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七十四 孽障!(1 / 2)

大夏镇夜司 庞飞烟 11943 字 12天前

秦阳你不会觉得不说话就可以当没事发生吧?”

见得秦阳不说话,赵辰风却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对方,听得他冷笑一声再次开口,口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哼,真以为这样的小伎俩,就能替赵棠这个小贱人脱罪吗?”

赵辰风越说越气,尤其是看到那三具尸体的时候,更是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赵棠碎尸万段。

“行吧,那就再等等看!”

秦阳淡淡地看了一眼有些失态的赵辰风,既然这些人都不愿暂时按下这件事,那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等,等什么?”

殷桐粗声粗气地接口出声,听得他沉声说道:“都到这个时候了,拖延时间有用吗?”

显然众人都觉得秦阳是在拖延时间,而一想到这个事实,不少人的心头都浮现出一道威严的身影。

毕竟他们都知道,这个叫秦阳的年轻人,身后的背景可不仅仅只有洛神宇这一个掌夜使。

想到这里,殷桐突然觉得有些夜长梦多起来。

赵家诸人想来也是意识到了这一节,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赵家人的心中,秦阳身后最大的靠山,一直都是另外一位掌夜使齐伯然,而不是已经现身的洛神宇。

真要让剩下的那位掌夜使也赶到赵家,那就是二对二,到时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那可就谁都无法预料了。

“当然有用!”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爽朗的声音突然从赵家大门外传来,让得所有人心神一凛,尽都将目光转到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而这一次众人心中虽然有所猜测,但呈现在他们视线之中的身影却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对于其中一道,在场所有人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那正是四大镇夜司中的最后一位:齐伯然!

自此,今天在这小小的赵家院落之内,镇夜司四大掌夜使终于聚齐了,隐隐间分为了两个阵营。

其中赵古今和殷桐站在赵家一方,而齐伯然和洛神宇则是站在秦阳一方。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暂时还不知道。

只不过相对于其他所有人,当赵家嫡女赵云晴看到跟在齐伯然身旁的那道身影时,身形顿时狠狠一震,满脸不敢置信之色。

“是他?!这怎么可能?”

赵云晴的心中脑海掀起了惊涛骇浪,此时此刻,她忽然有些明白刚才秦阳所说的“再等一等”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与此同时,原本因为气血两空而极度萎靡的赵棠,在看到那道身影的时候,气息忽然变得粗重了许多,脸上也涌现出一抹红晕。

“棠棠,没事,有我在呢!”

秦阳感觉到了赵棠的动静,便是轻轻拍了拍后者了肩膀,让得赵棠若有所思地侧过头来,深深地看了秦阳一眼。

“你早就知道?”

这就是赵棠心中的疑惑。

显然她也意识到之前秦阳说过的“再等一等”那句话,或许等的就是眼前被齐伯然带进赵家的那个人了。

“嗯,确实比你知道得要早一些,不过这都是齐叔的功劳,我可没帮上什么忙!”

秦阳脸上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并没有刻意隐瞒一些事情,这让赵棠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

是的,那个毕恭毕敬跟在齐伯然身旁,气息有些萎靡,像是重伤未曾痊愈的中年人,正是五年前重伤赵棠的罪魁祸首。

这也是赵棠和赵云晴在看到那人的形貌时,心情各不相同的真正原因。

其中赵棠只是心中感慨,知道当年那件事的真相之后,也对赵云晴的恨意,其实要远在那个融境变异者的敌人之上。

立场不同的敌对阵营,被对方打成重伤,那只能算她技不如人,没什么可说的。

但这其中有着赵云晴这个赵家嫡女在后边算计,性质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当初的那人,只有融境中期的修为,比赵棠只高了一小个段位,以赵棠的天赋和战斗力,真要拼命的话,未必便没有机会。

只可惜赵棠连拼命的机会都没有找到,便被对方重伤打散修为,从此沦为一个普通人,再无镇夜司小队队长的风光。

事后赵棠才知道,自己跟敌人的差距其实并没有那么大,之所以摧枯拉朽败下阵来,实则是中了赵云晴暗中施展的奸计。

这么多年过去,赵棠对此人的恨意其实已经很淡薄了,她所有的仇恨,全部转嫁到了赵家人的身上。

可赵棠又清楚地知道,如果没有此人,赵家人当年的阴谋诡计就不可能真相大白,这可是最重要的一个证人。

而相对于赵棠,赵云晴的心情可就变得极其恶劣了。

她得到的消息,是这人早已经逃到了国外,似乎还跟国外的某一方势力有所合作,就算是镇夜司想找,多半也是无功而返。

更何况为了一个已经变成普通人的赵棠如此兴师动众,甚至可能引起两方大变异势力的交恶,镇夜司也得好好掂量掂量。

最终五年时间过去,那人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也让赵云晴越来越放心。

她心想当年之事的真相,终究是不可能浮出水面了。

然而此时此刻,就在赵家遭受百年来最大惨烈磨难的时刻,那个赵云晴最不愿意看到的人,竟然就这么跟着齐伯然走进了赵家总部的大门。

这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又会给赵家带来什么样的影响,赵云晴一时之间都有些不敢再想下去了。

“小晴,你怎么了?”

一直站在赵云晴身旁的赵家家主赵辰风,明显是发现了前者的异样,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当年赵云晴所做的事,虽然事后事无巨细地都告诉过赵辰风他们,可其他的赵家之人,明显是没有见过那个融境高手的。

既然赵云晴说首尾做得很干净,那人又已经离开大夏,赵辰风他们自然不会再去关注。

所以此时此刻,赵辰风还没有意识到那个人的重要性。

他一度以为宝贝女儿有些失态,是因为看到齐伯然来了呢。

众所周知,齐伯然乃是秦阳身后的大靠山,这位出现在这里,肯定是站在秦阳和赵棠一方的,这一点赵家之人都是知之甚深。

说实话就连赵辰风自己,都因为齐伯然的到来而心头一沉,毕竟现场局势再一次有了变化。

“爸,那个人……那个人是裴令!”

事到如今,赵云晴也知道躲不过去了,只能实话实说。

只是听得她说出的这一个名字,赵辰风隐隐觉得有些耳熟,却一时之间想不太起来。

实在是那件事过去得太久,赵云晴又不会时时刻刻将此人的名字挂在嘴边,就只是当初交代的时候提过一嘴,谁又能记得那么清楚呢?

“就是……就是当年重伤了赵棠的那个人!”

见得父亲脸现茫然,赵云晴只能硬着头皮又解释了一句,让得赵辰风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瞬间大变。

“该死的,你不是说他已经离开大夏了吗?”

赵辰风压得极低的声音之中有着一抹极致的暴怒,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个叫裴令的男人,对赵家来说会有多大的影响?

“我……我……”

然而这个问题赵云晴又怎么可能回答得了?

事实上她隐隐猜到一个答案,可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显然是齐伯然这尊大夏镇夜司的掌夜使神通广大,不知用了一种什么样的办法,找到了那个裴令,还及时带到了赵家。

这些过程很明显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齐伯然带着裴令及时出现在赵家,对赵家来说绝对不可能是一件好事。

“我说赵家主,你父女俩嘀嘀咕咕地说什么呢?”

就在这个时候,秦阳已经将目光从赵棠身上移开,转到了赵辰风父女二人的身上。

其口中发出的声音,也打破了场中的沉寂。

“你们刚才不是很能说吗?怎么现在变哑巴了?”

见得对方不说话,秦阳脸上冷笑依然,开口问道:“还有,这才五年时间不见而已,赵大小姐不会就不认识那位是谁了吧?”

秦阳说话的同时,已是抬起手来朝着齐伯然身边的那个男人指去,口气很有一丝玩味。

事实上秦阳也并没有见过那个裴令,但他跟齐伯然早通过气,知道后者已经抓住了这个当初害得赵棠跌落神坛的罪魁祸首之一。

至于齐伯然在这中间做了些什么,又付出了多大的代价,他固然没说,秦阳也没有多问,只是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天大的人情。

总之个时候齐伯然带着裴令赶到赵家,对秦阳和赵棠来说,无异于一场及时雨。

而这对秦阳和赵棠来说的及时雨,对赵家可就没那么友好了。

赵云晴心中都在暗骂裴令,你说你都逃出大夏了,那就好好在国外待着嘛,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还被大夏镇夜司抓住呢?

听得秦阳这话,赵古今和殷桐的脸上都是浮现出一抹茫然。

显然他们并不认识那个跟在齐伯然身边的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不过看秦阳的样子,还有赵家父女那一脸如丧考妣的脸色,殷赵二人心中都能猜到一些端倪。

此人的出现,必然对赵家没有半点好处。

“还愣着干什么?自己说说吧!”

在所有人都在打量裴令的时候,其身旁的齐伯然终于冷声开口,让得裴令身形狠狠一颤,不敢有任何怠慢。

“哦,忘了给你介绍,那边三位,是我大夏镇夜司的另外三位掌夜使,你若是有一字虚言,应该知道后果!”

齐伯然看似随意地朝着赵古今三人一指,口中说出来的话,让裴令的身形抖得更加厉害了

一个镇夜司掌夜使的齐伯然,都能让裴令如坠深渊了,没想到今天四大掌夜使齐聚,他还敢闹什么幺蛾子吗?

原本裴令确实是离开了大夏,并依附于南亚的变异组织婆罗门,凭着如今突破到融境大圆满的修为,他这几年过得很是潇洒。

可就在前几天,一尊婆罗门的合境高手亲自找到他说了一些事情,当时他就觉得不对劲,想要暗中逃跑。

没想到刚刚逃走没多远,便被那合境高手找到狠狠揍了一顿,最后将他亲手交给了身旁这位大夏镇夜司的齐掌夜使。

自那以后,裴令就完全心灰意冷了,同时也意识到了大夏镇夜司的强大,哪怕他逃到国外,也能被轻松抓回来。

而在回国的飞机上,齐伯然的一番话,却让裴令重新燃起了一丝希望。

那就是他如果按照齐伯然的要求,将五年前发生的某一件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那他这条性命就可保无碍。

直到那个时候,裴令才知道这位镇夜司的大人物千里迢迢亲自去婆罗门抓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实在是裴令当年在大夏做过不少恶事,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活命,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机会。

相比起被就地正法,裴令自然是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

哪怕他知道自己依旧会受到镇夜司的严厉制裁,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此时此刻,裴令知道就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若是自己敢在四大镇夜司掌夜使面前玩什么猫腻,那恐怕会生不如死。

至于那什么赵家,五年前的时候裴令或许还会心存忌惮,要不然也不会跟一个赵家后辈合作了。

可是现在,赵家这些人一个个奄奄一息,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区区一个赵家,有资格跟四大掌夜使相提并论吗?

“几位掌夜使大人好,小人名叫裴坚,原本是大夏的一名独行变异者,五年前的时候,我还只有融境中期的修为,是那位赵家大小姐赵云晴找到我,说要跟我做一笔生意!”

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裴令脑海之中的念头一闪而过,先是做了一下自我介绍,然后就直入正题,说起了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

随着裴令的侃侃而谈,当年赵云晴是如何跟他联系,又如何设计陷害赵棠的这一件陈年往事,终于缓缓浮出了水面。

虽说赵古今殷桐他们都知道,这个叫裴令的独行变异者,在大夏境内的名声很差,但正因为如此,做出这样的事才有更大的可能。

如果说之前秦阳的一面之词,只是让赵殷二人将信将疑的话,那这个时候由裴令这个当事人婉婉道来,可信度无疑是高出了十倍不止。

相对于这些旁人,赵家之人的脸色,却是随着裴令的话语,变得越来越难看。

无论今天之事如何,五年前赵云晴做的那一件龌龊事,恐怕他们是难以自辩了。

本以为秦阳和赵棠只是空口白牙,根本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来,那两大掌夜使也不会轻易相信没有证据的事。

可是现在,当年之事的当事人裴令,不知怎么被齐伯然找到,还带来了这里,将赵云晴当年所做的丑事,原原本本地呈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赵大小姐,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秦阳脸上冷笑依然,见得场中气氛古怪,便是开口问道,也将所有人的心神全部拉了回来。

“蛇蝎心肠!”

洛神宇怒骂一声,若不是身份摆在那里,恐怕她都会忍不住出手教训那个无比恶毒的赵家嫡女。

仅仅是因为心中的忌妒,就能对同胞妹妹下此毒手。

偏偏赵家在得知真相之后,并没有加以责罚,而是大事人小小事化了,拼尽全力遮掩。

甚至洛神宇还知道后来的事,因为怕赵棠出去乱说,赵家人又抓了赵棠的母亲作为人质,实在是让人不齿。

到了这个时候,赵古今和殷桐都没有说话,今夜之事暂且不提,至少在这件事情上,谁是谁非已经一目了然。

“不,裴令,你胡说八道,这不是真的,你为什么要陷害我?”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歇斯底里的声音从某处传来,正是赵家大小姐赵云晴所发,她似乎连身体的虚弱都忘记了。

“是啊,几位掌夜使,谁知道这是齐掌夜使从哪里找来的人,红口白牙诬蔑我赵家,简直太可恶了!”

赵家家主赵辰风接过话头,他先是将此事给定了性,然后意有所指地说道:“呵呵,齐掌夜使和秦阳的关系,想必几位掌夜使都有所耳闻吧?”

“当初齐掌夜使为了给秦阳出头,还亲自打上我赵家,把我二弟都打成了重伤呢!”

赵辰风再次提到一件事,作为镇夜司的掌夜使,又经常待在京都,赵古今这三位掌夜使确实是听到过一些风声。

由于是齐伯然亲自出手,就算那个赵家和殷家还有这个赵家有些关系,也并没有人多管闲事。

毕竟赵家又没有死人,不过是赔了一些钱而已。

只不过对于那件事,他们都只知道一个皮毛。

至于齐伯然为什么要找赵家的麻烦,还如此愤怒,他们就两眼一抹黑了。

直到此时此刻,赵辰风这个赵家家主自曝,他们才知道齐伯然教训赵家,竟然是为了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秦阳。

赵辰风之所以这样说,就是想让赵古今和殷桐二人知道,齐伯然早就跟秦阳穿同一条裤子了,力挺秦阳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