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残废女丐(1 / 2)

那女子的连滚带爬,是真的连滚带爬,她站起来跑几步,然后不知道绊在什么东西上摔倒,变成滚地葫芦。

然后爬起来再次往前冲,她靠听声音,冲的方向略有偏差,没有冲着大堂的正门,而是直直地冲着窗户冲了过来。

几个亲兵大惊,以为是有人要威胁到屋里的几位大人,齐齐拔出刀来,拦在那女子前面。

几个丐妓在身后追赶着,似乎是想拦住她,可看那跑步的速度,却也不像有多努力,只是做个样子罢了。

与她们几个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飞奔而来的三个男人。他们中一个少了左臂,一个瘸了一条腿,一个瞎了一只眼,跑得像中了箭的兔子一样。

原本他们都是在往高炉里搬运尸体的,此时见那女子跑出来,都把尸体就地一扔,没命地过来追赶。

此时那女子已经被亲兵拦住了,又被飞奔而来的三个男人从后面抓住胳膊和头发,拼命地往回拽,发出更凄厉的嚎叫声。

萧风大喝一声:“住手,放开她!让她过来!”

亲兵们听到萧风的话,上前推开三个男人,把那女子解救下来,带进屋里,三个男人急得喊了起来。

“大人,她身上有皮肤溃烂之症,不能靠近啊,仔细害大人们生病啊!”

此时那女子已经被带到萧风面前,众人只看了一眼,顿时全身生出一股寒意。

两只眼睛没有眼珠子,两只手无力地垂着,一条腿是断的。脸上满是污垢,有好几条伤疤,像是刀割的。

戚继光忽然喊道:“这不是昨天那个女乞丐吗?原来是住在这里。外面那三个是她的同伙,昨天一起乞讨的。”

萧风看向戚继光,戚继光把昨天街上发生的事儿对萧风说了一遍,萧风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个女子。

库楚姆汗觉得戚继光讲得不够详细,生怕其中细节对萧风很重要,于是积极发言,用略显生硬的汉语补充说明。

“戚将军没有多少钱,给了她几十个铜板。我比较有钱,给了她一块银子。

戚将军说他还有些娘子赏给他的零花钱,但还没掏出来,这女子就被几个男人拉走了!”

戚继光满脸通红,瞪了库楚姆汗一眼,库楚姆汗莫名其妙,两手一摊,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萧风看着那女子,轻声问道:“你是要找我吗?你是什么人,找我干什么?可是有冤情吗?”

那女子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咿咿吖吖的,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猛然跪倒,嚎啕大哭,泪水从黑洞洞的眼眶中狂流而出。

萧风这才知道她没法说话,他看了一眼白胖子,白胖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大人,她不是我这一片儿的人。是那三个乞丐带来的,只是暂时住在我的栖流所里的。

她啥也不会说,手废了,也不能写字,也就没法盘问了,只能问她的三个同伙。

他们说也不知道她的来历,是在一处荒山野岭见到的,就把她带在身边一起乞讨了。”

那女子在旁边听见这番话,再次哭嚎起来,声音凄厉如夜枭,暗哑如鬼泣,让人全身发抖,寒毛直竖。

萧风皱皱眉头:“这话听起来,难道不觉得有些可疑吗?你就这么信了?”

白胖子尴尬而又无奈:“大人,我们丐帮是有规矩的,外地乞丐到本地入伙,只要依照规矩交份子就行。

他们几个白日上街乞讨,晚上回来住宿,从不闹事,有生意来了,背柴火也很卖力。

丐帮有丐帮的规矩,相逢莫问来路。我虽是本地团头,但毕竟也不是官府,管不了那么多事儿的。

再说他们这种残废的乞丐,在丐帮里叫‘苦花子’,最是凶狠,对自己凶狠,对别人更凶狠。

他们在丐帮中人多势众,十个花子里有四个‘苦花子’,而且自成体系,十分团结,各地团头也都不愿多事的。”

萧风冷冷的看着白胖子:“他们住在你这里,给了你多少银子?这女子形状之惨,触目惊心,你就不怕惹出大事来?”

白胖子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大人啊,算了吧。不论男女,不管什么身份,进了‘苦花子’的门儿,就算是投错胎了。

大人你看这女子,不能说,不会写,能问出什么来呀?他们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听吧,没办法的。”

萧风一股怒气上涌,他也大概知道丐帮中的一些事儿,只是丐帮和白莲教不同,并不造反,也不会危及朝廷。

大明并非是完美世界,内忧外患太多,这些年萧风斗严党、灭白莲、平苗疆、收草原,统女真、交西藏、打倭寇、结联邦、战罗刹。

随便拎出哪件事儿来,都比丐帮对大明的危害大得多。这就像房子还在失着火呢,你能有心思去拍身上的蚊子吗?

可今天,这个女乞丐出现在萧风的面前,让丐帮中原本遥远而隐秘的黑暗角落忽然被揭开,赤裸裸、血淋淋的呈现在萧风面前。

自从太祖朱重八登基之后,对乞丐就有三分优待。但要注意的是,乞丐和丐户其实还是有区别的。

原本的丐户其实只是一些战败后留在南方的蒙古人和色目人,让他们当丐户是朱重八为了报复他们的祖宗。

丐户只能从事贱业,例如耍猴卖艺唱曲等,但并不包括直接伸手乞讨,真正的乞讨,那是乞丐的特权!

而且丐户据说还要交税!这真是太苦逼了,本身干贱业就够悲催的了,还得交税,家人们谁懂啊!

反观乞丐,不但有权直接伸手乞讨,还不用缴税,这份特权吸引了大量贫苦百姓,尤其是无房无地游民的加入。

大概朱重八也没想到,因为他对乞丐的三分香火情,让乞丐在大明居然还成了一个受不少人追捧的职业。

抢手的职业,自然就要有准入门槛儿。让官府核实谁有资格当乞丐,这事儿确实是有点太无厘头了,也管不过来。

所以太祖设立了规矩,在各地丐帮设立了团头,团头有权利决定当地乞丐的加入和开除。

例如张三穷困潦倒,实在活不下去了,决定当乞丐去。他必须要到当地的团头那里面试。

团头首先要核查张三的财富情况,是否符合当乞丐的要求,最基本的要求也得是无房无地,居无定所。

注意,这是一条硬标准,比应届毕业生,本科,学士学位的要求还要硬,如果发现你有不动产,基本是一票否决。

当然你的家产是怎么搞没的,因病返贫还是吃喝嫖赌卖了,这些团头是一概不管的。

就像面试单位看的是学位,至于学位是自己学出来的,还是通过活动教授拿到的,单位不会过问。

满足了这个硬标准后,还要表决心,证明自己打算从事乞丐这份很有前途的职业,并发誓对团头效忠,遵守丐帮的规矩。

思想上也达到了标准之后,团头如果看你是个人才,就会给你一次实习的机会——穿上乞丐服,上街乞讨。

如果实习成绩理想,确实是个人才,团头就会收下你,并向当地官府汇报,张三已经不是良民了,从今天起他是丐帮的一份子了!

这种管理方式,看起来挺完善,但实际上是有漏洞的。

因为平时还好说,一到灾年荒年,大批流民逃荒乞讨,户籍管理就会暂时出现崩溃。

而各级官府对这些逃荒者的管理是很困难的,于是他们就干脆推给了丐帮的团头,减轻自己的责任。

那些还想着回家种地的,自然不会加入丐帮,但那些对生活已经没了信心的,或是平时就好吃懒做之辈,也就趁此机会加入丐帮了。

一来二去的,丐帮的人员成分变得越来越复杂,人数也越来越庞大,最可怕的是,官府和团头手里已经完全是两本儿账了。

官府手里的是外账,某地有乞丐若干,全国有乞丐若干,报到朝廷上,朝廷一看这个数字还不算多,太平盛世啊!

团头手里的是内账,实际乞丐人数至少是朝廷外账的两到三倍!而最最可怕的就是,团头手里的内账,也不能完全覆盖真实数字。

所以乞丐中有大量的黑户,这些人就像在大明朝隐形了一样,他们的生死无人关心和过问,同样的,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无人关心和过问。

就像此时,萧风询问白胖子:“这几个乞丐,你知道他们是从何处而来的吗?”

白胖子点点头:“他们有山东清河县团头的手条,证明他们在山东清河县呆过。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