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六月的青梅酿(3)(1 / 2)

酿青梅 蓝汐玥璃 2219 字 1个月前

急匆匆行至正门外,远远地就与应门的萧老管家使了个眼色。对方一见是她便二话不说熟稔将门厅大敞。话不多说她得以顺利踏进萧府,按着老管家指引的路线直进萧家庭院更为幽深的内院方向,沿途再次路过萧家那株老树再次重新冒出鲜绿的新枝,看似不争不显。却与周遭庇荫笼罩下的血杉树如伞般阴凉,恰好一同隔绝即将迎来的六月天气。

记得老管家说穿过这株萧家老树,后方庭院便是那绣花枕头的内院正门了。先前她习武都是趁着夜色在外围巷子里翻入,再指定方位由早早等候在那里的阿金带路引见。现如今正儿八经自行找寻路径才默然发觉,整个萧家再也不是儿时她印象中的宽敞明亮了。

或许是因太后所赐的那些奇珍异树长势太过茂密,将整个萧府终日沉寂在仿若深山老林的诡谲色调之中,死气沉沉。或许又因太子殿下留驻,日日重兵把守太子所在的别苑内外,使得萧家的仆人们又碍于皇庭震慑都选择谨小慎微,形神肃穆地循规蹈矩伺候着,府中氛围才不复往日的生机,倒像随时要升堂阅案的衙门一般木讷死板。

她驻足树下,回望片刻那株萧家老树。脑海里忆起儿她时常串门与萧澍在此树下曾纳凉,年年如一日。十岁龄童的分别一晃眼他们竟是阔别在四年后,物依旧是物而人却已是另番别样年华。

幸而他们依然是他们,未曾变过初心。

“还是您老人家看着顺眼啊!”她像是对着老朋友朝那株老树念了一句自开玩笑的招呼,暂时沉寂在回忆的欢笑趣事中。

“哪个老人家?”

冷不丁程邝的声音从身侧接过话,她拉回视线看着他亲和地走来。

“殿下。”不知为何在萧澍的府院中见到程邝虽算不上意外,但总令她内心有种雀占鸠巢的不适感。但很快地,她就强迫自己抹去这个心胸狭隘的荒谬想法。

想象未来太子爷这般不摆不端皇权架子,与百姓同吃同住,平起平坐不是一件很难能可贵的事吗?

“殿下怎不多休息会儿?”她照旧挤出商业笑容回应:“看来还是昨个儿的吴山没爬过瘾。”

“哈哈,说实话的确过瘾了。”程邝沉声笑答:“幸得我有些功夫底子撑着,倒不至于在你面前乏力出尽了洋相。险些让你和萧澍看笑话了,不过昨日充沛的倒是心中的远想宏图,同时也解惑了心中一些尘封已久的答案”说完程邝目光回望着她,眼里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深意。

“什么答案?”她顺势捋了一遍昨日程邝在山中的各种表现,总结道:“殿下所指的是山中即兴作诗?还是所见奇观?”天爷呀,可别给她回忆这些之乎者也了吧?昨日在山上好几次她都对不上他出的下联,还是得亏萧澍一直在帮她救场,应答如流。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