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落子(1 / 2)

圣域乐园 墨中取炭 3978 字 1个月前

以恶鬼之躯荡灭恶鬼。

当辛莱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鬼杀队众柱全都呆住了。

“变成不怕太阳和斩首的鬼去讨伐其他的恶鬼吗,辛莱莱,你还真是个疯狂的家伙呢?”

宇髓天元笑着说道,凝视着辛莱莱,开口道:

“但是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你该怎么保证,我们在变成鬼之后,不会像其他鬼那样陷入对人类血肉的饥渴当中。”

然后,甚至还不等其他几柱仔细思考其中的风险,产屋敷耀哉那让人如沐春风的声音便恰到好处地传来:

“关于这一点,我想应该不用太过担心。”

只见产屋敷耀哉牵住不知何时来到他身旁的妻子产屋敷天音的手掌,望着眼前的众人,微笑着说道:

“事实上,在你们之前,天音就已经代替我变成了鬼,证实了辛莱莱所说的话都是真实的。”

“如果你们对此仍然有所怀疑的话,我想,我以我自己为担保,或许能增加你们的几分信任。”

产屋敷耀哉说着,伸出了一只藏在长袖下的手掌,却见那在众人映像中本该瘦骨嶙峋的手,此刻却异常地饱满,完全看不出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该有的手掌。

“你们看到的袭击并不是单纯地演戏,而是辛莱莱在将手掌插入我心脏的同时将鬼血注入到了我的体内,因此我才得以从袭击中活下来。”

众人顿时沉默了下来,产屋敷耀哉却继续说道:

“诸位,你们对恶鬼的恨意与憎恶我都理解,因此也能明白你们对于主动变成恶鬼的抗拒。”

“只是,通过之前的那一战,相信你们都已经明白,在面对更加强大的恶鬼前,我们的力量到底有多么薄弱。”

“单凭现在的我们,别说讨伐鬼舞辻无惨,光是辛莱莱口中讲述的那只叫执死者的恶鬼,或许都需要整个鬼杀队倾尽全力才可能将其战胜。”

产屋敷耀哉用温和而不失威严的语气平叙着,缓缓走到前方。

“或许你们会认为我过于自私,或许产屋敷这个姓氏会因为我的决定成为一个耻辱,但是,对我们而言,这是现在唯一一个颠覆五百年格局的机会。”

众人主动让开了道路,看着产屋敷耀哉沐浴在阳光下的背影,第一次发觉对方的身形竟然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高大了不少。

“因此,谩骂也好,痛恨也好,甚至你们在一切结束后想要杀了我泄愤也好,但此时此刻——”

产屋敷耀哉说道着,深吸一口气,一扫衣袍,站在耀眼的阳光下,凝视着眼前的众柱,伸出手掌,用威严的声音铿锵有力地说道:

“我,产屋敷耀哉,以第十九代鬼杀队主公之名起誓,愿身化恶鬼,荡平人间魍魉!”

“——诸君,可愿与我共赴这地狱!”

产屋敷耀哉低沉而有力声音重重敲打在每个人心中。

在场的众柱与炭治郎望着对方沐浴在光芒中的身影,看着对方眼中坚定的神色,不约而同地站起身来,右手重重捶在胸口前,接着单膝跪下,队服飘舞间,齐声道:

“誓死追随主公!!”

后方站在阴影中的辛莱莱看着这一幕,漆黑的瞳孔中倒映出眼前这些从生死边缘中拼杀出来的剑士们脸上决然的神情,目光微动,接着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嘴角露出一抹十分自然的笑意。

差点忘了,按照他表现出来的性格,这个时候应该表现得高兴一点才对。

阴影中,辛莱莱半垂着眼皮,将瞳孔中那一幕隐藏的极深的淡漠之意完美地掩饰起来。

……

……

翌日,深夜。

呼啸的晚风拍打在辛莱莱的面庞上,他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看向漆黑的夜空,却什么也看不到。

今夜无月。

不远处,鬼杀队临时总部中升起一簇簇伴随着炊烟的火光。

在产屋敷耀哉的示意下,鬼杀队的所有成员在经历了十天的逃亡后,终于又一次体验到了夜晚时有火光陪伴的温暖和安心感。

在此之前,因为担心会引来恶鬼,逃亡的过程中一旦到了夜晚,别说生火,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甚至连火折子都是禁用的物品。

忽然,窸窸窣窣的响声从背后传来。

“怎么,不和其他人一起享受一下难得的放松时刻吗?毕竟从明天开始,你们就必须接受最残酷的训练了。”

辛莱莱微笑着看着走到自己身旁的炭治郎,开口道。

斑纹和通透世界都必须要在身心都濒临极限的情况下才能开启,而一旦成为恶鬼,想要体验到那种感觉无疑会比还是人类的时候困难不少,因此目前鬼杀队中除了岩柱和产屋敷耀哉与其妻子,其他人都暂时还保持着人类之躯。

“虽然确实很想陪村田他们一起,但仔细想了想,我觉得自己还是更想来莱莱大哥你这里。”

炭治郎挠了挠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过才十天没见面,怎么被你小子搞得好像几十年没见面一样?”

辛莱莱笑了笑,调侃道,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鳞泷老师他…在知道莱莱大哥你的死讯后,就辞退了培育师的身份,选择了隐居。”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