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2 / 2)

“你九点钟方向,我感识看不到它了。”

鹤见初云下了马,目光看向沈意说的方向,但由于树木的遮挡,她也看不到有什么值得一说的事物。

“你看出那东西是什么了没有?”没一会儿,她在心里对沈意问道。

&t;divcassntentadv>“像老鼠还是什么东西应该就是了,跑那么快。”

“嗯。”

她轻轻颔首,随后蹲下身子,而沈意也在意识空间中不断的用感识扫视着周围。

等了有一会儿,那东西再也没有出现在感识之中过。

那妖物应该是想挑一个软柿子捏,但没想到鹤见初云和沈意不好对付,见短时间内拿不下便走了吧?

这样想着,她也不想等了,骑上马便要继续赶路,但绝影走了没几步却又停了下来,摇头晃脑的不断发出嘶鸣声,蹄子不停的踩跺着地面,看起来很是焦躁不安。

鹤见初云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安抚着它。

“得了老妖婆,咱们这是被盯上了。”沈意说道,就这一会儿,他的感识又摸到了那只妖怪。

她没有回应,但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长剑。

等安抚好绝影,她沉声让它继续往前走,绝影听话的照做了,但是前进的速度很慢。

与鹤见初云一样,它也在警惕着四周,只是在妖物气息的影响下,它表现很是不安。

大概过去了五六分钟左右,这时沈意大喊道:“老妖婆!你左后方,七点钟!”

感识中,一团很奇怪的物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着鹤见初云逼近,听到沈意话语,她立刻转身,视野还没看到那妖物,手中长剑就指了过去,可惜的是刺了个空。

对方在察觉鹤见初云的动作时就果断改变了方向遁远了,直接离开了沈意感识的覆盖范围,只让她看到一闪而过的黑影。

“去哪了?”

“我怎么知道?”沈意没好气的回答道,继续用感识查探着周围情况,而很快他就发现妖物出现在了道路右侧的林子深处。

“看后面!来了!”

这次鹤见初云长了个心眼,没有立刻转头,等了半秒,才一个扭身,一剑划了出去。

唰!

凌厉无比的剑气挥洒而出。

这次攻击的没有落空,剑光在半空留下一道优美至极的残月,轻而易举的破开了那妖物的皮毛,鲜血撒了出来,鹤见初云清楚地看到了。

只听“吱”的声音,似乎是那东西发出的惨叫,落地后就疯狂迈动四肢快速远离鹤见初云。

但她哪里会放过这东西,想都没想就从马背上飞身而起追了过去。

不过就在她施展缱雀青云诀时,她的动作慢了一拍,那妖物跳进土沟,一溜烟地消失在视线之中。

“我去!还真是老鼠啊!”

沈意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模样,的确是一只大号的老鼠,身体肥圆肥圆的,跑起来就好像一颗肉球在滚,还有那双鼠眼,黑不溜秋的,说不出的狡诈。

“它哪里去了?玄厉!”

“你继续追啊!就在你正前不是,右边去了。”

“什么方向?”

“一点钟二点钟去它准备绕你,往回走!”

闻言,鹤见初云身上的青色光芒更亮了几分,脚尖一点,整个人踩着清风飞到了空中。

“往前往前,你快点!”

沈意在意识空间里指挥着,施展缱雀青云诀后,鹤见初云的移动速度不比鼠妖慢,使得他的感识能一直锁定在鼠妖身上。

就这样,她在天空上飘飞着,力散后落下踩着树梢再一用力,便又冲天而起。

她的目光仔细观察着地面,哪怕一丁点细节都不放过,奈何下方树林里的地势实在过于复杂,导致鹤见初云一直没能捕捉到那鼠妖的身影。

过了一会儿,她出声问到:“现在它哪里去了?”

“还在前面”沈意张口就道,但话说完的下一秒他的表情就变得古怪起来。

“老妖婆你等下。”

“怎么了?”

“下去,别飞了。”

她有些疑惑,但还是按照沈意所言乖乖落回到了地面。

还没等她说什么,眉心传来撕裂般的疼痛,沈意化作一团光芒在她面前现了身。

“到底怎么了?”

“消失了。”沈意有点摸不着头脑,刚刚他的感识还锁定在那鼠妖身上,但是它却消失了。

是凭空消失的那种。

“消失了”鹤见初云呢喃了一句,突然说道:“它应该就在附近,跑不了,我在书上看到过,大部分鼠妖都能隐匿自己的气息,它应该就是这样消失在你感识中的。”

“找?怎么找?”沈意扫了一圈,这周围的树木更为密集一些,地面已经不是单纯的土壤了,到处都是过度生长而拱起来的树根,密密麻麻的,在这些树根

鹤见初云没有回应他,蹲下身子就一个一个仔仔细细地检查起每一个洞口

而沈意才懒得找呢,一个鼠妖而已,能抓到把妖丹取了那自然再好不过,但要是它躲起来,还躲在这么个地方,他才不想废老半天劲去找呢,还只为那颗妖丹,而且还不一定能找到。

另外就是,鼠妖身上的肉又不能烤着吃了,但凡是猪妖兔妖牛妖什么的,他都还有点动力。

“你自己找吧,我旁边休息去了。”

鹤见初云白了他一眼,虽然她也讨厌老鼠,但妖身上的宝贝多着呢,沈意这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

所以她没理沈意,继续在洞口里寻找着。

沈意这边,话说完后他就准备找块草地舒舒服服的窝着,可才走了没几步,脚下的交织在一起的树根被他踩得弯曲下去。

本来这没什么,但偏偏

“嗯?”他一愣,这明显是老鼠的叫唤声,虽然很小,但他耳朵没聋,听的很清楚。

“不会吧?”低头从树根与树根之间的缝隙出看去,倒是没看到有什么活物,只是里面一直在传出沙沙的声音。

似乎是什么东西在刨土?

意识到什么,沈意眼睛顿时亮了,下一秒二话不说就抓起了脚下的树根,前肢一用力。

哗啦!

大片树根被他强行拽断,露出了

一只体型肥圆,比狗还要好几圈的棕色巨鼠赫然出现在视线中。

“哎哟喂,你在这呀!”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