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也算为难她了(1 / 2)

沿着这条危险无比的道路走了没多久,他们从一座山峰来到了另一座山峰,终于是来到了路的尽头,不过尽头却是一片悬崖,好在悬崖的对面能看到一座立起来的木桥,而到这里,地势相对来说比较平坦,不用担心再会一不小心掉下去,几人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休息了一会,很快只见前面的吴贡朝着悬崖对面喊道:“前面有人没有?你们大当家回来了!”

他的声音很大,惊动了崖对面响起了一些声音,似乎是有人正在往这边赶来。

“大当家!是大当家回来了!”

“快快快,去把桥放下去!”

“大当家,你们等着,我们现在就把桥放下来。”

竖立着的木桥后面,出现了几个身穿兽衣的山匪,他们没敢耽误,几人齐力转动把手,拉开绳索将木桥一点点放了下来,最后嗒的一声,木桥将悬崖两边连接在一起。

“走吧。”吴贡对着鹤见初云招了招手,骑着马率先走在了木桥上。

她随后跟上,通过木桥顺利来到悬崖对面时,放下木桥的几个山匪看着鹤见初云一脸的好奇,忍不住对吴贡问道:“大当家,这个女人是谁啊?”

“什么女人,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们给我放尊敬点,叫鹤……都给老子叫她姜姑娘。”

“这……是是是,姜姑娘。”几個山匪面向鹤见初云的态度变得惶恐起来,而她点点头,什么也没说。

走过悬崖,吴贡又带领着她和段怀三人上了坡,在前面,已经能看到一些建筑了,不过大部分都很简陋,不像是用来住的,更像是山匪寨子的前哨站。

又往前走个两三里地,鹤见初云才看到山贼们的老巢,整个山寨依靠着山体修建而成,一根根厚实的木头堆垒在一起,形成一道坚固的寨墙,上面有着一些植物,长势野蛮,看起来有些年岁了,寨墙上能看到不少手拿兵器的山匪到处走动着,看着寨墙外面的情况,以及入口大门上那三个大大的字。

杀熊寨。

鹤见初云回头看了一眼,这杀熊寨所处的地方的确隐蔽,回想她一路跟着吴贡走过的路,如果不是寨子里的人,想要完全凭感觉找到杀熊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而沈意也是同样的感觉,如果自己某天来了兴趣,想要当当山贼过把瘾,杀熊寨所处的地理位置就是最理想的。

随着吴贡带着人出现,杀熊寨寨墙上的山匪们见到他赶忙就将大门打开,其中有人期待的问道:“大当家,这次出去收获怎么样?”

“我收你娘的屁!就一马车的东西。”

“怎么才一马车?不是说能带回来很多东西吗?”

“出了点事,放了那些人一马,行了,其他的兄弟都往后山上来了,你们带人去接应一下。”

“好勒,大当家!”

“大当家,后面这个女的是谁?怎么没见过啊,难不成是……”

“给老子闭嘴,这个人是我们杀熊寨的贵客,你们只能叫她姜姑娘,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们嘴巴都给老子放干净点!特别是在姜姑娘面前,要是让我听见谁在她面前满嘴荤段子,老子剥了他的皮!”

这句话吴贡说的很认真,配合他凶恶的面貌,一股似有似无的煞气朝着周围散开,一时间,附近的山匪无不噤若寒蝉,再也不敢往鹤见初云身上看了,气氛也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见效果自己的威慑起到的效果不错,吴贡点点头,忍不住哼了声,又道:“去两人到灶房里,让里面的厨子给我把好酒好菜都端上来!”

“是!大当家!”

得到吴贡的吩咐,寨子里的山匪一哄而散,各办各的事去了,而吴贡则用眼神对鹤见初云示意了一下,带着她朝寨子里走去,一边走一边和她说着杀熊寨现在的情况。

杀熊寨是他在两个月前打下来的,当时这里的大当家叫郭辽,在外界,郭辽给人们的印象一直很神秘,一直在山中生活很少出现在世人眼中,只知道他手底下兄弟无数,杀熊寨的这些山匪个个穷凶极恶,谁也不好惹,于是人们就将称作为他熊王。

很不巧的是,吴贡当时在风州惹了麻烦,被人一路追杀到了汀州,而前脚刚摆脱追杀他们的人,后脚就被杀熊寨的人惹上了。

不过吴贡是什么脾气?一直被人追杀心里总有一股火气无处发泄,这杀熊寨不就正好成了发泄对象了?

于是他就带着段怀,武胜,张文远三人绑了一个杀熊寨的成员逼问到具体位置,一路杀进了杀熊寨。

到最后,原本的大当家郭辽还有二当家以及四当家,真被这更加凶恶的吴贡剥了皮挂在了寨子大门口,但没几天尸体腐烂,臭得实在不行就让人放下来扔尸堆里面去了。

也是在吴贡当天打下这杀熊寨后,他才发现这寨子周围的环境不错,于是便留在这当起了这杀熊寨的大当家。

在吴贡说完这些后,鹤见初云轻笑道:“大当家,那你现在手底下的人不少啊。”

“那是,不过之前人更多,有近一千人呢。”

“这么多啊?”

“当然,不过现在只有三百多人了。”

“其他人呢?”

“都死了,被我杀了大半,要是他们不降我,死在我手上的人还得更多。”

“呃……”

“说到这里,差点忘介绍了,段怀,现在是我杀熊寨的二当家,武胜是四当家,这位,他叫张文远,是三当家。”

“姜姑娘,幸会。”

“幸会幸会。”

“伱叫我老张就好,之前就听大当家说过你,一直在想你会长什么样子,没想到闻名不如见面……”

张文远笑着说道,不过最后那段闻名不如见面语气有点古怪。

吴贡闻言哈哈大笑,说道:“老张,你可别被这丫头现在的样子给骗了,要是她露出真容来,准迷得你神魂颠倒。”

“老吴,你……”听到吴贡这话,鹤见初云耳根子一红,忍不住怒道。

而张文远憨厚的挠挠头:“大当家你可别取笑我了,听你说姜姑娘连十八岁都没到,我这个年纪都是当她爹的人了,怎会对她有非分之想?”

“所以还是人妇有味道?”

“大当家所言极是嘿嘿嘿。”

“哈哈哈……”吴贡依旧哈哈笑着,但注意到已经沉默了的鹤见初云,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刚刚才说过的话。

好像是不要在她面前讲荤段子什么的……

于是他很快对鹤见初云抱歉道:“丫头,只是说闹,说闹啊,你可别往心里去。”

她没说话,只是白了吴贡一眼,然后叹了一声,她最头疼的不是他们讲的浑段子,而是沈意的笑声。

“我求求你不要笑了。”

“呵呵哈哈哈咳咳……神t人妇更有味道哈哈哈哈老妖婆,我好好奇你现在的表情。”

“我叫你祖宗行了吗?不要笑了,这有什么好笑的?”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