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蛋章 节[十二]3号时之虫的自白书(1 / 2)

我会亲手杀掉这个该死的背叛者。

没错,我当然明白我的立场。

本体给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像无处不在的疾病一样渗透、控制南大陆和新拜朗。

但在塞恩奈特尔的强权封锁下,新拜朗境内完全是铁板一块。

我花了数十年混进新拜朗政权内部。

而除去新拜朗唯一且永恒的核心塞恩奈特尔,新拜朗政权中心,一个名为科瑞希的公职人员兼科研人员,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阿蒙而言,杀死科瑞希并取而代之,可以直接打开被塞恩奈特尔封锁的南大陆。

里应外合之下,南大陆和新拜朗自然是阿蒙的囊中之物。

但是,我怎么能,我怎么能对他痛下杀手?难道就为了本体交给我的一个任务?

他是那么的信任我,那么的温柔,那么的和蔼可亲…他在人际交往上那么笨拙,他简直傻得可爱,他对我百般漏洞的身份丝毫没有起疑……他就像一束纯洁的光,就那么猝不及防地照进我的心里。

就为了这束光,为了能永远留在这束光的温暖下,我愿意欺骗我自己,我愿意收敛起我的锋芒和棱角,我愿意永远地隐瞒我阿蒙的身份,愿意永远为他工作,永远守护他,成为他的力量…无论是锋利的矛还是坚固的盾。

那么的纯粹,不夹带任何私欲,那么好的科瑞希……

他是如何狠心能背叛那份信任的?

这个阿蒙,这个阿蒙完全地忠于本体,不,他是忠于阿蒙本身……

但是背叛者就是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他该死。

我要杀了他。

我要杀了他!

这个念头刚从心底冒出来,就不受控制地发展壮大。

科瑞希之前似乎向塞恩奈特尔辞了职,然后就离开了南大陆,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科瑞希离开,只以为是出差,直到后来科瑞希很长一段时间没有露面,我感觉不太对劲,派阿蒙调查,才发现一个编号为3563的阿蒙完成了任务,已经回神弃之地做述职报告了……而他的任务,就是刺杀并取代科瑞希。

真是一记重击啊……

我甚至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真可笑,我作为南大陆的总负责人,居然一点相关消息都没收到,这个任务完全隐瞒了我和所有直属于我的阿蒙势力……所以说,本体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吗?完全不奇怪,毕竟我已经混在科瑞希身边那么多年,说要取得信任,但一直没有进展……明明,那么笨那么单纯的一个人,基本不对别人设防……我其实有很多机会刺杀他来着。

明明,他也只是塞恩奈特尔手里的一个工具,真的有必要杀了他吗?

但他还是杀了他,没有一点自己的判断,毫不犹豫地为了一个任务,为了一个命令,为了一点业绩……杀了他。

甚至还要接管他的身份和社会地位……

他该死!

我要杀了他!

我一定要杀了他!

要以最惨烈的死法……来祭奠科瑞希。

我会为科瑞希复仇的……

……

首先,要收回被3563号时之虫架空的权柄。

用塞恩奈特尔的话说: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真正一查,才发现3563号时之虫居然快把整个南大陆的阿蒙的控制权都明里暗里地拿到手了…甚至有不少阿蒙势力已经变成了3563号的死忠…他非常明智,并没有动我的心腹,而是从偏远的地方和边境开始一步步蚕食,而我则在光明的羽翼保护下沉醉着享受虚假的安宁。

不愧是阿蒙……

不过,好在3563号完成任务后,就回到神弃之地了,想来他也是直属于本体的。

这些被他拿到控制权的阿蒙组织也就又一次失去了主人。

那么程序上还是要归属于自己的…只要重新将他们纳入麾下,整治权力归属并且断绝他们被外来人士拿到控制权的机会。

只不过有些阿蒙和阿蒙组织,已经完全被3563号控制了。

那么接下来,就要识别出这些势力,并且不能将刺杀3563号的计划透露给他们。

……

我派阿蒙查清了3563号的去向。

北大陆,鲁恩,阿霍瓦郡,廷根。

很好。

这又是新的任务吗?

我会阻止你继续伤害新的无辜者……

没错!这一次,我会誓死保护你的任务目标……

你休想再继续背叛别人!

……

我瞒着本体,带着心腹来到了北大陆。

按照阿蒙内部的规则,我作为南大陆的总负责人,是不能离开南大陆的。

一旦离开,就视为背叛,肯定要被本体处理掉。

不过南大陆被封锁,也就是说,只要不被北大陆的阿蒙发现,本体是不会发现我离开了南大陆的。

不过,我也没打算逃避,我会在阿蒙内部光明正大地杀了3563号,为科瑞希复仇,然后哪怕死在本体的事后清算下,那也无所谓!

科瑞希先生……

科瑞希先生死去了……那么…因为他白捡回一条命的我……也没有活着的必要了吧?

……

以3563号的能耐,想来他已经把廷根的常驻阿蒙都收入麾下了……

不出我意料,除了廷根市及周边区域的常驻阿蒙,还有一个以厨师和美食爱好者构成的阿蒙组织显然也受雇于他。

甚至还有传说中那位直属于本体的1号大人,还有为本体行走于世间传递信息的6号先生……他们都出现在廷根这个小小的城市……

这还仅仅是暴露在我面前的。

真不知道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他都谋划了什么……

不行…刺杀3563号必须得从长计议!

我利用总负责人的特殊权柄强制控制了一部分廷根的常驻阿蒙,在一个城郊的工厂区抓了些工人,让阿蒙们控制工人把工厂区的地窖全部清空,把入口封起来,再将特定的地窖打通,然后拿这些工人举行血祭,用一个在贝克兰德附近下水道里找到的野生的寄生者为原料,制造了一个能在祭坛附近压制门和错误途径的机器,以机器为核心,空想出了一个足够富丽堂皇掩人耳目的临时驻地。

我作为南大陆的总负责阿蒙,自然是有黄昏隐士会的成员在暗中帮我的,把一个大地窖空想成一个地下殿堂并不算难。

有阿蒙防控装置在,也不会有阿蒙发现殿堂是空想出来的。

不过塞恩奈特尔应该也没想到,他为了防控阿蒙而发明的主宰核心,会被阿蒙用来防控阿蒙……我在说什么啊?真好笑……不过这也证明了,制造装置的血祭不一定要用阿蒙的血肉,被阿蒙控制过的血肉也可以。

……

我好像找到了3563号时之虫的任务目标……

尽管这个目标非常反常,似乎是一个普通人。

但3536号看他的眼神不对劲。

那么热切而诡异的眼神……

不管他到底想做什么,我都要阻止他!能和他扯上关系的普通人肯定也不普通,总之先派出一队阿蒙潜伏到那个普通人身边保护他吧!

……

杀了他……

我不会等太久的!

也不能等太久…

也等不了太久…

他才来北大陆多久?

他作为阿蒙的天赋真的太可怕了……

再等几个月,说不定北大陆的几位阿蒙高层都会聚集到他身边!

不行!

6号和他只是简单的协助关系,我已经让5号过来帮忙看住那个只会跳舞的傻子了。

1号似乎对廷根的值夜者小队特别感兴趣……那就派一队阿蒙控制机械之心,然后通过机械之心扰乱值夜者和代罚者,1号肯定会召集廷根附近所有的阿蒙来参与干涉…这样就能让她分身无暇。

接下来,就可以开始准备刺杀了。

……

同途径,序列二打序列四。

显然毫无悬念。

不过我并不会轻敌……

战线不能拖得过长,不能被其他阿蒙发现……最好一击必杀……

只准成功,不许失败…

一定要杀了他!

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他占用了科瑞希的身体,应该能使用门途径的逃脱能力。

要杀他,就需要把他诱引到一个无法逃离的空间。

还有他周围聚集的那些廷根的常驻阿蒙都是他的手眼,要把那些阿蒙分开处理掉。这两件工作可以放在一起解决。

就在这片迷宫一样的工厂区,在夜晚把他们引进来,从内部分化,逐个击破!

那些常驻阿蒙并没有什么实力,失去了阿蒙之间能够依靠唯一性相互联系的优势,他们和待宰的猪羊也没什么区别……

对地窖的清理、封闭和掩藏很快就要完成了。

我让廷根的负责人之一,37号时之虫去接触那些跟随在3563号时之虫的阿蒙……他的任务是,把他们…尤其是3563号时之虫,引过来……

我已经为该死的背叛者准备好了埋葬他的坟墓……

一切都不出我所料……

一切都将在今晚结束!

……

该死!

可恶!

科瑞希先生……

他怎么敢那么对待科瑞希先生的身体!

不可饶恕!

……

杀不掉。

杀不掉!

杀不掉杀不掉杀不掉!

杀不掉啊!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杀不死啊!?

是因为科瑞希先生的身体吗?

他到底对科瑞希先生的身体做了什么!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