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4(1 / 2)

娘子合欢 尘殇 2570 字 28天前

十分厌恶从她口中提及那个“爱”字,他开始咬她的唇,将她的气息牢牢堵在胸腔里。

一手抚着她的胸,一手继续在她的丛林里狠狠进进///出出,那速度越来越快,快到了后来她的身体都开始拼命颤//抖了,少女娇//小的身//躯下早已经是一滩滑//腻的滋//液,什么羞啊,什么爱、什么恨,早都不知去了哪里,只知道身体无比的软啊、痛……再然后呢……便看到他昂///扬的青龙,丝毫不体恤地将将往那丛/林中刺了进去。

“啊——”

撕//裂一般的凄厉惨叫,天地霎时都变色了……黑暗与妖冶相合,从那之后她纯白的世界便彻底死去……她从绣娘阿欢变成了美人合欢。

合欢合欢,花开一人,花谢一人。得之,媚//色/妖/娆入骨;沾之,一世孽欲相随。

有毒的女人啊,走到哪里从此都不太平了……

作者有话要说:嘤……喜欢将军的孩纸们表PIA瓦嗷……这素剧情发展必须的,如果不交代,后续故事发展就会受影响哦……旧情下,不出意外周五晚上更哈~(@^_^@)~

☆、35

自此,她便被牢牢地桎梏于锻凌钰幽冥一般的清冷大屋内。

他好似要攻克她每一寸的身体,总是变换着各种各样奇怪而羞于言表的动作,没有白天和黑夜的不停要她、要她,将她要得体/无完/肤……她再不必为任何人做衣裳,因她所要做的,只是日日卧在那张黑白分明的大床上,等候他的临//幸,再无其他。

那样的喜怒无常的一个人,弄疼了她不许她叫唤,可她若咬着唇不语,他的动作便越发凶//猛而放//肆,非要将她伺弄得哀叫连连,他才肯将情///谷欠释放。

甚至不允她穿衣裳,除却一抹极小的亵裤,她浑身上下几乎不着寸缕,时而颈上淤青、时而胸前红//肿,身体也被掏得软软的,连下床的力气都不剩下。

她那时还小,初/沾/雨/露的年纪,哪儿能知道多少云//雨之欢?被他要得久了,从最初的痛与恨,到了后来便渐渐麻木,只随着锻凌钰的性子,他要将她如何她便如何,好似她的存在,根本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被他摆布。

所有人都知道一向不吭不响的一品绣衣一夜之间成了谷主的新宠,也不知那么老实的一个清秀女子,如何竟将谷主勾//引得不舍下榻、不染旁花。

她虽不用出门,只看那每日送来上乘点心与香汤伺候的杂役小丫鬟,也知道自己成了众矢之的。一个个才多大的小女童呀,只不过瞧见她曲//线弯弯的胴//体上青红相接的欢/爱之印,个个眼神便红/辣起来,虽动作拘谨恭敬,却分明都要将她刺穿……一点也不似她初来时那般傻气与混沌。

当然,有时锻凌钰也累的,他累了的时候便将她揽在精悍的胸膛里,然后枕着她满头松松软软的长发逐渐睡着。睡着后的他方才像个正常的人,至少在她心里认为是。一双狭长的凤眸阖起来,敛去所有情//谷欠与仇恨,配着那素净而绝色的容颜,倒显得无比落寞与孤单……

不过,这也许只是幻觉。

他的睡眠那样浅显,有时你还在偷偷打量着他,他却不知何时早已暗醒。倘若你的指尖正好拂过他的唇,便能突然间发现原本下抿的薄唇竟勾起来一抹讽笑,鬼魅一般……然后阖紧的眸子便睁开来,有冰凉手指握住你的指尖,强按下他的腹——那样蓬//勃//涌//起的青龙,一只手都包不拢的,直吓得你魂都要掉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