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老妖婆的味道(1 / 2)

“这……”

稳住身形后鹤见初云呆了一下,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误打误撞进了某个大能布置的传送阵里了呢。

好在这周围的灵气还没有浓郁到让人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她很快就看清了四周的环境,自己的运气并没有那么糟糕。

回过神来,她伸手向前摸去,汇聚在眼前的天地灵气仿佛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她的手指一靠近,就连忙朝着其它方向散去。

呼~

吐出一口浊气,她好像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心里不由感到一阵庆幸。

幸好自己是带着玄厉来的山顶是修炼,要是在有人烟的地方,这恐怕会惊动不少强者

她很少像今天这样高强度修炼了,也完全没有想到会引起这样的异象,虽然以前也有过类似的情况,但远远没有现在这般夸张,看这灵气浓度,这方圆数里内的灵气恐怕都因为自己的原因汇聚到这里来了。

鹤见初云看着自己手背发起了呆,她感到疑惑,自己的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越来越不同寻常了,明明没有变化的,她第一时间怀疑到沈意身上,可沈意又到底做了什么呢?

她很难理解,对于龙族,她知之甚少,书中对于龙族的描述一般都是一笔带过,即便没有一笔带过也讲的模糊不清,只让人知道上古时期有龙这种生物存在过。

而鹤见初云也仅仅只是知道龙族很强大而已,除此之外,她甚至不知道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种族。

别说是她了,哪怕是沈意,在没有前世记忆的情况下,光看一本荒天拾年录的话,龙族对他而言恐怕也是模糊不清的,就好像有人在描述一个四维空间,无论怎么描述都无法让人真正的理解到位。

“发生啥事了?”这时,沈意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鹤见初云摇了摇头:“没事,只是灵气浓郁了一点。”

“哦。”

“你感觉怎么样?”

“暖暖的,还行。”

“你出来我看看。”

“嗯。”沈意没说什么,当即从意识空间里现身出来,鹤见初云检查了一下,效果很显著,倒也不用往里面填充稻草了,沿着伤口抹上了一圈药,她便在旁边炼丹去了。

而沈意就闭着眼睛在那消化红气,只不过没多久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事。

“老妖婆!”

“嗯哼?”

“凤定章那个老毕登身上应该有储物法器的吧?你离开前拿了没有?”

“没有。”她摇摇头,给了一个让人感到失望透顶的答案。

“啥?没有,那可是玄阶尊者啊!储物法器不知道有多少宝贝,你竟然没拿!”

“呃……当时哪有时间啊,再说了,即便有储物法器也早就毁了。”

“哎呀!”沈意恨恨地用爪子拍了下地面,只觉得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他想起在地球上玩游戏,为了打一个BOSS打了一个通宵,好不容易把BOSS磨没了,结果BOSS没爆装备,这给他气的当场把那沙比游戏卸载了。

回到正题,之后沈意就一直在说这事,看样子是心痛的不得了,而鹤见初云要么附和两声敷衍一下,要么就不说话,又或者是用自己在炼丹的理由来搪塞,主打一个和他避免对线。

一眨眼,时间来到了晚上,吃过丹药的沈意安静了一段时间,但想起一个玄阶尊者的装备就那样错过,他心里又是一阵抽痛。

“老妖婆啊!我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好不容易给人干死了,结果你啥也没拿,盖亚!”

“好啦好啦,这事你已经说了一天了。”

“你当时为什么不找一找啊?”

“我怕救不活你了。”

“……嘶~我命大着呢,你但凡找个一两分钟,兴许现在就两全其美了!”

“哦~也不知道当时是谁在喊疼……”

“再疼也比不上内心上的疼啊!”

“啊对对对。”

“你看啊,凤定章这个老毕登是玄阶尊者,万一他储物空间里有一件我能用的保命灵器,那以后不就啥也不怕了?”

“嗯嗯,玄厉说的对。”

“还有……”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都是我的错好了吧,但是我还有这个……”鹤见初云从衣服内设的口袋里取出了一个东西。

“什么啊?”沈意疑惑。

鹤见初云拿过来凑近了一些。

眨了眨眼,沈意这才看出来这是一个储物袋,顿时想起来是谁的了。

“吴贡的?”

“嗯嗯。”

“哦~”记起来了,自己重伤之前吴贡是把储物袋交给老妖婆然后是想交待后事来着。

那件神秘灵宝被他藏起来了,至于藏在什么地方,似乎也只有吴贡一人知道,在他的储物袋里,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吧?

当时吴贡自己都不认为自己能活下去,要是储物空间里没有线索,他把储物袋给鹤见初云也没什么意义。

“你指的是那件灵宝?”

“对啊。”

“那个灵宝叫什么来着……九天应雷巴拉巴拉灵宝天尊?”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九天啊,好像是叫应渊万法棋阵图。”

“哦,是这个名。”沈意点点头,听名字那灵宝好像和阵法有关,也不知道具体是用来干什么的,但应该很厉害?

他眼睛亮了起来,忙说道:“你给它打开了看看,里面应该有线索。”

鹤见初云摇了摇头:“不是现在。”

“你好歹看一看吧?”

“不行,等一年之后再说吧。”

“不是老妖婆,你就一点兴趣也没有?那可是一件灵宝啊!”

“当然感兴趣,但是现在拿到手也没用。”

“额……”沈意眼珠子向上,努力地翻了个白眼。

好像也是,老妖婆修为太低,就连使用上品灵器都很吃力,灵宝级别的法器她可能根本启动不了,拿到了好像也只能暂时当个观赏物来对待。

他就是有些好奇一件灵宝到底有多大威力,要是能不费吹灰之力的弄死玄阶尊者就好了……

“话说回来,吴贡怕是凶多吉少了吧?”

“谁知道呢。”鹤见初云随意的回答着,当时她和沈意都自身难保,根本救不了吴贡。

摇摇头,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起身打开丹炉往里面看了看。

“嗯?”

在看清丹炉里面的情况,她表现的很是意外,注意到她的表情,沈意立刻问道:“咋了?”

鹤见初云没说话,灵力一收,将丹炉里已经成型的丹药全部取了出来。

一共十颗,通体黑色,色泽圆润光滑,分明就是极品的蕴兽丹。

极品蕴兽丹也炼不少炉了,这是她第一次一炉炼出十颗来,而且质量非常不错。

“老妖婆你可以啊,最近又精进不少哈。”

“那是当然,嘻嘻。”鹤见初云一笑,很是开心,随后将这十颗极品蕴兽丹全部给了沈意,之后她收起丹炉,便坐在火堆旁边的席子上看起了书。

“行了,今天就这些了,睡觉吧。”

她轻声说道,已经把丹药全部吃完的沈意无聊的歪了歪嘴巴,扭动身体转头看去,一段时间没注意,自己的翅膀又长出来不少,老妖婆修练出来的灵气,治疗效果的确比自己的红气要好一些啊。

把头转回去,发现鹤见初云拖来了一个箱子,整个人靠了上去,坐在地上翘着二郎腿,看起来很是不羁。

她的小脚轻轻摇晃着,看着那白皙的脚踝,沈意心头一动,前肢用力朝着她爬了过去。

“干嘛啊?”

“老妖婆,你好香啊。”

“能不能不要打扰我?”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