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9(1 / 2)

娘子合欢 尘殇 2568 字 28天前

“娘……”小嘴儿哆嗦着终于瘪下来,软绵绵的手臂环上青娘脖颈,斜斜望着玄柯,泪眼汪汪好不哀怨。

玄柯牢拽着缰绳,兀自在原地徘徊着,假装无视那哀哀的可怜小毛头……还有心底里一群痒痒爬着的小蚂蚁,依旧一脸的森冷严肃。高大的身躯在落日余晖打照下映出一片金黄,越发衬得那古铜色的五官硬朗而坚毅。

他是生气的,因着屡次三番被这妖妇毫无理由的挑衅——这个女人,一次次如此,究竟是想要他怎样?

他跟在外头可是有一会儿了,原不过野训归来顺道遇到大伙罢,一开始本是要同往常一样走开的,却忽然听到那粗犷的大笑中似参杂着若有似无的“哧哧”浅笑……这样软趴趴没骨头的笑除了她还能有谁?

也不知什么原因的,缰绳挥不出去了,兀自慢下步来。

才听了没多久,便觉出那不对劲了……果然,这个可恶的女人一出现绝没有好事!前头造谣小毛头是自己骨肉倒罢了,忍么,终有澄清的时候。只后来……尤是那句“不是隐疾还能是什么?”却生生挑起了他的恼火。他甚至可以立刻想像,车篷内那张平俗小脸上是怎样的一种戏谑调笑——眉眼弯弯么,像只狐狸吧?她那天晚上不正是那样轻蔑地看着自己么?

他自小贵族堆里长大,见过的美人千金数不胜数;便是沙场多年,也从没见有哪个女子如她一般不矜持。他兀自忍着各般难耐不去碰她,自是为了她好,哪儿想她却这般不堪的猜度自己,到底是要怎样挑衅他的底线才肯罢休?

非要将你远远逐走才甘心么?眼看冬天就要来了,怎也不替你那小团团一般的孩儿想想?

玄柯实在想不明白,这向来八杆子不相扰的骚闷女人,因何近日突然藤一般纠着自己不放。孔武的臂膀拽着缰绳,冷冷扫视着车篷内的母子二人,精致嘴角微蠕,却不见走开。

“快走快走……”将士们再是后知后觉,这会儿也终于明白了——人一家三口有话说啊,咱还杵在这碍眼做什么?

“嘿嘿,嘿嘿~~将军……我们路上碰巧遇到,有、有恶人调/戏夫人,啊错错,调戏老板娘,然后就一道回来了……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见将军闻言脸色越发阴沉,吃醋了么?将士们更加战兢不安,各个你推推我、我挤挤你,一脸讪笑地哈着腰。忽然地,便像齐齐约好一般,呼啦啦一窝蜂全冲出了车厢,一瞬便奔在百米开外。

独独将青娘母子二人留在了空荡荡的车篷内。

好一群没道德的。

“呃……我也要回去哄川儿睡觉了……”青娘低着头,老实巴交,揽着川儿弱弱挪下马车。她见识过这男人发怒时周身冷咧的大气压,能杀人的呀……她身体虚,可吃不消他那样的眼神。

小心在马车边缘与高头大马间移动着身子,一身的红被大风吹得呼啦拉张扬起来。空旷的天空下俯身看着,倒像是新嫁的娘子娇羞立在马下,等待心爱的郎君将她腾空抱上马一般,夺目而令人心动。

玄柯淡漠看着,只觉眼前忽然红蒙蒙一片,隐约的又像是走进了那个恍惚的梦。

靠得这样近的距离,甚至一抬头便能看到他结实而修长的大腿,鼻端已然是他生猛的成熟气息。青娘莫名红了脸,转了身就要去推自己的板车,只腰身忽然袭来一簇冰凉,有硬物在前胸横横拦住——

“等一等,我有话说!”

好好说话不行么?这么凶……喂,这次我可是主动躲着你呢,是你先招惹我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