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争吵与告白(1 / 2)

圣域乐园 墨中取炭 5663 字 1个月前

辛莱莱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但他立刻就反应的过来,疯了一样的冲过去拽回了零余子。

“你疯了!”辛莱莱怒不可遏朝着一脸血渍的零余子咆哮着。

“杀了我…莱莱。”神志已经不太清醒,眼中几乎被饥饿欲望吞噬掉的零余子艰难地挤出了这几个字。

“我…控制不住…自己……”

零余子的五指死死抓在辛莱莱的手臂上,痛苦地嘶喊着。

“我…不想…再吃人了。”

辛莱莱听到这句话,沉默了一会儿,望了下周围。

从床上到地板,鲜红的血迹拖了一路,切口整齐光滑的大腿和手臂掉在一旁。

那些毫无疑问是零余子自己动手的。

为了阻止自己对他下手,强忍着身体的进食冲动,砍断自己的手脚,更是打算直接在正午冲出洞穴外自我毁灭。

如果不是零余子因为神志不清无法使用血鬼术,再加上他即时苏醒了过来,恐怕已经……

“你这个……蠢货!”

辛莱莱怒斥着,死死的拽着不断挣扎的零余子,控制法术晶片划开自己的手臂。

空气中的血腥味顿时浓重了几分。

辛莱莱不管零余子的挣扎,强硬的将伤口对准零余子的嘴唇,用法术晶片抓住零余子的脑袋按了下去。

“不想吃人?可老子TM不算人,你平常不是成天喊老子闻起来有多香吗,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肯咬下去了啊,你的脑子是被驴蹄了吗!”

辛莱莱怒骂着,法术晶片骤地一压,零余子的牙齿硬生生被砸进自己的血肉中,一股鲜血瞬间顺着手臂上的伤口涌出。

零余子顿时瞪大了眼睛,拼命地挣扎了起来,但因为失去了手脚的缘故,根本挣脱不开法术晶片的束缚,只能不断地摇着脑袋来抗拒。

“呜…呜呜!”

“给老子老实点!老子自己都不怕少几块肉,还需要你来担心?”

“我告诉你,今天你不把自己喂饱,老子当场去找无惨拼命!去杀他几百个鬼泄愤!”

“这么想自杀是吧,行,老子先死在你前面怎么样!”

当辛莱莱最后一句话吼完后时,不断挣扎的零余子忽然停下来了。

“不…不要!”

两行泪水从零余子的眼眶中流出,她望着辛莱莱,本该被饥饿欲望彻底吞噬的瞳孔一点点恢复了理智。

“莱莱…不准死……”

零余子用仅剩的手臂死死地抓住辛莱莱手腕,声音带着哭腔。

“不想我死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喝下去。”

辛莱莱伸手擦掉零余子的眼泪,语气冰冷地说道。

零余子身子微微一僵,抬头看了一眼表情异常冰冷地辛莱莱,缩了缩手臂,轻轻点了点头。

“嗯……”

于是,在一片沉默中,零余子轻轻咬在了辛莱莱的手肘上,闭着眼,一边舔舐着他的伤口一边小心地吮吸着。

过了十多分钟后,零余子停下来,小声地说了一句:

“我吃饱了。”

“继续,我还没听过哪个饥饿到疯掉的鬼靠着吸十多分种血就能吃撑的,就你刚才吸走的那点血,还没我牙龈出血流的多。”

辛莱莱看着自己那还有足足95%的血条,脸色很是难看,用近乎命令的口吻说到:

“这一次,除非我喊停,不然不准停下来。”

零余子迟疑了一会,但看到辛莱莱那无比坚决的眼神,还是乖乖照做了。

但这次咬上去的时候比上一次力度还轻,气的辛莱莱毫不留情地砸了下她的脑袋,直接把尖牙砸进自己肉里面。

零余子的眼泪顿时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起转来。

“你是打算把我的血全浪费在眼泪上吗?”

辛莱莱也是被零余子气乐了,先是笑了一下,随即破口大骂道:

“给老子使点劲,当初掏老子心窝子的时候不是很下得去手吗?怎么,现在咬一口都做不到了吗!”

被他这么一说后,零余子才老实下来,乖乖吸食着他的血液,并且吸食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好几倍,像是想用这种方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足足两个小时后,当辛莱莱又一次给自己来了两道圣光治愈术把血条重新拉回80%时,零余子停了下来,打了个小饱嗝,摸了摸明显凸起来不少的肚皮,有些慵懒的说到:

“吃饱了,这次是真的。”

这一次辛莱莱不再怀疑。

他没估计错的话,一小时前这丫头就已经喝他的血喝饱了,后面那一个小时,完全就是在跟他赌气。

但他也完全没有阻止对方这点小心思的意思,反正对他而言,无非就是几瓶法力药水加圣光治愈术的事。

“怎么,需不需要我扶你出去散散步。”

表情柔和了下来的辛莱莱,摸着零余子的脑袋,轻声问道。

“嗝~”回应他的是一声打嗝。

零余子顿时就羞红了脸,看得辛莱莱忍俊不禁。

“行了行了,来,把手给我。”

欣赏了一会儿零余子的囧样后,辛莱莱停下了逗弄零余子的行为,四指并拢,将手掌伸到了零余子面前。

零余子犹豫了一会,慢慢将手搭在上面。

“走吧,正好欣赏一下夜色。”

辛莱莱拉着零余子,走出洞穴,在月夜下散起步来。

“难得啊,今晚的夜色似乎比昨天还要好上不少呢。”

辛莱莱望着天上的明月,似乎很是高兴,反而是零余子,几次欲言又止。

“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出来吧。”

又散步了一阵后,辛莱莱领着零余子来到一处溪流边,坐了下来,说到。

“我……”零余子张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担心我还在生你的气?”辛莱莱仿佛看穿了零余子的想法,说出了对方心中的话语。

零余子有些怯懦地点了点头。

咚!

辛莱莱用力弹了下零余子脑门。

“疼。”

猝不及防的零余子吃痛地喊了一声,两只小手捂着脑门。

“你啊你,还真的是蠢得不可救药了。”辛莱莱摇头叹气。

“的确,我今天很生气,但你觉得我为什么生气?”

“因为我没听你的话,还咬了你,还和你赌气……”零余子的声音越说越小。

“开什么玩笑!”

辛莱莱突然打断了零余子的话语,可随即,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有些过于激动了,于是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重新道:

“抱歉,零余子,我并没有真正责怪里的意思,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你一下。”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