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剧本【1w字大章】(1 / 2)

圣域乐园 墨中取炭 12282 字 1个月前

优雅的旋律从舞台上响起。

这是一处封闭式的大型歌剧厅,柔和的灯光洒落在舞台上,照映出演员们那精心雕琢过的每一个表情。

舞台下,观众席满座,每个人都沉浸在台上的表演当中,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喧闹和寂静在这里达成了完美的统一。

而在剧院周围的包厢中,一名穿着白色西装,头戴白色礼帽的优雅青年男子正坐在座位上,微笑着品尝手中的美酒。

在他的身前,一本看起来就格外引人瞩目的笔记正摊开在桌上,自行翻动着。

纸张的哗啦声中,一行行内容从中呈现出来:

“太阳神教的九阶契约者兰斯在风海大陆中不小心接触到了一件原罪物,身为先驱的他很清楚这些涉及到深渊力量的事物的可怕,他很明智,果断放弃了自己的任务,返回了乐园中。”

“这很正确,原罪物的可怕不是一个九阶契约者能沾染得了的,哪怕他是先驱,但很可惜,兰斯还是低估了原罪物的力量,他已经沦陷了。”

“可怜的兰斯受到原罪物的影响,心中对太阳的信仰扭曲成了想要让太阳吞噬一切的疯狂,先驱兰斯,已经变成了违规者兰斯。”

“太阳神教中的其他先驱及时做出了反应,但很可惜,他们还是慢了一步,他们让兰斯逃到了现世,兰斯将在那里正式踏出违规者的第一步。”

“倒霉的兰斯撞上了一个不该撞到的人,莱莱神教的04296,即使同为先驱,但身为代行者的04296显然不是兰斯所能抗衡的。”

“不出所料,兰斯被抓住了,但他很聪明,他将自己生命本源和太阳圣剑绑定在了一起,如果04296敢直接杀掉他,这枚太阳圣剑就会直接在现世引爆。”

“04296选择等待太阳神教的人过来处理兰斯,这是正确的,最多一天的时间太阳神教的人就会赶到,届时只需要一名太阳神教的炼金师勾一勾手指,兰斯身上那枚太阳圣剑就会直接解除绑定。”

“兰斯的问题暂时解决了,但04296却并不开心,因为他多了一个更棘手的麻烦,和兰斯的战斗导致结界遭到了破坏,几名普通人类不小心出现在了这里。”

“辛莱莱,一个本来与乐园毫不相干的普通人,因为被自己的朋友带出来游玩,所以来到了04296暂居的太阳神庙中。”

“旅客因为疲劳选择在神庙里休息,这是很正常的,但很不巧的是,辛莱莱在休息时撞见了某个存在,某个…绝对不该出现在那里的存在。”

“尽管辛莱莱自己并没有任何感觉,可与某个存在的相遇,却已经严重干扰了他那微弱到比头发丝还细的命运。”

(大段的空白,直接跳到了下一页)

……

“故事有了新的起伏,好在剧情并不会因此而偏离轨迹。”

“因为偶然见到了某个未知的存在,辛莱莱自身的存在短暂地变得稀薄起来,这导致04296不小心忘了喊睡在客房中的辛莱莱起来,每个人都会有疏忽,这很合理。”

“本该恰好在04296暴露出超凡力量时醒来的辛莱莱竟然提早醒来了,看来他的睡眠质量堪忧,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辛莱莱居然决定在这个时候下山,明智的选择,这样他就能完美错过兰斯自杀带来的波及了。”

“只不过,虽然辛莱莱并不是路痴,但刚刚睡醒的他因为犯糊涂在山上迷路是很正常的,这并没有什么不妥。”

“哦,太倒霉了,可怜的辛莱莱在山上迷路的这段时间里,兰斯自杀了,身为太阳神教的疯子,他根本就不会恐惧死亡,同样的,04296也不可能预测到一个疯子会在什么时候自杀,这很合理。”

“太阳圣剑在现世被引爆,兰斯利用自己先驱的压制解除权限,成功让这枚太阳圣剑绽放出了它完整的威力,一场巨大的风暴即将掀起。”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兰斯还是低估了04296的实力,太阳圣剑的爆炸瞬间就被04296压制住了,这枚本该炸毁一个现世的炼金炸药,最后却只是毁掉了一座树林,本该震动整个乐园的大新闻最后却变成了煤气泄漏的小报道,令人惋惜。”

“当然,兰斯的死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倒霉的辛莱莱刚好被兰斯的自爆波及,但神奇的是,身为普通人的他竟然侥幸在这场爆炸中留了一口气,这很正常,每个人都会有幸运的时候。”

“剧情回到了正轨上,04296没有理会乐园的暗示,而是接引辛莱莱进入了乐园中,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辛莱莱的遭遇会让他回想起某位故人,以04296的性格,他不可能对此见死不救。”

……

“辛莱莱顺利通过了乐园的试炼,并且因为乐园的等价原则,乐园必须对他进行补偿。”

“作为在不到一个小时内就通过试炼的优异新人,虽然他的天赋有所欠缺,但在身为至强者兼合法临时契约者的剧作家的担保下,理所当然的,辛莱莱被纳入了培养名单,获得了最高档次的补偿,得到进入鬼灭之刃世界锻炼两年的机会。”

“鬼灭之刃是一个难度浮动相对较高的世界,所以身为新人的辛莱莱在一进入时就失去了所有的队友,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时空流速异常的福利,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命去享受的。”

“辛莱莱成了01-32号鬼灭之刃世界中唯一存活的契约者,可喜可贺,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安心发育两年了。”

“是的,身为普通人的辛莱莱,一定会选择安心发育,而不是提前去完成乐园的主线任务,这是符合他能力的选择,无须质疑。”

……

“辛莱莱的实力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唯一令人遗憾的就是他在刀术上的进展,真可惜谁叫鬼灭之刃世界恰好是刀术特化的世界,而他在刀术上的天赋又刚好差到惊人呢?”

“辛莱莱开始推进他的主线任务,他不知道的是,因为一场发生在原生世界中的时空风暴,导致极少部分衍生世界的时空受到了影响,本该在00-01号鬼灭之刃世界进行考核的执死者,被迫在辛莱莱所在的01-32号鬼灭之刃世界中进行考核。”

“这对辛莱莱并不公平,但根据乐园的先驱保护条例,因时空波动而被迫更换到受到其他契约者干预过剧情的衍生世界中进行考核的执死者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更为严重。”

“剧作家支付了整整2万盎司时空之力和10级权限等级向虚空之树和圣域乐园申请严格审查执死者受到的不公正待遇,真意外,他难道也想当正义的伙伴吗?”

“在严格到近乎苛刻的审判公证下,乐园不得不选择了最公式与死板化的流程,而这套流程中先驱保护条例的优先级是远远高于新生契约者保护条例的,因此结果已经不言而喻。”

“乐园做出了符合流程的判定,执死者得到了应有的公正,令人欣慰。”

“剧作家继续向乐园提供了举报材料,根据他的供词,名为辛莱莱的契约者威胁他强制为其进行担保,以此来让自己得到的补偿收益最大化。”

“这是毫无逻辑的,但在公式化的流程中,唯二的判据就是初始条例与双方的信用等级,其余的内容都只能作为附加项目来考虑。”

“于是,合情合理,作为虚空之树和圣域乐园信誉度都超过10万点的三好良民的剧作家得到了公正的判决,乐园将通过他的申诉请求,锁定辛莱莱的主线任务内容。”

“莱莱神教的百花察觉到了不对,但已经太迟了,剧情已经不可逆转,辛莱莱的结局已经注定。”

……

“执死者是一个很优秀的契约者,她在现世的经历让她得以锻炼出了敏锐的直觉和灵活的头脑。”

“即使没有乐园提供的提示,以执死者的头脑也能够通过从无惨那里套出的信息和自己搜集的情报慢慢推断出辛莱莱的主线任务并以此布置下陷阱,但这起码需要一周以上。”

“而在拥有了提示后,她只用了一天半便完成了这一过程,甚至比剧作家预计的还要快上半天,这很符合她的身份,不愧是上一批契约者中最优秀的一位。”

“唯一可惜的是,乐园的新生契约者保护条例终究还是对执死者做出了限制,禁止了执死者调动上弦去围剿辛莱莱。”

“不过,这没有关系,以辛莱莱的实力,一个辘轳其实就完全够了。”

“执死者察觉到了一丝违和感,但是没关系,她最终只会得出是乐园有意让她讨伐辛莱莱的答案。”

“能得到先驱考核资格的执死者无论是实力还是头脑都是远胜于辛莱莱的存在,再加上她高达9点的幸运值,没有任何意外,辛莱莱落入了她的陷阱中。”

“不过,辛莱莱并不用担心,鬼灭之刃世界的灵魂规则很特殊,因此即使被击杀,他的灵魂也会因为强烈的不甘而留在原地,而非直接死亡或者进入转生当中。”

“届时,因为某些原因,辛莱莱的灵魂会碰巧被藏在鬼灭之刃中的原罪分身所吞噬,原罪分身将会成为新的‘辛莱莱’,继承他的一切,替他斩杀执死者以了结因果,并得到先驱考核的资格,顺利回归乐园之中。”

“可喜可贺,故事有了圆满的结局。”

……

(大段的空白,纸张出现了严重了的褶皱)

“不可思议!辛莱莱击杀了身为下弦之贰的辘轳!他没有死在辘轳手中,那只叫零余子的女鬼,竟然为了活命选了与辛莱莱合作!”

“执死者不该派这么多下弦来的,她太高看这群蠢货了,在战胜敌人之前,它们会先因为自己的欲望而产生内讧!”

“就如同命运在眷顾着他一样,辛莱莱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逃过了一劫。”

“但是,命运不会永远眷顾谁,辛莱莱和辘轳战斗时的动静太过巨大,导致在另一个方向的釜鵺与病叶的目光成功被吸引到了这边来。”

“辛莱莱选择独自与病叶死战,这是正确的选择,可惜的是,执死者早就预料到了这一步。”

“辛莱莱与病叶陷入苦战之中,这一次,不会有人来帮他了。”

“病叶的大意让他败给了辛莱莱,但是没有关系,时间已经到了。”

“执死者的计划启动了,在被提前预判到了所有主线任务的情况下,辛莱莱的结局已经注定了。”

“辛莱莱倒下了,真可惜,如果他能再多坚持十分钟,开启了斑纹的灶门炭治郎就能赶过来了,在呼吸法的共鸣下,他说不定可以靠开启斑纹侥幸逃过一劫。”

“可这又能怪谁呢?没错,虽然主线任务被锁定了,但乐园已经给了他充足的时间,是他自己不懂得努力才给执死者抓住了这个机会罢了,理论上,只要他能提前完成第三环主线任务,那么这一场死局他就完全可以避免开来。”

“不过很可惜,辛莱莱不可能抓得住这个机会,因为他只是个平庸的普通人。”

“辛莱莱陷入了濒死状态,属性剥离带来的痛苦太过迅速也太过强烈,甚至让辛莱莱来不及发动团队技能就昏迷了过去,否则的话,他说不定还可以靠着放弃任务来给自己带来一线生机。”

“乐园烙印中储存的生命本源最多为他延续三分钟的生命,但炭治郎在三分钟的时间里不可能赶得到这里。”

“没有人能救的了辛莱莱。”

“是的,辛莱莱将会怀抱着强烈的不甘,以人类的身份死在这里。”

……

(明显的涂抹痕迹,纸张都出现了一定破损)

“太幸运了!实在是太幸运了!”

“因为辛莱莱曾遇见过某个存在,从而导致他的命运受到了严重的扰动。”

“这种扰动具备扩散的特性,但却异常微弱,它影响不了身为代行者的04296,也影响不了已经被确定了命运的辘轳等人,更撼动不了身为世界之子的灶门炭治郎,但是,却成功改变了那个叫零余子的无关紧要的小角色的命运。”

“于是,超出了剧作家的预料,零余子从病叶口中救下了辛莱莱,并将他变成了鬼,通过鬼之血脉的属性补正,成功避免了辛莱莱的死亡。”

“剧作家精心准备的剧本,成功被一个连三句台词都凑不出的小角色打乱啦!”

“可喜可贺,故事又有了新的起伏!”

……

(大段的空白)

“剧情第一次迎来了转折,不过,这并不会影响已经注定好的结局。”

“活下来的辛莱莱出于心中的不甘,决定利用零余子的力量进行反抗。”

“在零余子的帮助下,辛莱莱会顺利找到失去联系的鬼杀队的新的藏身之地,并且顺理成章地得到鬼杀队的帮助,但代价则是零余子会为了帮他吸引执死者的注意而死在执死者手中。”

“虽然即使不这么做,零余子也会因为无惨的诅咒而在痛苦中死去,但很显然,剧作家并不想看到更多的意外了。”

“身为重要剧情人物的珠世在辛莱莱的帮助下,侥幸躲过执死者的追杀,并成功与鬼杀队的汇合。”

“在辛莱莱的帮助以及一些意料之外的因素的帮助下,珠世成功在七天内研究出了变人药,让辛莱莱成功恢复了人类之躯,可喜可贺,这样辛莱莱就不用担心自己因为体内零余子的鬼血中的鬼舞辻无惨的诅咒死掉了。”

“故事开始回到正轨,辛莱莱又能继续以人类的身份死去了。”

笔记上的内容,暂时停在了这里。

“这么一看,还真是一个恶趣味的故事呢,话说你就这么用某个存在来描述我,真的好吗?”

一只手掌将笔记拿起,笼罩在黑暗之中的人影悄无声息地坐在了剧作家身旁,翘着二郎腿,戏谑地说道。

——剧本中的未知存在,此时此刻,直接出现在了剧作家的身边。

“你来这里做什么?”

穿着白色西装的剧作家神情不善的质问道。

包厢外的人群不知何时静止了下来,舞台上的演员也定格在了那里。

“这冷淡的语气还真是令人伤心啊,我还以为咱们多多少少也算是朋友呢?”

黑影摊了摊手,左摇右晃地说道。

“如果你能在其他的时候来找我,我会认真考虑上面这条建议。”

剧作家扶了扶自己的白色礼帽,语气冰冷。

假如把剧作家最不想见到的人排出一个名单的话,眼前这个会导致一切事态走向不可控制的未知和无序的究极混账乐子人绝对排在榜首。

虽然剧作家自己被誉为这个时代最恶劣的违规者之一,但剧作家很清楚,和眼前这个混账相比,他的恶劣程度甚至不足对方万一。

“这可真是个无情的条件呢,你明明很清楚,我是否出现完全取决于有没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黑影唉声叹气道,语气中充满了委屈,但下一秒,对方的声音就骤地一变,变得异常欢乐,甚至直接吹起了口哨:

“所以,当发现昔日的老朋友竟然谋划了这么有趣的事情的时候,我又怎么能不来观看一下呢,毕竟我可是投身于志趣的有高级追求的人啊!”

“高级追求,呵,我看明明是低俗的恶趣味吧?”

剧作家嗤笑一声,他完全不打算理会对方的解释,作为熟人的他很清楚,眼前这个混账的趣味究竟有多么扭曲和变态。

当然,这一点对剧作家而言其实无关紧要,他真正关心的,只有一件事:

“如果你没别的事的话,可以把你手中的东西放下了吗?”

剧作家扫了一眼黑影手中的空想之书,冷声道。

“不急不急,我还没看完呢?”

轻佻的语气从黑影的口中传来,只见他翘着二郎腿躺在一旁的沙发上,捧着空想之书,饶有兴致地翻看起来。

“让我看看,唔,一个普通人在挣扎中走向死亡的故事吗?还真是凄惨呢,明明做了那么多努力,却永远得不到相对应的结果。”

“但这是最‘合理’的发展,普通人之所以是普通人,正是因为他们的努力在真正的差距面前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意识到自己短时间请不走对方的剧作家也放弃了劝说,心平气和地拿起为自己倒上一杯红酒,细品起来。

“这么一说似乎也挺有道理的呢,不过这个剧本也太刻意了吧,巧合的地方明显多过头了好不好?”

黑影晃了晃手中的笔记,一个劲在在那评头论足着。

“呵呵,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巧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剧作家对此直接冷笑两声,如果不是眼前这个混账突然出现在现世还突然掺和进来一脚,他的计划现在应该已经实现了才对。

“唉,有这回事吗?啊勒,似乎我真的不小心掺和进来了呢,哈哈,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