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应渊万法棋阵图(1 / 2)

说话间,鹤见初云取出一张符纸贴在了竹筒上面,里面邪祟疯狂咒骂他们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走吧。”

朝着远处吹了声口哨,绝影屁颠屁颠的赶了过来。

没有过多停留,几人骑上马就朝着远处走去。

路上吴贡说道:“这邪祟留在身上也好,万一什么时候还能用得上。”

“应该吧。”鹤见初云拎着竹筒在面前晃了晃,嘴角钩勒着,看起来心情很好。

“不过这邪祟之前害人无数,下次想要利用它可能没那么容易。”

“也是,毕竟邪祟这东西生来邪祟。”

“这有什么,要是它不配合,老大你放出法身揍它一顿!”

“对!小小邪祟,在咱们老大面前还反了天不成!”

“哈哈哈哈!”

在几人哈哈大笑时,鹤见初云悄悄向意识空间里的沈意问道:“玄厉,你怎么看?”

“还我怎么看,我又不是李元芳,我边吃蕴兽丹边看。”

“李元芳是谁?”

“说了你也不知道,诶,不过该说不说这黑儿子天赋能力说不定以后还真会有点用,要不你感化感化它,让它心甘情愿跟着你做事?”

“怎么感化?”

“用你的真善美啊。”

“呃……要是感化不了呢?”

“感化不了就火化。”

“……”鹤见初云一阵无语,翻了下白眼她还是拎起竹筒,对着里面的邪祟说道:“喂,刚刚玄厉和我说要我感化你,要是感化了还好,要是感化不了你不听话,他就要把你火化了,你听见没有啊?”

竹筒里面响起急促的“哒哒”声,也不知道里面的邪祟是想说些什么,总之很是聒噪。

本来想把它扔进储物空间中,但思来想去后她有些于心不忍,毕竟怎么说这邪祟也帮了她们的忙,最后还是选择了挂在了腰间上。

殊不知,就是因为这个举动,让她成功躲过了一次死劫。

……

走在前面的吴贡等人还在笑,不过聊的已经不是关于邪祟的话题了。

正要让他们走快点,好早些时日赶到大鸿江州,可还没张口,脑子里就传来沈意的一声“卧槽”。

随着他的声音过后,前面吴贡的笑声也是突然停了下来。

“等下!”

“怎么了老大?”

“……”吴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吐出了两个字:“有人。”

有人?

有多少人?

几人能明显听出来吴贡的语气不对劲,后面的鹤见初云也赶忙对着沈意问道:“玄厉,你发现什么了。”

“踏马的被包饺子了!”

“什么包饺子?”

鹤见初云听的迷糊,不过后面不用沈意解释她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只见前方的道路上,有一人缓缓从路边走来,到路中间拦住了几人的去路。

别看此人身形消瘦,但肩上却扛着一个有人高的巨大剑匣,看到他的那一刻,吴贡双目一寒,手中凭空出现一把黑色的长刀,身旁的段怀,武胜,张文远三人也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武器,紧张的看着眼前这人。

“什么人!”

可能是为了给自己壮胆,武胜大声喝问道,但那人却一句话也不说,默默地将剑匣往地上一杵。

咔!

剑匣打开,六把寒光凌厉的剑从匣中展开,随着锋芒,他周围散发出强大的气场,让几人心里翻涌起强烈的不安感。

不过这还没完,在那人身后的道路尽头,出现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影,无数身穿甲胄的兵卒迈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朝这边走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宛如战鼓的声音一样,震撼人心。

吴贡回头看去,后面也有大量人马从四面八方出现,一会儿的功夫,就将他们有可能突围出去的方向全部堵死。

而在这些人中,他和鹤见初云一眼就看到了昨天那个小孩模样的半步灵阶强者,与他一起还有四人,步伐不急不缓的来到那手扶着巨大剑匣的强者身后,然后低头沉声道了一句:“阁主。”

对方没有回应,一双眸子古井无波,一直放在吴贡身上。

空气中弥漫的杀意越来越盛,气氛也是愈发紧张。

最前面骑着马的吴贡也不知道深呼吸了多少次,才抬起手示意身后的武胜几人不要轻举妄动。

他看向那位“阁主”,询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阁主”沉默了几秒钟,缓缓开口说出了四个字。

“墨宫九殿。”

“墨宫九殿!”听到这四个字,吴贡身上的肌肉明显紧绷起来,鹤见初云的心也是一下子沉了下去。

墨宫九殿,这是一个与大景皇族息息相关的势力,是一个兼备情报的刺杀的组织,九殿殿主,每一位都是修为在玄阶以上的尊者,为至少在灵阶的强者,是大景国境中当之无愧的一流大势力。

吴贡干什么不好,偏偏惹上了这么个庞大大物。

“你们是墨宫九殿的人?我们无冤无仇,何故如此刁难?”吴贡一脸的震惊和不可置信,他一个识阶的小修士,哪里敢去惹这样的存在?

不过对方并不买账,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变一下,只是冷哼了一声:“明知故问。”

“什么明知故问?我吴贡打打杀杀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与你们打过交道!”

“废话少说,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应渊万法阵棋图在什么地方。”

“什么什么阵棋图?这是什么东西?”

吴贡表现的一头雾水,可看着他这个模样,“阁主”脸上反倒露出一抹怪异且冰冷的笑容。

下一秒,他将剑匣一转,剑匣中的六把剑无不开始颤动起来,一股恐怖的气息散发,让吴贡一行人的心全部提到了嗓子眼。

这股威压,分明就是货真价实的灵阶通神者!

见对方要动手,吴贡一下子就怕了,连忙出声制止。

“等下!等下!”

闻言,剑匣中的六把剑安分下来,阁主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你说的那什么棋阵图,是不是一个黑色的匣子?”

“……”阁主没出声,依旧看着他,而吴贡只当是他默认了,继续道:“如果你们找的就是那东西,我可以告诉你们,当时在风州被财物迷了眼,的确碰了不该碰的,但是那东西现在不在我手里,你们可以去风州城,那东西已经被我当掉换成钱了,就在那什么……聚宝斋!对就是聚宝斋!”

吴贡着急的说道,不过在他说完后对方却没有一点反应,反而声音变得更冷了下去。

“看来你不见棺材不落泪了。”阁主说着,手扶着剑匣一用力,一把长剑飞出,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反应过来,一眨眼的功夫,身下马匹哀嚎一声,直接倒在血泊之中。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