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试一试就给你欺负(1 / 2)

第312章试一试就给你欺负

后面的“屎”她觉得太粗鄙了些,所以没有说出来,不过这也够了,吴贡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

听完他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就变得暴怒无比,大声怒喝道:“让玄厉出来!我要让这畜生尝尝我的厉害!”

听到吴贡这话,沈意顿时来了精神,在意识空间里大喊道:“这货胆挺肥,我出去跟他比划比划!”

这段时间体内红气充足,消化了那么久,沈意也不知道自己变强了多少,刚好可以用吴贡来练一下手,看看自己的实力增长多少了,何乐而不为?

所以在沈意话音落下,就见鹤见初云的眉心处亮起了丝丝光芒,但关键时候只听“啪”的一声,她一巴掌拍在额头上暂且阻止了沈意的行为、。

“行了你安分点,要是把周围的东西打坏了你让我睡在哪里?”

她对沈意劝道,说完看向吴贡,有些无奈道:“老吴,你别和他一般计较,玄厉就这样,你们两个打架不要紧,可要是把这里的东西打坏了那可得不偿失。”

吴贡冷静了下来,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忿,骂了句:“玄厉这狗娘养的。”

意识空间里的沈意摇摇头,懒得出声了,他倒是想回一句臭傻逼,但骂了又有什么用?吴贡又听不到,所以他只是对着某个方向竖了个中指,然后握起双爪捏了捏,暗道一声可惜后就没动静了。

之后两人又闲聊了几句,没多久后吴贡就走了,顺带关上了门。

屋子的氛围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屋外时不时的虫鸣声,很是静谧。

哒~

“咦?你刚刚不会是想说是又不是吧?”

哒哒。

谁也没说话,最后还是她叹了一声。

按她当时的话来说,像黑儿子这样的邪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活物,是能放入储物空间里的,而且在储物空间中不会被憋死。

听到沈意这么说,鹤见初云一愣,但很快想了起来,从同福村里出来回到北庭城后,在客栈里这竹筒就“嗒嗒嗒”的响個不停,里面的邪祟一直在试图挣扎逃出,她实在烦的不行,干脆给它扔进储物空间里了。

哒!

“嘿,有点好玩啊。”

剧烈急促的敲打声在屋子里回响着,表明竹筒里面的邪祟现在很是着急,听得出来,它有着很强烈的求生欲。

住客栈时她从来不用客栈里准备的被子,都是盖自己的,而在在杀熊寨也是一样。

拿着竹筒摇了摇,里面没有传出动静,鹤见初云也懒得管了,直接把竹筒随意地放在一边,然后把桌子拉了过来从储物空间里取出各种材料放在上面。

“要不打开看看?”

“你呀~”摇摇头,她弯下身子在被褥上闻了闻,上面没有什么异味,不过她还是把被褥推到了一边,转而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自己的小被子。

眉心处有光芒散发出来,沈意要出来了,这次鹤见初云没有拦他,看着光芒落在地上凝实,她坐在床边和对他对视了一会儿。

“响三声是什么意思?”

“嗯?你不是已经把它烧掉了嘛?”她向沈意疑问道,同时将竹筒朝他递了过去,而沈意看了一眼后表现得比鹤见初云还要疑惑。

而好不容易被放下的竹筒在下一秒又被沈意抓在了手中,他摇了两下,竹筒还是没有发出声音,打量了一会儿,他又使劲的摇了两下,见还是没有动静,他不禁看向鹤见初云疑问道:“老妖婆,里面的黑儿子怕不是已经憋死了吧?”

“还是别了吧,要是让它跑出来可不好抓。”

不过到底是如何鹤见初云自己也不清楚,毕竟她也是第一次把邪祟扔入储物空间,在此之前她知道相同信息也都是听说而来。

他一愣,望着竹筒喊道:“呦呵,还活着啊?”

“没有名字啊,那你是男是女?”

哒哒哒。

“哦~”

哒~

“那好,现在我问了啊,你想活着?”

“行吧,那保险一点,我拿出去直接给它烧了。”沈意随意的说道,一边说一边就要门口走,但这句话说完的下一秒,竹筒就响起一阵阵“哒哒哒”仿佛是有人在疯狂敲打木板一样的声音。

哒哒哒~

竹筒又响了起来,应该是在回应沈意。

“你知不知道凝血炼灵丹的材料在哪?”

后面鹤见初云和沈意又对竹筒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甚至说是离谱的问题,鹤见初云问的倒是不多,就是问它以前是人吗,是不是动物什么的,然后没过久便继续干自己的事了。

哒~

“还真是怕死啊,啧啧,嗯……你杀人是为了修炼?”

总之后面关于如何处理这邪祟就被她忘了,没几天她潜意识里就认为这竹筒和竹筒里面的邪祟已经葬身在沈意的龙息之中了。

“刚刚没动静,现在才出声音,怎么,你怕死啊?”

鹤见初云很快意识到刚刚问的问题不对,改口问道:“……好吧,你有名字没有?”

沈意舔了舔牙齿,来了兴趣,说道:“这样的,我问你问题,是伱就哒一声,不是你就哒两声,懂了没有?”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我看看。”看沈意在那跟竹筒玩问答游戏,原本正要专心做自己事的鹤见初云也凑了过来,向它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

“啥呀?我什么时候把它烧掉了?”

而离谱的主要是沈意,就问它世界还有没有龙族,知不知道契约兽怎么修炼,或者是问它知不知道契约兽化形的办法,不过这些问题竹筒都是响两声,压根不知道,或许是终于意识到自己问的问题不切实际,沈意就开始问起其它的问题,但依旧有点离谱。

“应该是不男不女吧?好像这玩意也没有性别。”

哒哒……哒哒哒哒哒……

哒~

“你什么意思?到底是不是?”

不过在取被子的时候她好像发现储物空间里有其它奇怪的东西,眉头皱了皱,随后就见她手里凭空出现一个竹筒,上面画满了鲜红色的符文。

“……”竹筒里的邪祟没有回答。

哒哒。

“那你见过可以契约兽已经成长到壮年期的丹药没有?”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