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1章 老妖婆要黑化了(2 / 2)

&t;divcassntentadv>空气突然间安静,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鹤见初云才幽幽的说道:“你们没有七十两银子,那给我六十两好了。”

“穆姑娘对不起”

“六十两没有那就五十两。”

“”

“四十两?”

“”

“三十两?”

“穆姑娘,现在我们的确没有那么多银子,只有十两”

“绪叟,当初可是你说的,事成之后给我七十两银子报酬,难不成现在你想食言?”

“穆姑娘,不是老朽想食言,是老朽实在没有办法,故而出此下策唉”绪叟长叹了一声,开口将同福村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讲了出来,村民谁也没有阻拦他,就静静的听着。

“我也不瞒你了,其实”

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实际情况与他一开始对鹤见初云讲述的有所区别,但大致是一样的。

其实在两个半月前,邪祟黑儿子就已经离开大梁来到同福村了,一开始,它的确是假冒山神以托梦的方式让村子里所有的村民都认识它的存在,不过它也并不是什么也没做,在让村民们认识了自己这位“山神”之后,它几乎每天都会从山上打上一些猎物送到了村子口前,平时也会帮忙驱赶从山里来的豺狼虎豹,以它的话来说,这叫山神庇护。

在这些善举下,即便它不是山神,对村民们来讲,它就是山神。

人们不疑有它,很快就将一间比较大的祠堂收拾了出来,当成用来供奉山神的庙宇,甚至还准备为它雕刻石像。

不过邪祟终究是邪祟,以吸收负面情绪为生,它的那些善举又岂是不求回报的?

只是它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显得太过于着急了些,在与村民们相安无事的相处了一个月之后,它逐渐开始向村民们索取回报,一开始是让村民将活猪献祭给它。

当时村民们想着,一个月以来因为山神大人送来的猎物,家家户户餐桌上多了很多野味,献祭几头活猪什么的,也理应如此,所以便答应了,而后面的事,和绪叟所讲大差不差,没几天邪祟黑儿子要求村民们不祭献活猪了,而是献祭可以耕地的牛,村民们忍着心痛接受,但是没几天后,它给了村民们一个非常诡异的建议。

那就是让村民们离开村子,尝试与外界的人打交道,不过这个打交道可不是寻常人认为的那种打交道,它的真正意思是让村民们离开村子,去当山匪一样的存在,四处打劫过路的商队和旅人,美名其曰只有这样才会让同福村的村民们过的更好。

那时谁也不知道邪祟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同福村虽然地处偏僻,村民们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虽不富裕,可也不愁吃穿,根本没有理由去做打家劫舍的山匪,所以他们并没有接纳邪祟的建议,继续过着和以前一样的生活。

但他们这样,也成功触怒到了邪祟,它开始要求村民们祭献生魂给它、

可生魂是什么?

那是人身上的东西,如果要弄到生魂,那就等于他们得去杀人。

当时邪祟给出的建议也很简单,让村民去抓一些外村人祭献给它,如果不去,那就血祭村里的人。

而这种事情村民们当然不可能去做,也不可能祭献村子里的自己人。

那个时候,绪叟等人已经意识到所谓的山神大人是害人的邪祟了,所以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去北庭城寻找高人来降妖除魔。

尽管村子里无人经商,也没有谁家比谁家过的更好什么的情况,但咬牙凑一凑,全村上下也能凑出来三四十两银子,当时的绪叟就拿着全村凑出来的四十两银子去了北庭城,在城中得知村里的邪祟不好对付后,他又去了黑钱庄,也就是高利贷,在那里借了二十两银子。

六十两银子,按道理来说请来一位高人来村子里降服邪祟并不是一件难事,可惜绪叟犯了个大错,他并没有选择去城务司,而是在路边随便找了一个看起来像高人一样的家伙,其实那人也有点本事,修为刚入正阶不久,当时他夸下海口,说有十成的把握能收拾掉为祸村子的邪祟,可吃喝玩乐过后,来到村子还没一天,尸体就莫名奇妙的出现在了村口门关处。

而这个人还是属于北庭城中某个势力的,他的死村民们根本不敢声张,更别提去要回给对方的那六十两银子了。

这也是他们在“皆作食”饭馆里会被几个大汉殴打要债的原因。

自那之后,邪祟封锁了村子四周,让村民们不再能像之前那样可以轻易的离开村子,直到绪叟带着村中一众都是童子身的少年强行离开,后面就遇到了鹤见初云。

听完这些,鹤见初云都快被气笑了。

“所以,你打一开始就没打算给我钱,让我空手回去?”

“穆姑娘你误会了,钱我们是没那么多,但不是不给啊,要不姑娘”绪叟将手伸进了袖子里,取出了碎散散的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这些银子,你收下吧。”

“”

“穆姑娘,这十两银子已经是我们村子所有的钱了,你就行行好,再说,那些被毁掉的房子重新修建起来也是要钱的。”

“你们你们怎么能这样!”

“对不起穆姑娘。”

“穆姑娘,这钱我们一定会还上的。”

“穆姑娘,是我们错了,但绪叟也是迫不得已的呀。”

“”

周围的村民们纷纷开始安慰起她来,但说着说着,他们又在突然间全部闭上了嘴。

鹤见初云好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表情消失不见,变得冷冽起来,她的目光,从绪叟手上的十两银子落到了他的双眼上。

被她这样看着,绪叟心里也是咯噔一下,也跟着意识到什么了。

“穆姑娘”

“你来找我的时候,并不确定我到底能不能对付得了这邪祟,是不是?”

“”绪叟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将头低了下去,捧着银子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过了好久才应了声:“是”

“呵呵。”鹤见初云笑了两声,然后不说话了。

她突然想起在菜子村的时候,那里的村长就忽悠过自己,说黑儿子这邪祟有多么的好对付,而结果呢?

要不是她契约了一头甲级命神,恐怕也和之前的几位修士一样死在那里了。

而在同福村,一样的邪祟,一样的遭遇,只是人不同,尽管绪叟多少带着破罐子破摔的成分在里面,但问题的是,如果她实力不济,那岂不是也会变成一个葬在同福村这片土地上的鬼?

对于村民们来讲,绪叟的做法是情有可原的,但对与鹤见初云自己来说,绪叟的做法是邪恶的,是不可原谅的。

赢了皆大欢喜,输了那就是她和沈意在黄泉路上手拉手,而同福村还有一点很渺茫的希望,直接点来说,绪叟等于间接的在谋害她的性命。

意识空间里,沈意注意到她的情绪变化,忍不住龇了龇牙。

“遭了,老妖婆要黑化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