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吃瓜(1 / 2)

“娟儿!”大伯母眼圈儿红了起来,心疼地抱住了女儿,不断地暗悔自己竟然光想着和婆家人联系而一时忽略了家里的养子。

“妈,我是不是,说错话了!”被母亲激烈的反应给吓了一跳的郑娟儿小声的说道。

“哪有,傻孩子,都怨妈不好,跟着妈,苦了你和光明了!”大伯母抚摸着女儿的头发难过的感叹道。

“妈,您别这样说,我们不苦的!”郑娟儿懂事的安慰着母亲。

一旁的王秀军看着忽然就陷入了苦情剧的大伯母娘儿俩,感动之余也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毕竟三辈子加起来都没经历过什么真正苦难的他,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劝慰才好,只能在一旁静静地看着,更有些不明情况的病患家属已经注意到了这边儿的情况,正交头接耳的小声议论揣测着,而且还有着越聚越多的趋势,硬是让本就沉痛的气氛凭添了几分的尴尬。

“快看,那娘俩儿怎么回事儿?”这是好奇心比较重的。

“家里出事儿了吧?”有人揣测道。

“那不是六号房的郑大婶儿娘俩么?昨个儿还说是亲戚找来了,挺高兴呢,怎么这一早又哭起来了?”这是消息比较灵通的。

“该不会是被欺负了吧?看那个男的长得贼眉鼠眼的,就不像个好人!”这是个长相猥琐,嫉妒王秀军帅气面容的。

“你这话说的,人小伙子哪就贼眉鼠眼的了?明明长得挺板正啊!不对,应该是挺俊俏的!”这是说话比较公道的。

“长得俊俏有什么用?陈世美长得俊吧?还不是不干好事儿?让老包给闸了!”还是嫉妒王秀军长得帅的。

议论的话题五花八门,还时不时走偏一下,不过总体的论调还是更倾向于可怜的娘俩儿被人给欺负了,没办法,一个衣着光鲜的小伙子,一对儿衣衫破旧还正在哭泣的,一看就属于是弱势群体的母女,这场景任谁看了不得多想。

听着这些人叽叽喳喳的嘀咕声,王秀军那个郁闷劲儿就别提了,一直都喜欢吃瓜的他没想到自己也成了瓜,这时候他倒是情愿自己的听觉别那么敏锐了,不过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随着吃惯群众越来越多,议论声也越来越大,已经从一开始的窃窃私语,向着菜市场的方向发展了,更有吃瓜群众不满足于揣测议论,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直接上来主持正义了。

“这是出什么事儿了?”这是新到场的吃惯群众,一个身材壮硕丝毫不下于老爷们儿的大妈,一只手挽着挎篮子,另一手里还领着两水壶凑了过来。

“刘家嫂子,你来的正好,你们病房的郑婶儿让人给欺负了!”已经有了自己结论的热心群众说道。

“什么玩意儿!?还有这事儿!?”刘大姐一听就火了,把东西往地上一放,直接就撞开人群挤了进来,径直走到长椅前面开口询问道“郑家婶子,这是怎么了?我咋听说有人欺负你了?”

“什么欺负?没,不是,你误会了,刘嫂子,没人欺负我。”缓过神儿来的大伯母这才恍然注意到已经成了众人的焦点,连忙出声否认。

“误会了?那你们娘俩儿大早上的哭天抹泪的,整这一出是干什么呢?”刘大婶儿仍旧有些怀疑的问道。

“这个啊,那不是昨儿晚上我家大侄子找来了嘛,刚来给我们娘俩儿送早饭,还说起了一些亲戚故交的事儿,那么多年没有音讯了,这乍一听到消息,一时间激动地!让您费心了!”大伯母半真半假的解释道。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