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六月的青梅酿(5)(1 / 2)

酿青梅 蓝汐玥璃 2314 字 2天前

她自己和自己撒起气来,还不死心的浑身上下都掏了个遍,一时半会儿也摸不出来一个像样的东西拿去“献宝”了。

若这个时候她打道回府准会被爹爹又拿太子妃这个梗刨根问底,捉弄一番。

既然来都来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她趁着萧老管家还在原地琢磨萧家祖上究竟出过哪位活菩萨时,径直拐过程邝的别苑所在走入另一个院落里。

人尚在院外就嗅到一股熟悉的药味弥漫鼻间,她寻思这回可算是找对地方了。

于是大步踏进院门,内宅依然静谧无声。她四周环顾,才从房廊外侧角落里燃起的一炉青烟旁督见了阿金壮硕的背影。

此刻,阿金正依靠在廊柱边上。一手正有一搭没一搭的用葵扇扇着烹药炉子上的一簇小火苗,实则早就已经歪着脑袋打起盹儿来了。

所以她人大大方方进了院子,他这个萧家高手愣是察觉不到。

不过她并没打算叫醒阿金,毕竟日后习武还要找他当人肉沙包。

于是她直接越过阿金,自来熟地主动推门进入房中。厅中仍未见其人,随后在主卧屏风后的一袭幽暗床帘里寻到躺卧的一道人影。

莫非正如萧老管家方才所言,绣花枕头又乏力不起了?该不会又和上回一样旧疾复发了吧?

秉承着曾轻松为他治愈旧疾复发的经验老到,她轻车熟路地预先提了提内力蓄势待发,不假思索的直接穿过那道屏风来到他床前。

窗外树荫遮蔽视线微弱,床上光线稍加昏暗些许。她注意到床榻边上多放置了一只红檀矮几,上面摆置文房四宝以及一篇落满通篇苍劲字迹的文章。

拨开一侧床帘,目光随后越过文章,落在后正在沉睡的字迹主人。

他侧身躺卧,披发昼寝。一只手里还垂握着一本敞开的书卷摊在衣衫微敞开的胸口上。

她凑近定睛细看,一眼就识得那扎了心的四个大字:农治通渠。

可别了吧!她像看到牛鬼蛇神般头皮一紧,立刻膈应地扭头别过眼不看那本如噩梦般的书。

同时,她又默默为读书人的刻苦研读佩服到无声的抱拳敬仰。

想来程邝还满怀期待和鼓励督促她这学渣交出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章,如今有人这般刻苦努力,她只自认能规整的写出自己大名就已经是对夫子们最大的尊重了。

想当然尔,书哪有人好看啊。

换个想法为自己的不学无术找借口后,视线再重新移到他身上,或许是天气逐渐闷热的缘故,她发觉他眉间泛着一层细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