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兵荒马乱(1 / 2)

她是看着大白马被周军带走的。

梁婠掏出舆图,还是决定抄近道。

她寻了一截枯树枝,一边扒拉着草丛一边往前走。

自上次险些踩上一条蛇后,再在野外行走,梁婠便不敢大意。

终于,晌午后,她走出了这片深林。

行了许久,脚酸腿疼,口干舌燥。

梁婠疲惫地坐在一方大石上休息,对比舆图,此处已是涟州地界。

她掏出羊皮水袋,可没饮两口,就一滴都不剩。

没有水,没有大白马,这样下去可不行。

梁婠不敢久待,只略歇歇便继续往前走。

太阳落山前,不远处出现一个村庄。

村庄很小,也不过几户人家,还未靠近就能瞧见升起的袅袅炊烟。

梁婠心头一喜,看样子今晚不仅能讨到水喝,还有个正经落脚处。

本是疲累不堪,现下立马打起精神,不由加快步子往前赶。

直到村口,梁婠目眐心骇,愣愣看着眼前的场景。

方才那些喜悦瞬间化作惊惧。

有四五个面目凶狠的男子,手持大刀立在旁边,而中间的空地上,妇人孺子蹲着挤成一团,抽抽噎噎。

流寇劫村?

猛不丁出现一个人,所有人都望过来。

女人小孩们瞧见是个独身女子,燃起的希望瞬间熄灭,眼神又是失望又是同情,默默垂下头,低声哭泣。

大汉们一愣,随即相视笑了起来,白送上门的?

有人不怀好意地笑笑,提着大刀朝梁婠走来。

“女郎一个人要去哪儿?”

梁婠往他身后看一眼,跑是来不及跑,手慢慢摸向包袱。

就在粗糙的大手快要落在她肩膀时,膘肥体壮的大汉在她面前倒了过去。

他面容扭曲,表情痛苦,甚至来不及呼喊一声就没了气。

身后的同伙见此笑声一滞,又惊又疑。

有人察觉不对,大声怒喝,提刀直奔过来。

梁婠不再遮掩,边后退边对准冲过来的人,一连射了几箭。

不消片刻,倒在地上的人悉数断了气。

蹲在地上的妇孺见此,非但没有欢呼,反而缩着脖子瑟瑟发抖,露出惧怕之色。

有年纪大的妇人壮着胆子站起身,苦苦哀求。

“求女大王饶命。”

梁婠收起小弓箭。

“我不是什么女大王,我只是路过,想进村讨点水喝,天色已晚,我还想借宿一宿,当日,我会付钱的。”

怕她们不信,又从腰间的荷囊摸出几文钱。

至此,蹲在地上的妇孺这才松了口气,互相搀扶着站起身。

先前的妇人揽住躲在身后的孩童,问梁婠:“这兵荒马乱的,你怎么一个人出门?”

梁婠看她们仍有顾虑,坦言道:“我的兄长就在涟州城,此番我就是去投奔他的。”

妇人点点头,走近几步。

“我家里宽敞些,你就随我回去吧。”

梁婠行礼道谢,跟着妇人回家。

她一路走着还不忘观察,整个村子很破落,人也不多,还有几个空户。

问过之后才知道,那是家里的男丁上了战场,而枯守的老妇人也病故了。

妇人给梁婠的羊皮袋里灌满了水,小男孩趴在门上,探着脑袋好奇地盯着她瞧。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