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63(1 / 2)

娘子合欢 尘殇 2574 字 28天前

抚脸颊上红色狰狞的罪印,直吓得她哭哑了嗓子,再记不清前身来路;

第二回,原是她刻意躲着他的,却终究躲不过孽生的命运。那样荒/糜的湖边水,她挂着满身的湿,少/女的身型娇//羞//毕//露,惊魂尚且未定呢,却忽看到他敞//露着青//筋/昂//杨的巨龙立在她身旁笑——“哦,是你呀,我想起来了~~”

只一句,便生生逆转了她所有的悲欢情爱。

第三回,那是几日后的傍晚。原以为湖边偶遇已悄然平息,她一袭红衣窝在绣房里为那温润如玉的心中之人做入秋的衣裳,却忽然窗外传来熟悉嗓音:“阿欢。”

一颗心豁然砰砰直跳,羞红着脸,她转身弯眉笑唤:“木白哥哥,还差胸前一颗小扣就好,怎的这样急?”

在这个毫无人情味的山谷里,所有人都那般不待见她,她却独独只与萧木白笑,只因他,多年来暗中对她的无数关照;也因他,从来清风淡漠的眼里,却独独装着她的影子。

可是这个向来对她温润体贴的男子,在那一天却忽然眼里不再容她。

萧木白,他肃着一张脸,对她与对任何谷里的美人没有不同。一袭宽袖白衣,朝身后两名壮硕黑面淡漠招了手:“带她去吧。”

为何突然如此清冷……她错愕的笑容还不及收起,一张黑布已然毫不客气地蒙上了眼睛……一如她第一次进谷一般,她被萧木白亲手推进了那个屋子,然后遇到了有生以来最可怕的一次。

他们将她甩在飘满黑白帷帐的大屋中,决然转身离去。那个屋子,十年如一日,正中的黑木靠椅上依然慵懒斜倚着某个阴冷的玉面男子……只不过,他不在是个酷劣的端端美少年。

见她摘下眼罩,满眼恐惧,锻凌玉便拭去覆着的素白薄毯,赤着成/熟而精//悍的修长身体从椅上立起来。

他是那样的高,弯腰俯视着她,直看得她惊慌退后。他却“呵呵”好笑起来,然后取下脸上的玉白面罩对她笑:“你叫阿欢么?呵,我等你好久了……今日过后,从此你要改名‘合欢’。”

阴冷的嗓音悠悠道着,好似在做着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双臂将她一环,修长的手指便向她腰带袭来。

花幽谷一品绣衣娘,所有用度,是除却美人之外最为上层的。丝薄腰带在他手上如若轻风,轻轻一扯,瞬时便化开在空旷的黑白光影下。

她措手不及,忙蹲□子从他臂膀里逃开……却哪儿及他光影一般的速度……腰带散开,红衣落下。

那是盛夏的天,里头不过一件短短红色小兜、一条白底素花亵裤,少女不大却娇//挺的胸在小兜内若隐若现……往下去是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再往下呢,再往下便是那曲线诱人的森林之地。

她看到他锐利的眼神逐渐由森冷变得炙热,猎人一般,就好似她此刻根本寸/缕未着,赤/果/暴/露于他双目之下……是啊,谷里美人这般多,他自小随意戏弄,至如今都已过去十年,对于女人的身体不该正是这样一目洞穿么?

“不要过来!”她拼命后退,却不知慌乱之中竟退到了床沿边,那样冰凉的床,黑的被、白的褥,躺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仿佛死了一般。

她看到他眼里得意而嘲讽的笑,然后便俯身倾轧而下,瘦却精悍的身体,直压得她透不过气来。可彼时的她却那般傻,都已经是案上鱼肉了却还要拼命可笑地挣扎。,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