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再遇凤定章(1 / 2)

“神通!”

听到声音的话,吴贡的眼睛顿时就亮了!

差点就忘了,这玄厉的神通威力强大,似乎能做到灭杀玄阶尊者的地步,不管是不是真的,至少轰杀一个灵阶强者不在话下吧?

“该怎么做?”他赶忙出声询问道。

而沈意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双目圆瞪,来不及说话,赶忙带着两人在空中一个翻转,之后两把化作流光的长剑就好像刮刀一般,轻轻松松在自己身上刮下来数片鳞甲,露出里面鲜嫩的皮肉,但好歹是躲开了,整个过程险之又险。

“卧槽!”

借着自己与生俱来的空中作战优势以及对气流的敏锐感知力,沈意能勉强躲过那些飞剑,但他现在的情况和与死神玩躲猫猫没什么区别,对方能失误很多次,而自己只能失误一次。

即便他刚刚的动作够快了,但灵阶通神者也不是吃素了,反应力根本不是吴贡可以比,在他骑上契约兽往外冲时,对方就已经追过来了。

“距离太近了,用不了,要不然我们也得死!”

“那怎么办?”

“你刚刚不是说了?他要的人不是你嘛。”

“你……”吴贡顿时明白了,同时也麻了。

“你先去吸引他的注意力,我用神通的时候会先示意你,看到了你就头也不回的给我跑。”

“飞远一点再用你的神通不行?”

“你沙比吧,我技能有前摇,要是被他察觉到不就不浪费了?”

“什么前摇?”

“别废话了,准备好!”

“你说具体一点。”

“嘶~”沈意耐下性子,将自己心里的计划很仔细地对吴贡说了一遍,说完又问道:“明白没有?”

“嗯。”

“你长点心啊,别被他打的生活不能自理。”

“老子知道了!闭嘴!”

“准备好了!”

沈意低吼一声,猛地将翅膀展开到最大,借着涌动的气流,控制着自己巨大的身躯重重撞击在旁边的山岩上,后方,一道飞剑裹挟着流光划过,来得及松气,沈意捏着吴贡一用力就将他扔向了远处的山谷。

“老妖婆!”

鹤见初云迅速反应过来,取出神簪,将自身灵力全部注入进去。

无数纯白瓣在周围浮现,高速旋转形成一道屏障,远处飞远的三道飞剑一个急转弯射了过来,下一秒便与纯白瓣撞击在一起。

咚!

沉闷的声响传来,瓣屏障顿时黯淡下去,里面鹤见初云也跟着吐了一口鲜血。

她的修为太低了,没法完全发挥出神簪的作用,但好在是勉强顶住了。

见自己的飞剑没有一下破开这屏障,阁主表现的有些意外,但他没有犹豫,拖着巨大的剑匣一转身,将所有飞剑收回去的同时果断追向吴贡。

看到他离开,沈意这才松了一口气。

“老妖婆,你怎么这么拉啊!这就吐血了?”

“你说的倒简单……”鹤见初云声音微弱,看得出来状态下滑的利害。

“切。”

等由纯白瓣组成的屏障消失,沈意抓着鹤见初云就飞向了高空。

只不过在他把目光看向吴贡那边时,他才发现,自己严重高估吴贡了。

这货还没起身,就有四道飞剑来到了他旁边,剑尖直指他的要害。

不用怀疑,只要那阁主念头一动,那四道飞剑就能轻松要了吴贡的命。

“靠!不是吧!”

看到这一幕,沈意差点没脑溢血当场去世,不过好像也不意外,毕竟吴贡昨天受了那么重的伤,今天能走能跳的已经是很不错了,别说是他现在,哪怕是吴贡全盛时期也不可能和一个灵阶强者掰扯。

但是这表现的未免太差了一些?

沈意只觉得麻烦,而就在他思考着对策去衔接接下来的计划时,爪子上被他抓着鹤见初云好像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玄厉。”

“你别急,我在想办法呢。”

“玄厉!”

“干什么啊!”

“出大事了。”

“什么大事?”

“那边……”鹤见初云语气颤抖着。

察觉到不对,沈意连忙看向她所看的方向,而这一看只让他全身一寒。

“……焯!”

只见远处的天空阴云密布,一道人影凌空而立,宛如神明一般俯视着自己这边。

虽然距离很远,但凭借非常人能比的视力,沈意还是看到了那张可能一辈子都忘不掉的脸,赫然就是凤定章。

“什么时候……怎么是他?”

凤定章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怎么知道自己和老妖婆在汀州的?

他观察了自己多久?

沈意没时间想这些,这一秒钟,他只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条件反射地张开翅膀,以最快的速度带着鹤见初云朝着远处飞去。

远处的凤定章面无表情,看着沈意开始飞走,他微微低头,往地面上扫了一眼,下方以小孩为首一众识阶强者以及那无数身穿甲胄的兵卒此时无一例外皆半跪在地上,闭着眼睛双目流血,更有甚者身体发颤,抖如筛糠。

吴贡这边,即便他脑子里预想的画面再好再理想,但现实情况是,面对眼前的这位阁主,他根本没有反抗能力,一落地就被对方拎着衣领拽了起来,两人目光对视着,一个表情淡然,一个表情狰狞,只不过作为后者的吴贡并没有注意到,对方拽着自己衣领的手也在发抖。

阁主的目光不敢往其它看哪怕一眼,只有盯着吴贡看,平平淡淡的表面下实则是波涛汹涌的内心。

“七殿殿主……明明是我们四殿的事情,他来做什么?不对,他的目标是那个女子,她身上有什么秘密?还是说……甲级命神?”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