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还给你!(1 / 2)

为什么?

为什么她身上会带着一个占身魅?

凤定章只觉得荒谬和不可思议。

难道是天意?

正常人怎么会带着一只邪祟在身上?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

面对鹤见初云的话语,他没有说话,只是后槽牙紧咬着,额头上青筋暴起,早已没有了先前那般胜券在握的模样。

他死死盯着她的眸子,眼中杀意沸腾,空气都冷下去了好几度。

鹤见初云意识空间里,漂浮在神台上面的黑儿子剧烈收缩身子。

与其说凤定章是在看鹤见初云,倒不如说他是在通过她的眼睛在看处于意识空间里的它,那恐怖的杀意也是完全针对邪祟的。

现在更不可能出去了,它只有一条路可走,要么逼着凤定章妥协,要么凤定章动手,它直接抹除鹤见初云的意识,占据她的肉身,然后被凤定章杀死!

气氛就这样僵持了好几秒,凤定章最终是冷静了下去,沉声道:“我放了那畜生,你乖乖跟我走?”

“对。”

“就用你的命作为交换?”

“不然呢?”

“你就这点筹码?”

“那你还想要什么?”

“呵呵……”凤定章笑出声来,伸手指着她,语气阴冷道:“要我放了那畜生可以,但前提是你自废修为。”

他已经被整怕了,在冀州抓住鹤见初云和沈意时,本以为一头契约兽没什么好在意的,但就是没想到,偏偏沈意这头契约兽会说话,灵智更是不下于人,最终大意之下让他利用自己的小儿子成功带着鹤见初云逃走,而自己则付出惨痛代价。

而现在能再次找到鹤见初云,上次的教训让他根本不敢托大,即便放走沈意,鹤见初云本身也能制造意外。

为了杜绝一切意外,他要绝对的把握住鹤见初云,而最先想到的办法自然就是让她自废修为。

另外就是,鹤见初云不到十八岁修为就突破到了净阶,这直接打破了他的常识。

这已经不是天才了,而是妖孽!

他不知道让鹤见初云保留着修为会不会又搞出什么幺蛾子。

让其自废修为也是最保险的做法。

想要让某人修为尽废,当然并不只有杀死契约兽这一种办法,只不过比起其它手段,杀死契约兽更为彻底一些,一旦契约兽死亡,其主人再无可能重新踏上修炼之途。

而通过其它的手废掉修为,只要契约兽还在,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再从头开始,只不过要看运气,要是运气不好,从头开始便是痴人说梦,照样废人一个。

鹤见初云眸光闪动,明显犹豫起来。

这个代价,未免太沉重些?

嘴巴动了动,她想说什么,但什么也没说。

现在的局面,一个在赌对方不敢下手,另一个在赌对方更在意自己的命。

无非就是心理博弈,先退缩的那边便是输家。

她微微偏头看向远处,被折磨的体无完肤的沈意看得她心都在滴血。

她很难想象那该有多痛?

多耽误一秒,沈意就危险一分,她没有时间和凤定章玩心理战,便重新将目光看向对方,坚定道:“好。”

听到她答应下来,凤定章眯起了眼,点了点头。

“那就动手吧。”

两人目光对视着,大概过了十几秒,体内的灵力向着手心汇聚,她缓缓抬起手,在心里暗道:“拜托你了。”

这句话是对意识空间里的邪祟说的。

但对方并没有回应,显然还在气头上。

不过鹤见初云也指望它有回应,只要它在自己意识空间震慑住凤定章就足够了。

“快点。”

见她迟迟没有下手,凤定章忍不住催促道。

话音落下,鹤见初云当即就要一掌拍在自己的天灵处,可就是在这关键一刻,周围无故起了风,全部朝着一个方向涌去。

一开始这风力很小,但在两人的感知中,这风流动的速度正在不断攀升,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到,轻风就变成了强风。

而强风又在人不经意间变成了狂风,凤定章还好,能稳稳地站在地上,但鹤见初云就不行了,修为只有净阶的她在流风的牵引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开始朝着风眼处滑去。

两人反应过来,这是沈意的神通!

“不好!”察觉到什么,凤定章脸色一变,赶忙朝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就见沈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双翼折断,混身血淋淋的他此时眼神癫狂,在刚刚凤定章把全部注意力放在鹤见初云身上时,他就已经开始了自己的小动作,而现在才反应过来,已经晚了!

这一刻,肉体上传来的疼痛全部化作成他狂奔向对方的力量,四肢上的肌肉结扎在一起,如同蚂蚱力量感十足的后腿一般,一用力便如同受到极致压力的重型弹簧般蹦到了高空,奋不顾身地扑向对方。

此时的凤定章没开法身,身上亦没有命神护铠的保护,在沈意眼前,和裸奔没有区别。

在他反应过来沟通契约兽进行命神佑体时,还没等护铠完全形成,就被沈意一头撞上,顶飞出去几十丈远。

砰!

岩石崩裂,远处的山体硬是被沈意撞出了一个巨坑。

被他摁在爪子下的凤定章有些发懵,而就在他想要说话时,一滩粘稠的液体浇了下来,糊了他一脸。

这些液体有些烫,温度很高,他伸手一抹才发现,这是从沈意嘴里洒出来的鲜血。

“咳咳……有些劫难是早已注定的……这句话,老子还给你!”

……

此刻沈意嘴里的话语无疑是最为狂妄的挑衅,使得凤定章内心中怒火翻涌。

磅礴的灵气在他周围氤氲起来,他望着眼前这张狰狞的龙首,眼神冰冷,杀意疯狂弥漫。

可就在他要发力时,被沈意提前扔出的九级天引万灵爆率先爆发,风眼坍缩到了极限,只听一声巨响,山体四分五裂,一团浓郁的血雾井喷式的爆发而出,其中还夹杂着凤定章的一声惨叫。

轰隆!

爆炸过后,还没来得及歇口气,

轰隆!

“呃啊!!”

凤定章的惨叫再次传来,但相比

恐怖的气流牵引并未结束,鹤见初云也被卷进了风暴之中,朝着风眼快速飞去,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更别说是施展缱雀青云诀来逃脱这股拉扯力。

而就在她在牵引力中飘摇不定时,一团黑影出现在了眼前。

“玄厉!……”

她脸上一喜,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只血淋淋的爪子捏住身体,强行从天引万灵爆的牵引范围内扯了出去。

缓过劲来,鹤见初云根本平息不了心里的欢喜,又哭又笑道:“你没事啊!”

话音刚落,天地直接倒转了过来,又听“砰”地一声,沈意拖着长长的血线重重砸在沙石地上,一路滑行硬是刮下厚厚一层地皮才堪堪停住。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