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云雾之巅(10)(1 / 2)

酿青梅 蓝汐玥璃 2310 字 2个月前

“还是罢了吧,倘若单挑我奉陪到底,但真陪不得殿下之乎者也。”她实话实说的坦诚自己短板,反正这段时间她的水准也是有目共睹板上钉钉的事儿。她打心眼里压根儿就没把程邝招她为太子妃的提议当真,回头心中不免纳闷:殿下怎么像媒婆子似的推销起自己来了?

怕是近墨者黑,和他们待久了也学会萧澍那套婊里婊气的做派。

忽略程邝的调笑,顺势反观萧澍那张漂亮脸蛋尽显阴沉不善。就那一副难哄的样子,她发愁自己又触到他哪根爆筋了?

亭前日好,成行的白鹤双双两两地掠过云层。

云雾被划拨为层层叠叠的幕帘。此刻,一幢幢海市蜃楼若隐若现点缀云中上宛如天宫镶嵌于蓝天之中。在他们三人眼前显现近在咫尺的宏伟奇观。

“萧澍,殿下,快看前面,是蜃楼奇景啊!”见此转机,她叫嚷着兴奋跳起脚,咬着山桃衣摆搂着果子还不望一手一边揽住两人提示。

“愿我河山,如履仙班。”

程邝对着那宛若天宫的蜃景无尽感叹祈愿,随即转首凝望萧澍,只见他未曾留意蜃景则是将目光平静地专注身处两人中央的穆颜。

她未觉异样,只直勾勾地定睛揽着两人手臂将难得景观揽入眼帘。

待程邝语末后,她突入感慨接着向空中放声应答:“愿我三人,知己百年。”

对于“文化人”四个字四个字的蹦,这两句话算是她入书院许久以来未靠任何人临场发挥,有感而发自我感觉最满意的词句了。

“岁月静好,知己相伴,夫复何求。”

“那就愿我们和殿下年年如今日,岁岁如今朝。”

即使此刻夫子见了此情此景,也该给她和程邝一搭一唱的这临场发挥竖起大拇指点点赞了吧?看来这段时日里,她从萧澍那里“借鉴”的墨水并没有白白浪费啊。

忍不住转头朝身边默不作声的“半个夫子”投一个:我给不给力的得意眼神。

“萧澍,你不对这难得一见的蜃景奇观说两句祈愿的话吗?”她秉承三个人都要整整齐齐,扭头满腹期待地问他。

“话都让你们说完了,我词拙。只要殿下和你祈了愿那就如我同随即可。”他无动于衷且淡漠的回复着,但口嫌体正直地未推距她揽在臂弯里的手。

三人观摩着云雾中的美景,直到日落余晖将那一缕云画抹去。

“没想到,今日这难能可贵的蜃景奇观恰巧被我们三人一饱眼福。实在幸事也,估摸这离日落还有一些时间,既然我们来都来到这里了,不如一同再登上莫问子道长所在的清雅道观,歇一歇脚后再近距离一赏落日美景再走如何。”程邝被壮观的美景挑起了再登云端置顶的兴致。

对于太子爷进一步的要求,她望向通往道观那少说也有百来级的陡峭台阶,呵呵干笑抽了抽嘴角。

太子爷轻飘飘的一句话你可知要累死小的们?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