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蟾月无言,明亮依旧(1 / 2)

荡魔 八千妖孽 5201 字 12天前

枯竹和尚并不好对付,即使严义把【两仪伏魔阵】部分之权柄交给了宁长真,但在枯竹和尚知晓自身必死无疑之后,死志浓郁,爆发了远超平常的战力。

因此,宁长真捱了枯竹和尚一下金刚杵,只是一下,打的宁长真骨断,真气像是不听调令的溃兵,霎那间没了一战之力。

可在高丘支援过来后,骁勇的枯竹和尚同样没了丁点翻盘的机会。

看着枯竹和尚倒下的妖魔体魄,严义重重松了口气。

“多谢高千户两次救援的恩情!”他抱拳道。

高丘摇头叹息道:“怪我,不该去打枉水那头虾魔,以至于调走了太多人手,轻视了金山洞。”

“高千户何必自责?只说王世略和天狼找来的群魔,单单靠魏县斩妖司的斩妖人,必不是其对手。”

“唉,是啊,蟠龙岭、雀鼠谷、护大王寺、撞云县皆来了上品知命境妖魔,打到最后,只将龙葬花打走,撞云县的裴獾眼看大事不妙是自己退走的。我原想着就在阳县城下斩杀了王世略,可这头狼妖,太狡诈了。”

严义道:“如此局面,幸甚幸甚。”

他做好了阳县城破所有人战死的准备,却没料到徐师顺和赵蟾斩杀了心雀真人,打开了些许局面。

其实,心雀真人战死,仍是妖魔一方占了上风。

但接下来,赵蟾弯弓搭桃枝,射死了天狼,彻彻底底打开了局面,裴獾退走,正因天狼的死!撞云县想在怨堂和千山翠峰谷之间两方投注。

何况,高丘击退了龙葬花,王世略没了一大助力,便需要考虑退路。

“我带来了魏县斩妖司的斩妖人,我们清理残余的妖魔,你……你去看望下阳县斩妖司的人吧。”

“好。”严义脸上终于露出了无限悲痛。

为赵蟾收回钉在地面的桃枝,他回到了城墙,一面掐诀令地龙返回地脉,一面看着甬道上堆积如山的妖魔尸首脚步沉重地慢慢的往前走。

“千户。”孔燕行咳着血,无精打采的喊了声。

严义拿出疗伤丹药,喂给他:“伤势如何?”

“要不了我的命,但……此生无望知命境了。”孔燕行突然凄惨的笑了笑,“比其他人幸运多了,毕竟我还活着。”

“暂且休息,稍后我命人抬你回县司。”

离孔燕行不远处的是两具尸首,以及三具源水村的狐妖尸体。

都残缺不全,足见为守城头,和妖魔厮杀之壮烈。

严义怔怔看着那两具斩妖人的尸首,一人是兵器房的萧献,另一人则是宁长真的徒弟……北落昼。

他们即便是战死,也未放过哪怕一头妖魔进城。

严义拭去泪水。

这段城墙不缺乏筑基境妖魔尸体,他记得只有一头狐妖是下品筑基境,其余都是采气境。

换而言之,他们以弱搏强,杀掉了五头筑基境妖魔。

“你们该活着的,都是上获之功,府司必定大赏你们。”

整理了好一会儿心情,严义来到下一段城墙。

左蒲断裂的半截刀身插进了一头中品筑基境妖魔身体里,他则是坐在妖魔尸首上,冲着严义咧嘴一笑。

满嘴鲜血。

一笑。

血滴滴答答往下淌。

严义蹲在左蒲身前,探去一缕真气检查了下伤势。

左蒲的伤势较之孔燕行重的多。

现今还活着,得益于他的体魄健壮。

“北落昼和萧献死了?”左蒲含糊不清问道。

严义沉默了许久,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又非常小声的嗯了一声。

“都是好样的,萧献本来不在这边的,看到北落昼遇险,赶忙前来支援。”

左蒲说到这里,顿了顿,“赵蟾死了吗?”

“没死。”

“那便好,我也未死,可以继续请他吃半年的大鱼大肉了。”

“赵蟾跟徐师顺杀了雀鼠谷的心雀真人,它是上品知命境,赵蟾又独自斩杀金山洞四洞主王斐……”

“这小子,嘿,厉害啊!”

“不算完,他弯弓搭桃枝,射死了天狼。”

左蒲极想痛快的哈哈大笑,尚未笑出声,喉咙像是破风箱,喘的不成样子。

“我马上找人送你去医馆。”严义急道。

左蒲摆了摆手:“不必了,疗伤丹药我吃了一瓶,死不了,就是遭点罪而已,小事情。赵蟾……千户……”

“嗯?你想说何事?”

“我求你一件事。”

“你说。”

“千万别让其他人得知桃枝的玄妙。”左蒲的目光落在了严义手里的桃枝上,“赵蟾是我前所未见的天之骄子,他应该斩杀无数妖魔,绝对不应倒在自己人手里,他不是玩弄阴谋诡计的料……千户……”

严义欲言又止,心绪翻滚之下,缓缓开口道:“此事我一直没说,你可知游居镇的百宝真人潘喜十有八九是赵蟾的护道人?”

左蒲惊讶的注视着严千户的表情,观其不似信口胡诌。

“赵蟾身在阳县,我便是他的护道人。”

听见这般言语,左蒲提着心方才落下,低声道:“赵蟾不是阳县斩妖司这座小庙容的下的,但他去了府司会更加危险。”

“已经不危险了,他成了筑基境修士。”严义若有所指,“这杆桃枝要不了赵蟾的命,真正要他性命的,另有其物。不过,纵然是大镇抚使,如今也察觉不了了!”

“你且在这儿先歇息着,我去看看其他人。”

左蒲沉吟不语。

张冬至的情况比左蒲更加严重,已是命悬一线,全靠一口气吊着。

他摩挲着银枪上的【晚晴】二字,依着女墙,眯眼看着魏县斩妖司的斩妖人在城下将攻城的妖魔一一斩杀,即使是未曾经历惨烈厮杀的魏县斩妖人,在斩妖除魔期间,亦是有人倒在了妖魔爪牙之下。

做了斩妖人便要同样做好战死的准备。

可惜张冬至已经帮不了什么忙,他的真气枯竭一空,早就没了战力,若非魏县斩妖司及时插手,下一个战死的将是他。

严义先是下城墙帮斩妖人屠戮群妖,再返回城头站在了张冬至身侧。

依然是度进一缕真气检查他的伤势。

张冬至道:“左蒲没死?”

“没死。”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