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月光下的故事(1 / 2)

圣域乐园 墨中取炭 7402 字 1个月前

好黑……

什么都看不清。

发生了什么来着?

冰冷的黑暗中,辛莱莱的思维仿佛凝滞了一般,迟钝地自我回应着。

啊啊,想起来了,他自己……先垮掉了啊。

“果然啊,我还是太高看自己了吗?”

是了,他终究还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他本以为自己可以若无其事地坚持到最后,可以把这个谎言延续到自己生命结束。

没错,谎言。

辛莱莱很清楚,他口中的摆烂,嘴上说的所谓的想趁生命的最后时光好好享受一下,其实都不过是他无法面对现实并选择逃避后给自己找的借口罢了。

藤袭山那一场轮战的最后,他输的太彻底,彻底到让他失去了所有能让他鼓起勇气的资本,彻底到让他不愿意去想之后会发生的一切,彻底到让他在一想到那个被称作执死者的契约者时,甚至都会感到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他…害怕了。

即使嘴上说得再轻松,可那种拼尽一切却什么都没做到,甚至沦落到一无所有的挫败感,直接击垮了辛莱莱的意志。

正因为如此,他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一个完美地逃避现实的借口。

不用再拼命。

不用再提心吊胆。

只需要像条丧家之犬一样缩在角落里苟且偷生就好了。

“我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软弱不少呢?”

充满嘲笑的语气在黑暗中响起,随即又沉默了下来。

“昏迷前,好像对零余子那家伙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呢?”

可真是过分呢,明明他自己都看得出来零余子已经将他视作唯一的依靠了。

“辛莱莱,你可真是个人渣啊。”

——你明明很清楚零余子为什么会做出那种选择。

——陪她一起?别开玩笑了,其实是你想让她陪你一起吧!

——嘴上说得那么愤怒,可你在看到那么可爱的女孩愿意为自己赴死时,心中明明感到窃喜了吧!

“啊啊,仔细一下,我还真是恶心到令人想吐啊。”

去死吧。

黑暗中,辛莱莱如是说道。

“算起来,现在似乎也是呢,故意装作昏迷过去的样子来逃避问题。”

真正昏迷的人怎么可能能够像这样思考。

辛莱莱很清楚,自己只是单纯地不想醒来而已。

不,他甚至连眼睛都没有闭上。

他只是不想看见而已。

他在害怕。

他害怕自己醒来后会看到一个对他心灰意冷的零余子。

他害怕睁开眼时眼前已经空无一人。

他害怕自己现在这点理性在醒来时又会当然无存,继续对零余子发泄自己的情绪。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辛莱莱如此沉默着,在沉默中绝望着,然后,他看到了:

一束光芒撕碎的黑暗。

那是月光。

漆黑的夜空下,皎洁的月光撕破乌云,照耀在他的脸上。

为什么……

他…为什么会选择抬起头?

辛莱莱神情呆滞地看着眼前的景象,浑浊的目光中倒映着月光,耳旁那好似无比遥远的话语开始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最后,那些声音在他的脑中汇聚成一句相同的话语:

“莱莱,我喜欢你。”

刹那间,世界仿佛缓慢了下来。

是幻听吗?是错觉吗?亦或是他终于崩溃到无可救药,开始在脑中催生出虚假的幻想了?

不,不对——

温柔的触感从脸颊上传来,带着些许湿润气息的吐息轻轻打在他的面庞上,模糊的视线越来越清晰,然后,辛莱莱看见了,那让他毕生难忘的画面:

月光下,少女纯白的长发顺着身体铺洒在地面上,如一朵盛放的白色昙花,赤红的眼眸中倒映出他的面庞,双臂轻搂住青年的身体,眼眸低垂,目光中满是温柔之色。

“好美……”

辛莱莱仰望着眼前的画面,呢喃着,漆黑的瞳孔中已经完全被零余子的身影所占据。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却不忍心搂下,仿佛这样的举动都会破坏眼前的美好一样。

“没关系的,莱莱。”

仿佛是察觉到了他的意图一样,少女主动伸出手,将辛莱莱搂紧了自己怀里。

“就像你当初告诉的那样,如果觉得难受的话,就大声哭出来吧。”

零余子温柔地抚摸着辛莱莱后脑,轻语道: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成为你的依靠。”

辛莱莱的表情顿时定格在了那里,然后,是无尽的动容,他哽咽着,泪水止不住的涌出,最后彻底决堤。

“对不起,零余子…我…我……”

辛莱莱紧紧地抱住零余子的身体,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温度,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情感,放声痛哭起来。

哭声很响亮,很彻底,仿佛是压抑了许久的洪水一般,一股脑地倾泻着。

这一刻,他们仿佛回到了三天前的那个黎明,同样是崩溃的大哭,同样是温柔的安慰,只不过,这一次二人的身份互换了过来。

哭声在山林中回荡着,在溪流间游窜着,随着夜空中的明月一齐远去,随之远去的,还有那一道无形的隔阂。

……

当辛莱莱回过神来时,映入眼帘的首先是零余子恬静的面容。

他正躺在零余子的大腿上,而零余子则是坐在溪流旁,低着头拨弄着他的发梢。

“零余子……”

“可不准说谢谢哦,莱莱你不是告诉过我,家人之间是不需要感谢的吗?”

零余子食指轻轻按在辛莱莱的嘴唇上,俏皮地说道。

辛莱莱闻言,微微一怔,摸了摸放在自己嘴唇上的小手,随即微微一笑,语气轻快地说道:

“我可还没答应你的求婚呢。”

“对哦,那就……”

零余子闻言,露出恍然的神色,然后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轻俯下身,凑到辛莱莱的耳畔,用细若蚊吟的声音朝辛莱莱的耳朵旁吹着气,要无比诱人的语气轻声道:

“お兄ちゃん,一緒に来て?”(欧尼酱,一起来玩吧?)

辛莱莱的瞳孔顿时一缩,身子下意识地一个激灵,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反复地深呼吸着来让自己冷静下来。

“怎么了,莱莱你不是一直说当兄妹也可以的吗?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心虚啊?”零余子见状,掩嘴轻笑起来。

“难不成,哥哥你对妹妹产生什么坏心思了?”零余子故意反问道。

不行了……

辛莱莱努力转移着自己的视线,可眼睛却怎么都离不开零余子的面庞。

现在的零余子,他根本抵挡不了!

辛莱莱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强烈的紧张感从他心中升起,他看着掩面轻笑的零余子,心中忽然升起一种莫名的勇气。

“老弟你要记住,男人这种东西,该勇的时候必须勇上去,这样才是男人!”

04296说过的话语突然在他脑中响起,辛莱莱的眼神逐渐坚定下来。

日天老哥,多谢了!

只见辛莱莱忽然伸出手,抓住零余子的肩膀,然后……

“啊!”

伴随着一声惊呼和一阵天旋地转,辛莱莱和零余子的位置瞬间发生了改变。

零余子躺在草地上,纯白的发丝散乱地分布着,眼神温柔地注视着按住自己的辛莱莱,目光中隐约有一抹期待。

“可以的哦,莱莱。”

零余子用充满诱惑的语气说道,辛莱莱的身体微微一颤,呼吸顿时变得粗重了几分。

他仔细地观察着眼前的少女,从对方的发丝,到每一寸肌肤,恨不得将对方的每一个细胞都牢牢烙印在心中。

然后,他不再犹豫。

唇齿相交。

一种沁人心鼻的芳香钻入辛莱莱的鼻翼,他不自禁地放松下来,安心地享受着眼前的一切。

可下一秒,只见零余子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一道道黑影探出,突兀地束缚住辛莱莱的身体。

辛莱莱的瞳孔猛地一缩,当即想要抽身离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接着,伴随着一声轻微的叩响……

辛莱莱顿时瞪大了眼睛,挣扎起来。

“呜!呜呜!”

两分钟后,一脸死灰的辛莱莱毫无生气瘫痪在一旁,而零余子则是心满意足地微眯着眼,舔了舔嘴唇。

“莱莱你真是的,才这么一会儿就受不了了。”

“你这家伙…”

“rui~不听不听,谁叫莱莱的血那么好喝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拌着嘴,讲到后面,全都不由自主地大笑起来。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