,眼泪却又冒出来了。

“你是谁?不要哭……”最是见不得人掉泪,即便心里头无比想要将手拽回来,看着老婆婆这副酸楚模样,川儿也下不了狠心了。小手儿爬上老妇苍白的面颊,一点一点揩去了泪:“婆婆,我要娘亲……”

“好、好,婆婆这就去救你娘亲……不让那个老混蛋继续作孽害人……”何夫人哭哭笑笑着应下来,苍白的脸上两道斑驳蜿蜒。很小心地抱了抱川儿软软的身子,为着这一声甜甜软软的“婆婆”,一辈子的疯疯癫癫只这一抱也满足了。

颤微微站起羸弱的身子往门外走,才走了两步,又万般舍不得地转回头看了看:“宝宝你在这里等婆婆,不要乱跑啊……”

“恩。”川儿很乖地点了点头。小手儿在兜里掏了掏,扭扭捏捏地走过去,塞给她一颗变了形的小脆糖:“给你吃……要、救娘亲……”

——————————

紫媛殿里空空荡荡,多少年无人再住的寝殿,却打扫得一尘不染,那个刚愎自负的天子倒真是爱极了她。

玄柯双手在床榻的墙壁上轻敲,暗道定然是在紫媛殿内的,他已经敲遍了所有的墙壁,这是剩下的最后一道了。他从安州一路飞马赶回,马不停蹄来到这儿,一路不曾合眼,此刻整个人早已疲累到不行,深邃的眼眸里带着血丝儿,下巴上亦是一层淡淡的胡茬,好不憔悴。

敲了好几下,墙壁却依旧没有变化,气得他一掌打在床栏上……该死的。

“哗——”,突然的床下却传来一声极轻微声响,好似有硬物划开一般。

登时心神一凛,俯下腰去窥视,灰蒙的地板竟是在那一掌的作用下腾开来一道可余一人落下的黑洞……果然苍天有眼。

忙褪下铠甲小心往柜子里一藏,跳了进去。

窄小的暗道,初时潮湿而阴黑,走上一段,前面的路便渐渐开阔起来,两侧有黄灯引路,旁的砖壁上有箭孔,想来应是机关。他自幼通读各行书籍,对八卦亦是十分了解,当下自是走得十分谨慎,一路倒也畅通无阻。

袅袅蜿蜒,好容易到得深处的一个漆红大门前,门前黑溪流动,门上挂着“极乐地府”的金黄招牌,还不及进去,里头便传来女人男人声声暧昧羞人的高低浅唱,即便叫声离得还远,却已然浓浓酒香、脂粉扑鼻而来。

他是去过藏花阁的,知道里头都是些什么勾当,耳边又浮起当日红衣迫切而渴望的言语:“这花儿需要男人呀,有了男人的滋润颜色才能好看呢……不信你给我一次,给了它就鲜艳了,嗤嗤~~”

女人的胸上长着那朵万般妖娆的合欢,比之其他的彼岸红花远远更要勾人魂魄,若然给那色/欲蒙心的皇上看去,如何还能忍受得住……该死的,她那样好强的脾气,若然她果真被皇上……真不知她会如何结果自己……一时心中愈加焦急,恨不得立刻飞将过去,一刻间便将她救下。

浓黑溪水将门与暗道隔开来两米的距离,门前无土,若然直接跳过去,必要落入水中死去。这是一个八卦之阵,袅袅曲折的路,红的门、黑的水;那么另一头,必然也隔着另一道黑的门、红的水。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