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入戏(1 / 2)

圣域乐园 墨中取炭 4095 字 1个月前

“啧啧,还以为能看到灵魂的实体化呢?没想到是用这种方式吗?”

辛莱莱站在树梢上,看着眼前的景象,一阵称奇。

在他看到的景象中,并不存在什么锖兔,只有一片淡薄的迷雾,而炭治郎则正站在迷雾中,不断承受着无形的攻击。

“这小子还敢在日记里嘲笑我练刀的场景好笑,也不看看自己现在披头散发对着空气猛挥还莫名其妙在地上打滚的憨样有多喜感。”

辛莱莱嘀咕着,但望着炭治郎的眼神中的那一抹忧虑却是缓缓消散了。

“既然锖兔已经出现了,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不过,以防万一,之后没事来这多看两眼好了。”

打定主意后,辛莱莱站起身来,脚尖用力,向空中一跃,然后竟然稳稳地站在了空中,然后如同站在平地一般飞纵起来。

仔细观察可以注意到,辛莱莱的脚下不断有法术护盾凝聚,但维持了刹那便消散了。

这是这一年半里,辛莱莱通过研读04296给他的法术理论知识再加上不断使用法术护盾和法术利刃练习出来的一种技巧。

每次只用0.1点法力,凝聚一面巴掌大的极其薄但却较为牢固的法术护盾,用法力暂时把它托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存在时间极短的空中平台。

原理虽然简单,但具体实施起来却是把辛莱莱折腾的不轻。

怎样用最少的法力形成足够坚硬的护盾,以免出现刚踩上去护盾就碎了了情况,以及怎样精准而迅速的在脚底形成护盾等等。

即使理论到位,但真正实践起来时难度却依旧不小。

整个过程可以说充满了曲折,好在收获却也远超了辛莱莱的期待。

辛莱莱最初研究这个技巧的动力本来只是单纯觉得能在天上行走逼格很足,但当他正式熟练后却发现这个技巧在实战中的作用却堪称恐怖。

根本不需要刻意飞多高,只要能让他保持离地两三寸的程度,绝大部分的复杂地形对他几乎就无法造成影响了。

沼泽、雪地、水面……大部分会影响行动的地形对辛莱莱都将毫无意义。

“还有半年的时间,该做些什么好呢……”

在空中移动了一段时间后,辛莱莱停在了一处空地上方,盯着下方那块足足有两人高的圆形巨大岩石,思索起来。

和炭治郎一样,鳞泷左近次在半年前也给他安排了同样的考验,甚至他的考验难度要远超炭治郎。

“所以说,师傅他还真是看的起我啊。”

辛莱莱落在地上,抬头仰望着这块近一丈高,如同一座小山一样的巨岩,叹了口气。

锵~!

辛莱莱拔出腰间的制式日轮刀,随手一刀劈在巨岩上,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明明知道我刀术不好,还故意弄这种考验,唉。”

辛莱莱愁眉苦脸地看着手中震颤不止的刀刃,捂了捂耳朵,感觉牙齿都被颤的有些疼。

“我说师傅啊,要不咱换个简单点的,我觉得炭治郎挑战的那种大小的岩石就很不错您说是吗?”

辛莱莱转过身,看着已经站在自己身后的鳞泷左近次,揉了揉额头。

鳞泷左近次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辛莱莱,天狗面具后是什么样的一副表情辛莱莱感觉自己应该能猜到。

“你打算再等多久才肯劈开这块岩石?”沉默了一会儿后,鳞泷左近次用那一如既往的沙哑嗓音问到。

辛莱莱闻言,尴尬地笑了笑,挠着已经长出一头乌黑长发的脑袋,露出一幅疑惑的样子。

“哈哈,什么等多久啊?师傅您这话真奇怪,说的好像是我故意不劈开这块石头一样?您刚刚也看到了,就我这刀术水平,一刀下去别说劈开石头了,自己手都得……”

“来聊聊吧,说起来,你来这里也有一年半了。”鳞泷左近次忽然道。

正装模做样解释着的辛莱莱动作一滞,沉默了一小会,点了点头。

“真快啊……一年半的时光,感觉你们来这不过是昨天的事情。”

鳞泷左近次打量着辛莱莱,感慨到。

“但我的头发可没法一晚上就长这么多。”辛莱莱摸了摸自己的一头长发,打趣道。

“……你还是和刚来时一样,给人的感觉那么独特。”

“有吗?我感觉我挺普通的啊?”

“长相的话,的确。”鳞泷左近次横了他一眼,语气生硬了几分,辛莱莱顿时一个激灵,不敢再开玩笑。

“放松点,我没打算打断你的腿。”鳞泷左近次补充了一句,让辛莱莱彻底安分下来。

“说起来,辛莱莱,你在我教过的人里面,天赋应该是最好的一个,除了刀术上的天赋差了点。”

“师傅,咱们能不提刀术吗?”辛莱莱脸皮抽了抽,想到了某些并不光彩的回忆。

鳞泷左近次没有理会他,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你在刀术上毫无疑问是难得一见的蠢才,说真的,练习水车能把自己从山上滚到山下的,你是第一个。”

“那种空中翻转360°挥刀的反人类动作本来就不是给人练的!”

辛莱莱在心中腹诽到,但没敢说出来,只是在那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

“但是,你在呼吸法上的天赋,绝对是真正的天才。”鳞泷左近次话锋一转,语气变得认真起来:

“能够无师自通学会使用体内的能量,十分钟不到就学会使用全集中呼吸法,并且不到两个月就已经掌握全集中·常中,还有你自己自创的那些惊世骇俗的技巧……”

“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太多的不可思议,很高兴能挖掘出你这样一位天才,但最令我高兴的,是你的心并没有因此而迷失。”

鳞泷左近次说着,凝视着辛莱莱:

“你没有因为自己的特殊而自恃,对待炭治郎你也是始终如一,不曾因为他在呼吸法上的天赋不如你而瞧不起他。“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