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她最像岑清慕(1 / 2)

婚纱应该是所有的女孩子一生都会做一次的梦。

站在白色圆台上的女孩子身穿抹胸白色婚纱,蓬蓬裙的造型衬托的她宛若天使一样。

裙摆上的碎钻在灯光下璀璨交错,站立的人美的宛若天降一般。

莉丝和季曈不约而同的发出感叹,疯狂点赞。

“太美了,我就说最合适你吧,简直不要太美了。”莉丝说着将手捧花递给她。

岑璇接过来,环顾四周的镜子她有些不太自信。

“真的可以吗?”

穿上这裙子,她有种自己被封应的感觉。

“美极了。”季曈说着拿出手机开始拍照。

“这才试了第一条,后面还有那么多呢。”

步禅提醒正在拍照的两人。

莉丝和季曈收了手机对视一眼。

“还真的是。”

总归今天这一天时间还长,慢慢试吧。

“阿璇穿什么都好看,我们就从这些之中挑她最喜欢的就行了。”季曈笑眯眯的开口。

莉丝闻言欢天喜地跟着她一起走到陈列的裙子中间挑选。

岑璇和步禅对视一眼,轻笑出声。

“不过你说昨晚上邓明安排人送到你家里的礼物,都是些小玩意儿?”

步禅状似无意的开口,继续刚刚两人聊天的内容。

“对,我看着像是从L国买的什么特产吧。”

总归她也没看仔细就被沈霁渊给关上了,等到今早上睡醒了才发现那盒子早就被沈霁渊给送回去了。

她倒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有一点,邓明的来意已经很明确了。

既然如此难得能够送到岑璇手上的东西,居然不是什么名贵的珠宝包包之类的东西。

反而是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呢。

“他心里也清楚,沈霁渊什么样的好东西不能给你找来,投机取巧罢了。”

步禅看着岑璇说了句。

但她也明白,岑璇能够在这个时候提起邓明,肯定是心有疑惑了。

莉丝和季曈试了两条裙子之后闲下来喝了杯咖啡。

还没等起身,她看到了在门口探头探脑被保镖拦下来的人。

季曈看着蹦跶着往洗手间去的人,心里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起身往门口去。

“怎么了?”

季曈叫停了准备进去告诉岑璇有人过来保镖。

这几个人也是时常呆在一起的,久而久之保镖也都认识了。

“季小姐。”保镖指着门口的人,“邓先生的太太正好在楼下的餐厅用午餐,知道太太在这里想请太太一起用午餐。”

“邓明的太太?”季曈语调不由的扬高之后回头看了眼。

发现里面的人没有觉察之后回头。

“我们太太很想和沈太太一起吃顿午饭,这个也是太太让沈太太的。”

季曈看着他双手奉过来的礼物,太阳穴跳的厉害。

从在汤家的晚宴上见到邓明夫妇的时候她就知道。

早晚会有这时候,能挡得了一次挡不了第二次。

况且这人要真的是冲着岑璇来的,她们再怎么拦都没用。

季曈着急的大汗淋漓的时候,步禅走到了季曈身后。

“邓明的夫人。”

只一句话,步禅就清楚了。

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去告诉她吧。”

季曈愣了愣,反应过来开口否定,“不行。”

岑璇当年因为她母亲的事情被刺激成什么样子她是知道的。

现在再让一个和她母亲长得一样,疑似她母亲的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她面前。

季曈自己也不敢保证岑璇会不会被刺激到。

“我们都了解她是什么性子,这毕竟是她的事情,我们再隐瞒也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到时候对她的刺激更大。”

况且现在也只是看到了邓明的夫人和岑璇的母亲长相相似。

并没有证据能够证明她和白婳有什么关系。

她们现在想得再多,也不过是揣测,没有真凭实据。

“我们查了这么长时间,邓明夫人的来历清清楚楚,L国长大,父母是什么人家族在什么地方都有迹可循,和白婳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步禅说着看向远处款款而来的女人。

“如果她真的有问题,她的问题也只会在最靠近岑璇的时候显露。”

反正也是拦不住的。

对方的来意很明显,就是冲着岑璇来的。

除非她们把岑璇藏起来不让出门,否则的话始终会有见到的一天。

“我进去告诉她,你先和这位邓夫人打打交道。”

步禅说着转身。

如果只是因为长相的话,也不会让季曈和宋历甚至于温祈安都手忙脚乱成这样。

毕竟这世间上这么多人,长相相似的人也并不少见。

但季曈和宋历从小是在岑家出入最多的。

除了接触自家的长辈之外,接触的最多的就是岑璇的父母。

白婳的一言一行他们都熟悉。

最重要的是,汤家晚宴之后临结束之前,邓太太在临走之前特地问了季曈岑璇的近况。

也只是这么一句话,让宋历和季曈明白了这人的来意。

“邓太太。”季曈迎上去。

穿着暖橙色外套的女人笑容明艳,已经年逾四十的人了,可脸上保养的连皱纹都看不到。

如果不是这张和当年几乎没什么差别的脸,季曈和宋历也不会吓成这样。

“我知道季小姐在这里,你们是最好的朋友,今天试婚纱你肯定也是在这里的。”

邓太太笑着开口。

一听这话,季曈咬牙回了句。

“邓太太还真是消息灵通啊,没见过阿璇怎么就知道我和她是好朋友呢,邓总的调查,还真是用心仔细啊。”

邓太太轻笑,看着面前的小丫头开口。

“这个也不用调查,整个江淮都知道岑季两家的女儿两小无猜。”

这话让人觉得十分不舒服。

明明是极美的一张脸,但季曈却怎么看怎么碍眼。

她以前去岑家的时候,看到过白婳打骂岑璇的画面。

那个她们幼年记忆之中温婉明媚的阿姨,早就变得面目狰狞。

如果不是因为白婳,当年岑璇也不会放弃玉雕出国远走。

只是季曈到现在都想不通,到底为什么已经死去的人还能活过来。

当年白婳的葬礼,她也在现场,江淮顶圈的人去了半数。

他们也是眼看着棺椁入土的。

现在到底为什么,这人还能出现在这里。

如果季曈和宋历第一次见到邓太太的时候只觉得是故人重来。

而现在的岑璇,只觉得恍若隔世。

邓太太见到岑璇的时候满脸笑意的迎上来。

岑璇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她伸过来的手,她耳朵里嗡嗡作响,半句话也听不见。

“岑小姐……”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