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有软肋就要好好利用(1 / 2)

两人回到江岸苑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钟。

岑璇一进门就去洗澡了,剩下的沈霁渊十分认命在厨房处理食材。

开春了,外面的积雪化之后道路两旁的绿化开出新芽,夜晚也不再像之前一样寒冷,正好是在露台上烤肉的好时候。

沈霁渊这会儿身上系着条条围裙,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露出的手臂线条流畅,肌肉紧实。

将烤肉的炉子搬到露台上之后,沈霁渊回到厨房继续忙活。

李贺拉开门进来的时候,他正在低头认真的冲洗水果。

整个盘子里的水果都是太太喜欢吃的。

“先生。”李贺叫了声。

男人伸手将水龙头关了,取了毛巾慢条斯理的擦手。

李贺上前一步开口,“邓明,L国首都出生,今年四十九岁,洲海国际现任总裁,二十年前白手起家创立了洲海国际,之后从前vans总裁手中继承了公司之后合并,洲海国际的规模也越来越大……”

将一连串的信息念完之后,沈霁渊看了他一眼。

李贺继续解释,“vans总裁邓见深没有孩子,邓明在vans工作的时候很得邓见深的喜欢,所以邓见深把他收为义子,他的姓氏也是那个时候改的。”

这个邓明说起来也是传奇人物,在年少一穷二白的时候碰上了邓见深。

得到邓见深的赏识之后从公司出走,自己创业开了家小公司,取名洲海,经营范围也只在L国首都之内。

之后公司规模慢慢的一点一点扩大,在此期间和邓见深能够相处的跟亲父子一样。

邓见深死的时候他的公司已经初具规模,拿到遗产之后他迅速借壳上市。

接着vans的名号将洲海推到了如今的位置,最后让在L国已经久负盛名的vans公司成为了洲海国际的一部分。

“洲海国际这两年发展的并不算好,随着涌入新能源领域的企业越来越多,邓明三年前开始扩张船舶和海洋工程领域,前期盲目扩张,后期发力不足,所以洲海国际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沈霁渊将清洗好的水果放到一旁。

这也正是为什么邓明要到江淮的缘故。

沈霁渊和宋珩顾琮之前段时间弄的新公司发展的还不错,正好便是新能源领域的。

而他们公司选定的市场便是南半球,整个L国都在辐射范围之内。

邓明这次过来,司马昭之心,众人皆知。

“不过先生,您看看这个。”

李贺说着将平板递过去,照片上的一家四口笑容灿烂。

是邓明的全家福。

沈霁渊的动作停了下来。

“这两天,步禅小姐也在查这个事情。”

听到房间门打开的声音,李贺将平板收起来,不留痕迹的退出屋内。

岑璇慢悠悠走出来,随手抓了个盘子里的樱桃塞到嘴里。

“好了没有,我肚子饿了。”

沈霁渊端着果盘带着她去了阳台。

“弄得挺不错啊,你还真是有家庭煮夫的潜能。”岑璇看着露台上依次摆好的食材和炉子。

“能让沈太太觉得满意,不胜荣幸。”男人轻笑着回了句。

她之前觉得自己的生存技能已经是接近满分了。

可到了沈霁渊这里,还真的是相形见绌。

他有能够在一片废墟之中建造华丽高楼的本事,所以每次他做的饭,除了味道好之外,摆盘也是无可挑剔。

好几次岑璇都以为自己是嫁了个厨师。

沈霁渊从客厅给她拿了毯子过来盖在她身上,自己则坐下来给她烤肉。

“我刚刚好像听到李贺的声音,他在说什么?”

岑璇捧着盘子吃了两个樱桃。

“洲海国际的事情。”

岑璇显然对这个人并不是那么感兴趣。

不过在皇朝宫的时候她去洗手间,听到了工人人员在讨论。

之前和沈霁渊竞拍那支玉簪的人就是邓明的秘书。

这一次他拍了老太太的胸针,想要再送还给沈霁渊。

摆明了是想跟沈霁渊建立关系。

“那你是怎么想的,洲海国际涉足新能源领域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公司的技术底蕴不薄,他这趟来找你,应该是想跟你合作的。”

沈霁渊放了块牛肉上烤盘,随着滋滋冒油的声音响起。

“技术倒是有些的,不过不多。”

洲海国际盲目扩张导致如今资金链断裂,货物的供给没有问题,但奈何缺少市场。

内部的问题都一大堆,他是不可能再到江淮来开一个所谓的分公司的。

所以邓明放出来的消息并不可靠。

“这个不错。”岑璇咬了口之后将牛肉递到沈霁渊嘴边。

江面上吹过来的风依旧带着冷意。

两人面对面坐在一起烤肉的时候,岑璇脸上的笑意未减。

“要不要尝尝这个。”

沈霁渊任劳任怨给她烤肉的同时,张口接受来自她的投喂。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门铃响了。

岑璇看了眼时间,这个时间段过来的只会有李贺。

“我去吧。”

她伸手制止他起身的动作,自己踩着拖鞋啪嗒啪嗒的往客厅里去。

李贺看到岑璇的时候有些发愣。

“怎么了,你怎么看到我很惊讶的样子。”

岑璇视线落在他手上的盒子上。

“这是什么?”

人都在这儿了,李贺只能硬着头皮说。

“刚刚洲海国际的邓总送过来的,说是给您的礼物。”

岑璇狐疑的看着他,“给我的,亲自送过来的?”

在这个时间段?

“什么东西。”

岑璇说着接过来打开盒子,里头放着的都是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

甚至还有一盒桂花糕。

岑璇捧着盒子往里走。

“我还以为他想用讨好我来达到讨好你的目的,那不是应该给我送一盒子金条或者宝石吗。”

岑璇说着打开盒子,这里面的东西都不算是太值钱的。

有耳钉,项链,发卡,甚至还有几张明信片。

可这些东西看上去,好像也都不是新的东西。

什么时候送人礼物,喜欢送老物件了?

岑璇还没来得看清楚,沈霁渊起身伸手按住盒子将盖子合起来之后,随手将盒子拿起来丢到一旁。

“吃东西。”

“哦。”

她应了声之后听话的重新拿起了筷子。

夜深之后,指针指向凌晨三点钟。

半圆形的kgsize大床上熟睡的女孩子侧颜恬静。

客厅内,沈霁渊穿着灰色睡袍坐在沙发内,面前是敞开的盒子。

盒子除了那些东西之外,还有张卡片。

卡片上写了一串数字,看上去像是电话号码。

男人盯着指尖的卡片,眼神幽暗一片。

……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