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抚国公将进京!(1 / 2)

叶狂知道,那世家豪门子弟绝大多数都是跟权臣穿一条裤子的,甚至他们本身就是权臣的家属或亲戚。

只不过,他们手中的权柄没有杨得昌那般大而已。

如此一丘之貉,要想从中找出忠于自己的人,光靠忠君爱国的思想那是做梦。

叶狂明白,只有利益的捆绑才是最牢固的。

可自己能给这些豪族子弟什么利益呢?

叶狂拿得出手的,正是这京营主将的职位。

想以此来让世家豪族子弟反对跟自己同阶级的权臣,那是不可能的。

但用此来保证其忠于自己,叶狂觉得应该可以。

他此时也很清楚,他面对的不只是杨得昌这个人,还有其背后的世家豪族以及各地的太守军阀。

这么一股庞大势力,若是直接硬攻。

势必会遭遇强烈反扑,就算是叶狂把杨得昌扳倒了,下一个上来的丞相也只会是第二个杨得昌。

早晚又会诞生第二个权臣。

所以硬攻是不可取的。

而叶狂知道,那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开始出现裂痕的。

这次推行科举,或许是能在这些豪族子弟间制造分裂。

叶狂自然无比重视,回到养心宫后,他就一直思考怎样推行改进这一次的科举,才能达到他的目的。

他让承恩找来宣纸,不停的在上面写写画画,思考着后世所知道的相关资料。

终于有了些眉目时,承恩突然上前拱手道。

“陛下,雪夫人派人来了。”

“嗯。”

叶狂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雪夫派人来有何事呀?”

“陛下,来人说雪夫人最近正钻研陛下给的乐曲,已有了些心得,还说陛下答应给雪夫人送来的乐器,夫人一件都还没收到。”

承恩如此道。

闻言,叶狂不由得一拍额头。

他猛然记起自己确实是答应给雪夫人送乐器来着。

但后来他就出宫去收拾京营了,把这事都给忘了。

“咳咳,那个,派人告诉雪夫人,乐器和乐谱等一会儿都会让人送去,让她别着急。”

叶狂随即又拿出几张纸,随便的画出了几件乐器,就交给了承恩,让他送去工部了。

中书省。

回到中书省的杨得昌脸色十分难看。

“丞相,如今该怎么办啊?”

杨得昌身边,高云鹤忧心忡忡的问道。

如今那齐尚书已经被押入天牢,兵部调遣粮草之权也被皇帝收了回去,就连京营的主将,都已经被换了。

这一局,叶狂是大赢特赢。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